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评论
有人说,军装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军人的另一种皮肤,承载着军人博大深厚的情感,是军人灵魂的高度,是军人激情的无限承载,是军人生命和精神的支撑。我坚信,军装可以脱下,但心中的信念如同自己的皮肤一样必将永远伴随着军人坚定地走下去。
版面鉴赏
副刊人物
在我心里,储瑞耕是一个纯粹的人,透明的人,坦诚率真,爱憎分明,正气浩然,笔力千钧。储瑞耕在《序》中坦称这本书是他“留给这个世界的一份郑重的告别礼物”,不免让人闻之怆然。
周汝昌毛淑仁
我的父亲母亲
周退密
“海上寓公”隐化,百载风流日月长
陈燮阳
不做乐队的皇帝,只做音乐的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