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杂技>热点推荐

杂技剧《百鸟衣》观后

时间:2017年11月22日 来源:中国杂技团 作者:

  塑魂炫技 神形兼备 

  —— 杂技剧《百鸟衣》观后  

  

 

  一场滚环流星晃圈 

  

  

  一场蹬人、鼓 

 

  二场单手倒立 

  

 

  三场柔术滚灯 

  相对古老的杂技艺术,杂技剧算得上是一种新兴艺术形式,顾名思义,这是一种杂技与戏剧的结合体,既要炫杂技的“技”,即展示杂技惊、险、奇、难技巧,又要塑戏剧的“魂”,即体现戏剧的立意、故事、人物、情境等,这对杂技艺术工作者来说无疑是新的挑战。广西杂技团有限责任公司演出的杂技剧《百鸟衣》,较好地做到了“技”与“魂”的有机融合,为人们奉献了一台神形兼备的优秀杂技剧目,让广大观众享受到了一份精美的艺术盛筵。 

  丰厚坚实的戏剧内质 

  杂技剧《百鸟衣》是在同名壮族民间传说基础上提炼、升华创作而成,由于原传说过于简单、直露、浅白,缺乏思想深度、曲折情节和丰满人物,因此创作者在创作时对原民间传说进行了重构,进一步挖掘其内涵、拓展其情节、重塑其人物,并巧妙地将富有代表性的广西民族文化的元素花山岩画、铜鼓等融入其中,使之成为一部融思想性、艺术性、 

  观赏性,同时富有浓郁广西民族色彩的优秀作品。 

  《百鸟衣》的剧情并不复杂,描述在远古时代的壮族部落中,一位年轻的铜鼓铸造师古卡在壮族人文始祖布洛陀肇示下,欲将蕴藏着壮家幸福密码的铜鼓纹饰描绘到花山千仞绝壁之上,古卡与族人经历重重挫折,克服千难万险,最后在太阳鸟幻化的美丽壮族姑娘依俚的舍身帮助下,依靠百鸟衣的神力飞凌绝壁完成岩画,为八桂壮乡留下了旷世奇作…… 

  在这个并不复杂的剧情中,蕴含着丰富的戏剧特质。 

  首先,它立意深刻,主题积极向上,富于正能量。壮民族是一个历史悠久、饱经磨难的民族,千百年来,在与恶劣自然环境的抗争中,形成了勇于追求幸福梦想和美好生活的民族性格。《百鸟衣》通过古卡等壮族先民为将幸福生活场景绘上绝壁,虽遭遇重重挫折而百折不挠的故事,准确而传神地体现了壮民族为追求幸福理想而至死不渝的民族精神,不仅有着深刻的历史意义,而且在当今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国梦伟大理想而努力奋斗的时候,同样有着巨大的激励力量,因此,《百鸟衣》也有着强烈的现代观照和现实意义。 

  其次,它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在剧中,铜鼓上的太阳鸟吸日月灵气、聚天地精华,修炼成鲜活生命飞出铜鼓,幻化成美丽壮家少女与古卡一见钟情;古卡率众青年攀岩作画屡屡受挫,依俚化身太阳鸟请求百鸟献出羽毛织成百鸟衣,古卡身披百鸟衣飞上绝壁,最终完成壮民族历史壮举;美丽的依俚用生命相助古卡成功后,再化身太阳鸟魂归太阳……这一富于浪漫色彩和神奇想象的故事情节,一波三折,扣人心弦,富有强烈的戏剧性和艺术美感。 

  第三, 它塑造的人物情感丰富,富于牺牲精神,因而感人至深。古卡与依俚一见钟情,爱意缠绵,二人山盟海誓,欲白头偕老。然而,为完成始祖布洛陀嘱托完成岩画,将民族的美好理想昭示后代,古卡攀援绝壁,百折不挠,依俚则毅然拔下头顶羽翎,以翎作画笔,以血作颜料,助古卡完成宏大理想,而她自己却因精血耗尽而魂归太阳——为了理想,古卡和依俚牺牲了爱情,而依俚更是牺牲了生命——两个人物以自己无私无畏的牺牲精神,谱写了一曲为民族理想甘于献身的悲壮颂歌! 

