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王红:平调落子梅初绽

时间:2013年06月0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王新荣

王红《三上轿》剧照

  平调落子戏,与瓯剧、藏戏一样,都是首次入围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的地方剧种。在日前于四川成都举行的本届梅花奖颁奖典礼上,河北省邯郸市平调落子剧团演员王红凭借一出传统平调落子戏《三上轿》一举斩获一度梅,成为了该省首位获得梅花奖的小剧种演员。

  一出传统戏,何以赢得现代观众?王红说:“演员的表演要与时代相融合,对剧目的唱腔与身段动作都要赋予新的时代特点,这样才好看,观众才会喜欢。”为了全新打造平调落子剧《三上轿》,王红和她的团队前后准备了一年多,经过改编之后的《三上轿》既保留了平调落子中的不少古老唱段又融入了许多新的时尚元素,生活味与幽默感十足。“大段的平调和落子唱腔,时而吞悲,时而含怒,时而吐恨,时而率真,王红将那个时代环境下一个女人悲欢离合、跌宕起伏的情感展现得淋漓尽致。特别是全剧的高潮——三上轿,通过闷帘的三声催妆叫板,与冤死的丈夫、年迈的公婆、襁褓的婴儿三次诀别,通过角色的外在柔情展现其内蕴的刚烈,其对于人物性格的刻画拿捏得十分到位。”舞台上,王红的精彩表演最终赢得了在座评委以及现场观众的认可和掌声。

  获奖后的王红难掩内心的激动,她说,这次能够获奖着实不易。因为小剧种观众少、演员少、市场小,获得的关注也小,生存的环境要比大戏种困窘得多。“和许多大剧种的优秀演员站在同一个赛场上竞技,小剧种演员无疑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而对于王红来说,这个梅花奖还有着另外一层特殊的意义。众所周知,戏曲表演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行当,如今的戏曲演员大多出身科班,从小学戏。而王红却不同,她是半路出家。王红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艺术系,主攻声乐,毕业后在一所学校教音乐,因为经常被邀请参加各类晚会和下乡演出,早在20年多前,她就是冀南小有名气的歌星。改革开放的春风为歌星们带来了庞大的市场和不菲的收入。然而,一次偶然的邂逅却改变了她的艺术生涯,让她与平调落子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是早年一次去煤矿的演出,当时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在家人的搀扶下来到后台,对正在化妆的王红说:“闺女,你歌唱得这么好,那你给俺唱段平调戏行不?”瞬间的尴尬后,王红告诉老人她是唱歌的,不会唱戏。看着老人期望变失望的眼神,王红的心像是被刀扎了一下。第二天,王红就找到了邯郸市平调落子剧团,表示想学习一段平调戏唱腔。当时的平调落子剧团可谓一穷二白,连一套完整的戏装都没有,演员们甚至月月发不了工资。该团团长贾平安问王红:“唱戏又苦、又累、又没钱,你能舍下当歌星的鲜花、掌声和不菲的收入吗?”王红坚定地点点头,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毅然转行学起了平调落子。从此,冀南少了一位歌星,多了一个跑着圆场上下班的戏曲新兵。

  一名歌唱演员放弃各种荣誉和地位,一心要学一个地方小剧种,这事在当地引起了不小震动。2002年,学平调落子还不到一年的王红参加了全国戏迷票友大赛,并一举获得了地方戏金奖。然而常言道“人过三十不学艺”。王红学习平调落子时已三十出头,从唱腔到身段,为了学好平调落子,王红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几年下来,王红跑烂了数十双鞋,落下了满身的伤病,换来的却是扎实的基本功。在接下来的岁月里,王红咬紧牙关在练功、排戏、演出和清贫生活的坎坷道路上艰难前行。练跪搓,她双膝磨破,鲜血渗透了秋裤,结痂后再磨破、磨破又结痂,致使双膝水肿变形。练习身段、水袖,王红肩胛扭伤,长期得不到恢复,竟然形成苹果大小的瘤子亟待手术。为了掌握平调落子的演唱技巧,王红除了虚心向老艺人学习外,还听坏了七八个“随身听”;为了熟练掌握戏曲的程式动作,他们家的电视俨然成了名副其实的戏曲频道。“不疯魔不成活”,戏曲界这句老话,在王红身上得到了极好的印证。十几年的汗水不仅让王红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而且让她形成了表演细腻大气、唱腔圆润甜美的风格,成为平调落子的领军人物,成了邯郸市家喻户晓的戏曲名家。

  “我对平调落子剧的热爱,早已超过了我的生命。”王红说,参加评奖不是目的,而是我艺术生涯的加油站。平调落子要发展,还需要大量的人才。我将以此次获奖为契机,沿着前辈艺人走过的路,将平调落子传承下去、让平调落子焕发勃勃生机。


(编辑: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