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书写告别故土的“飞行者”

时间:2018年05月16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何瑞涓

《贴地飞行》 姚鄂梅 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18年1月出版

  “即使是燕雀,也有贴地飞行的自由。”在作家姚鄂梅的长篇小说《贴地飞行》腰封上,有这样一句醒目的话。农村青年进城,一直是小说家笔下关注的重要对象,《贴地飞行》聚焦的也是这样一个人群,他们或许生来不是鸿鹄,而只是“贴地飞行”的“燕雀”,在都市里追逐梦想,左冲右突。4月24日,北京外研书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主办的“作家姚鄂梅《贴地飞行》新书分享会”于北京外研书店举行,评论家徐则臣、谢尚发及作者姚鄂梅出席活动,与各界读者一道分享了在城市与乡土之间书写小人物的思考。

  《贴地飞行》瞄准了一位叫杨粒的农村青年,因生活所迫离开乡村教师岗位,告别故土进入大城市,从外卖送餐员,到导游,再到追逐攀岩梦,试图跳出底层去融入这个城市,直至梦想破灭,去继续国际导游的梦想。他要强、上进、聪明、帅气,通过妻子和岳父来到城市,又依靠情人的指点攀附上动物园园长,徘徊于三个女人之间,希望通过两性关系改变处境,攀岩梦却不堪一击破灭,生活中也遍布谎言。杨粒让人想起《红与黑》中的于连,底层人为了命运的改变,投机取巧却终难跨越,出身似乎已经决定一切。小说围绕杨粒写了农村务工人员的人物群像和城市化的现状,他们的酸甜苦辣,他们的细小的希望与无名的失望,这些外来人试图在城市里起飞,挣扎与希冀并存,过程或许艰难,但飞行从未止息。

  小说中杨粒考导游证是在肯德基里复习的,那是他的秘密教室,这个细节来自于真实生活。姚鄂梅在麦当劳、肯德基的非高峰时段看到过有打工青年在那里看书,他们仍然有向上的欲望,“看到这样的他们,我总是忍不住心疼,我和他们,是从同一个房间里出来的人,只不过我运气好,赶上了高考改变命运的好时代,而他们却没有了我当年那样的好运。正是这份心疼促使了这部小说的诞生”。在姚鄂梅看来,城市对进城农村青年比前些年多了许多包容,甚至是依赖,但城市对他们的态度有点暧昧,一方面慷慨地接纳了他们,一方面又暗暗地嫌弃着他们,这给了他们恣意做梦的土壤,却终难实现。书中的杨粒、袁圆、小美、伍杰正是这样一些“小梦想家”。

  谢尚发指出,一个“乡下人的进城故事”,被姚鄂梅悄然地置入“底层人的奋斗故事”之中,而不管是乡下人的故事还是底层人的故事,姚鄂梅所关心的从来都不仅仅是进城和奋斗,而是要给这个时代描绘一幅“巨大的肖像”,以当下社会生活中各色人等平凡庸俗的日子作为底料,描摹“时代之貌”,捕捉“时代之心”,成为真正的“时代的绘心者”。徐则臣是姚鄂梅的老朋友,指出相较于姚鄂梅2007年左右的小说,姚鄂梅为原先带有岩石般粗粝感的语言间隙处裹上了一层柔软又富有弹性的包浆,生动而有爱。以中国的城市而言,很难把一座城市从版图里抠出来写好它的特性,比如北京,不仅流动着北京人,也流动着全国的人,北京不是北京,活生生地生活在北京的这群人以及这群人与一座城处在进行时的关系才是。徐则臣认为,“考察一座城市,更应该把它放在一个辽阔的野地上看,放在乡土社会上看,就像姚鄂梅选择的这群让城市的沙盘运行起来的形形色色的小人物”。

(编辑:刘青)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