  精彩纷呈的杂技技艺 

  具备了丰满的戏剧元素,如何将其与杂技艺术水乳交融地结合,这对编导也是一个考验,处理不当,极易出现剧情内容与杂技技巧相互游离的“两张皮”情形,但《百鸟衣》编导在剧本坚实的文学支撑下,较好地将惊、险、奇、难、巧的杂技技艺展示了出来。 

  第一场“铸鼓”中,熊熊烈焰映红天地,一群火的精灵飞舞着火流星不断旋转、满场飞奔,只见台上一片弧光闪烁,绚丽多彩;待铜鼓铸成,一群壮家少女驾着一面面铜鼓迤逦而出,她们双脚灵巧踏动,一只只铜鼓在足尖上欢快地翻飞,欢乐的蹬鼓将壮族群众铸造铜鼓的喜悦之情很好地渲染出来;而更可贵的是,剧中将这种蹬技进一步拓展升华,采用了层叠式的人蹬人、人蹬鼓的新技巧,将传统的蹬技创出了新意,令观众耳目一新。 

  在第二场,编导运用了动感十足的“双人荡圈”、高难度“单手顶”和场面宏大的“转碟”等技巧,着力表现原始森林百鸟尽情嬉戏的场景。“双人荡圈”飘逸流畅,赏心悦目,形象地表现了鸟儿在天空自由自在展翅飞翔的情境;而“单手顶”表现的是一只小鸟在枝头炫耀身姿的场面,扮演小鸟的小演员将难度极高的技巧做到了稳如磐石又身轻如燕,起落自如而张驰有度;而场面宏大的“转碟”则一派流光溢彩、气势恢宏,体现了百鸟围绕太阳鸟,形成一种百鸟朝凤的壮美情景。古卡与依俚林中相遇,是这一场的中心情节,编导采用了男女双人对手顶等技巧,连续的托举、倒立、翻滚等,造型优美、动静有序,难度高且富于艺术魅力,将二人铭心刻骨又悱恻缠绵的深厚爱情表达得心醉神迷。 

  第四场奔赴花山攀岩作画是全剧动作戏的高潮部分。编导运用了威亚特技,让古卡、依俚,还有他们身边的爱犬麻显在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中腾空而起,勇往直前,把二人为完成民族理想而一往无前的气概表现得准确传神。在表现飞越山涧的情景时,巧妙地运用了钻圈技巧,以人墙牵手作圈,让古卡和众青年腾空翻越,充分凸显了杂技的惊险飘逸。这一节中,还运用了“浪桥飞人”技巧,更直接表现众青年凌空飞越天险的情景,令人惊心动魄,叹为观止。攀岩作画是全场的主要情节,编导充分运用蹦床技巧将全场气氛提升到了高潮:只见千仞绝壁下,古卡率众青年攀援绝壁,却被重重摔下,上边的摔下来,下边的又跃上去,再摔下、再跃起,循环往复、前仆后继。蹦床技巧的运用将古卡等壮族青年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精神气概表现得淋漓尽致。 

  此外,在剧中,魔术的运用也巧妙与剧情紧密勾连,大大增强了舞台表现力。如第二场,太阳鸟闪亮登场,挥手之间,满山百花盛开,一片花团锦簇,为舞台增添丰富色彩。又如祭祀一场,只见原本双手空无一物的大祭司不断挥舞神杖,一盘盘三牲祭品便出现在手中,手法纯熟,令人目不暇接。 

  当然,严格地说,该剧也还存在一些不足。如主要人物古卡和依俚的内心情感表现还不够到位,尤其是依俚舍身拔掉羽翎,古卡依俚生死诀别之时的那种离别之痛表现得还嫌表面化。此外,太阳鸟与壮家姑娘依俚身份变幻的衔接点交待也不够清晰,影响观众欣赏的流畅性。还有一些细节的合理性也有待斟酌。然而,这些不足毕竟瑕不掩瑜,杂技剧《百鸟衣》以恢宏的立意、跌宕的情节、感人的人物、浓郁的壮族神韵和精彩纷呈的杂技技巧,先后获得了第九届广西剧展金奖、国家舞台艺术基金资助剧目。 

  我们有理由相信,经过不断打磨,假以时日,《百鸟衣》定将成为一部集思想性、艺术性、民族性、观赏性为一体 的舞台艺术精品。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