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60幅作品亮相清华艺博——讲述一部浓缩的西方艺术史

时间:2018年11月05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范雪娇

小屋前的人物 托马斯·庚斯博罗

漫步 爱德华·马奈

埃拉尼的多云秋季早晨 卡米耶·毕沙罗

  文艺复兴威尼斯画派巨匠贝利尼,巴洛克艺术杰出代表鲁本斯,新古典主义大师安格尔和浪漫主义代表人物德拉克洛瓦、戈雅,现实主义大师库尔贝、米勒,印象主义大师马奈、莫奈,后印象主义巨匠塞尚、梵高、高更,现代主义代表性艺术家毕加索、莱热、米罗,后现代主义的沃霍尔……60幅享誉世界、蜚声艺坛的艺术大师的作品10月22日至12月23日集中亮相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办的“西方绘画500年——东京富士美术馆馆藏作品展”,一幅16至20世纪西方艺术发展的历史画卷徐徐展开。

  本次展览由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东京富士美术馆共同主办,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株式会社黄山美术社支持。展览以时间为叙事主线,流派为发展形态,分个性发现与人文阐扬、华彩乐章与怀古幽情、古典理性与浪漫情感、真实镜像与光色建构、纯粹观念与混杂多元五个单元,展现了西方艺术500年的发展历程,可谓是“一部浓缩的西方艺术史”。

  文艺复兴是西方现代大幕拉开的时代,资本主义萌芽,世俗文化和科学理性兴起,“人文主义”思想体系确立,给西方艺术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文艺复兴艺术运动在欧洲有两大支脉,一是意大利文艺复兴及其向南的延展,展览中年代最早的作品《行政长官的肖像》即为意大利文艺复兴威尼斯画派的代表性人物乔凡尼·贝利尼所作;二是与意大利文艺复兴平行发展的北方文艺复兴,主要以尼德兰、德国等欧洲北部国家为代表,展览中的阿尔布雷希·阿尔特多费尔、老卢卡斯·克拉纳赫均为德国多瑙河画派的代表艺术家。

  17、18世纪的欧洲产生了继文艺复兴后的又一伟大思想文化运动——启蒙运动。这一阶段的文艺思潮复杂多样,艺术风格绚丽多彩。色彩华美、激情动感的巴洛克艺术和享乐主义的洛可可艺术,共同谱写了一段艺术史上的“华彩乐章”。与此同时,在法国占据主导地位的学院派古典主义崇尚古代艺术和古典精神,展览中洛兰等艺术家的作品无不体现出古典的构图和美学。与古典主义并行不悖的写实主义,此时也广泛存在于意大利、西班牙、佛兰德斯、荷兰、法国文化中,展览中拉·图尔、哈尔斯、小彼得·勃鲁盖尔等艺术家的作品彰显出一种对现实场景的凝视力量和深远情思。

  启蒙运动后,西方文化艺术的中心从佛罗伦萨和罗马逐渐转向了巴黎,法国成为西方艺术最活跃的国度。到了19世纪上半叶,艺术家们不再探索道德和固定不变的价值观,而是转向心灵深处的思考,提倡情感、想象和自然至上的浪漫主义应运而生,其代表人物籍里柯、德拉克洛瓦、戈雅、透纳等人的作品均亮相本次展览。新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构成了古典理性与浪漫情感的二重奏。

  1848年至1870年是现实主义大放光彩的时期,是艺术家们渴望在艺术中逼真地再现自己生活的时代。展览中,法国现实主义大师库尔贝的风景画真实地表现出大自然蕴含的巨大力量,巴比松画派们笔下的自然风貌则在真实质朴中更显深刻的社会意义。

  19世纪末20世纪初以来,具有纯粹性和先锋特色的现代主义艺术思潮和流派风起云涌。本次展出的作品涉及立体主义、野兽主义、超现实主义、形而上画派、巴黎画派等,汇聚了毕加索、莱热、马尔凯、弗拉曼克、马格利特、米罗、契里柯、莫兰迪、莫迪利亚尼、夏加尔等众多知名艺术家。

  这些作品均为东京富士美术馆的西方艺术经典藏品。东京富士美术馆是由日本著名摄影师、和平运动倡导者池田大作于1983年创办,至今已收藏了30000多件艺术作品,尤其是有计划地收藏了西方艺术史上众多代表性的艺术作品。透过日本文化的视角所遴选的西方艺术品,既不同于卢浮宫和奥赛博物馆的馆藏,也有别于大都会博物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藏品。

  “一个有点特别的展览。”展览中方策展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杨冬江如此评价展览。他表示,其特别之处在于展出的是一个日本美术馆收藏的西方艺术画作。这带来了一个观察西方艺术的双重视角:西方艺术史的演变发展和日本艺术界、博物馆界及收藏界如何看待、理解西方艺术史?如何甄选并收藏西方艺术品?就第一重视角而言,展品多数都出自享誉世界的艺术大师之手,这些耳熟能详的艺术家是西方艺术史中绕不开的角色;就第二重视角而言,近代以来,日本与西方文化交流频繁,明治维新以后努力学习西方,透过日本文化的视角所遴选的西方艺术品,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日本艺术界和博物馆界对西方艺术史的理解与认知。

(编辑:单鸣)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