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聚焦新时代 探索新模式 呈现新气象

时间:2017年12月1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

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李屹在金钟奖开幕式后与艺术家们合影

  “金钟响,金钟响,金钟声声传四方,那是生命的光芒,那是心灵在歌唱,难忘这金钟响……”这首深情的《金钟之歌》由中国音协名誉主席傅庚辰作词作曲,作为中国音乐金钟奖的主题歌,当它再一次在金钟奖闭幕式音乐会上唱响,让人不禁感怀于刚刚经历过的紧张激烈的赛程以及已举办了11届走过了16年的金钟奖之路。《金钟之歌》那动人的声音仿佛具有穿越时光的力量,像金钟奖的标志取自中国古编钟,取其“黄钟大吕”“振聋发聩”之意,发端于新世纪的这项全国音乐界最高专业大奖,因此具有了时空的纵深感。与往事干杯,和时代同行,第11届中国音乐金钟奖也注定会在中国音乐的大事记上写下浓重的一笔。

  彰显高规格、高水平,扩大品牌效益

  作为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后,音乐界举办的第一个全国性的音乐综合性大奖,由中国文联、中国音协、广州市委、广州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11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可以说是业内重视、社会关注。本届金钟奖经过多轮次选拔,共有来自全国的250余名优秀选手获得复赛资格,呈现出涵盖范围广泛、年龄结构合理、整体水平较高的特点,展现当代青年音乐表演人才的国家级水准和时代风采。11月20日至26日,钢琴、声乐(民族、美声)、古筝四个组别的比赛在广州相继开展。

  11月20日,第11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在广州大剧院开幕。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李屹出席开幕式。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协主席叶小钢,中国音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韩新安,广东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郑雁雄,广东省文化厅厅长汪一洋,广东省文联主席程扬等也参加了开幕活动。正如叶小钢在开幕式致辞中表示,党的十九大开启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新征程。面对新的时代、新的目标,文化艺术要承担起更大的责任和使命。希望通过本届大赛,进一步彰显金钟奖导向性和艺术性的有机统一,展示和推出更多优秀音乐人才和优秀音乐成果,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过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为繁荣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作出新的贡献。

  在举国迈步走进新时代之际,金钟奖以高规格、高水平的音乐演出拉开帷幕。据了解,除了发掘、培养优秀的音乐人才,本届金钟奖组委会也积极扩大了金钟奖社会辐射效益,配套打造了系列金钟奖惠民活动。除了赛事竞演外,还举行了曾任金钟奖评委的知名音乐家参与演出的开幕式音乐会、“金钟之星”音乐会、知名音乐家和本届金钟奖获奖选手参加演出的颁奖典礼暨闭幕式音乐会、“金钟进社区”惠民演出等,开放惠民票价、力推艺术惠民政策。

  在金钟奖开幕式音乐会上,担任本届金钟奖各项比赛评委的著名音乐家们献上了精彩万分的演出。歌唱家阎维文、吴碧霞、袁晨野、黄英等倾情演绎了《母亲》《枉凝梅》《闻笛》《我爱你,中国》等歌曲,古筝演奏家王中山的一阕《满江红》家国天下心,小提琴演奏家吕思清独奏《卡门幻想曲》技巧绚丽多姿,钢琴演奏家韦丹文钢琴独奏演绎名家风范,二胡演奏家宋飞的《江河云梦》让人忘情回味,中国音协副主席、著名指挥家张国勇指挥广州交响乐团的合奏带来一场文化盛宴。

  实际上,从金钟奖走出来的很多人才,如今都已经成为国内外一流的歌唱家、演奏家。就在本届金钟奖的激烈竞赛期间,11月23日举办的“金钟之星”音乐会便是一次高质量的巡礼和汇报。音乐会由著名指挥家林大叶指挥深圳交响乐团参演。第九届金钟奖声乐美声组金奖获得者王传越演唱了歌曲《跟你走》和选自歌剧《图兰朵》的《今夜无人入睡》;获得第七届金钟奖古筝金奖的刘乐带来了独奏《侬》;获第六届金钟奖声乐美声组金奖的郝苗唱响了歌曲《我爱你,中国》和选自歌剧《唐·卡洛》的《不幸的恩赐》;获第三届金钟奖小提琴金奖的岳麟带来了小提琴协奏曲《音诗》;获第十届金钟奖声乐美声组金奖的张学樑演唱了歌剧《艺术家生涯》中的著名唱段《冰凉的小手》;第七届金钟奖声乐民族组金奖获得者王丽达带来了民族歌剧《运河谣》中的《来生来世把你爱》和湖南民歌《浏阳河》;第六届金钟奖二胡金奖的孙凰上演二胡独奏《蓝花花叙事曲》;获第五届金钟奖声乐民族组金奖的吴娜演唱了民族歌剧《洪湖赤卫队》中的《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和歌曲《江山》;第二届金钟奖钢琴金奖的获得者谭小棠在乐队的协奏下弹奏了钢琴协奏曲《黄河》第三、四乐章。这些往届金钟奖金奖获得者带来的精彩演唱演奏令现场的观众大呼过瘾,更对金钟奖评奖的高水准有了直观的认识。

  11月27日,经过复赛、半决赛、决赛的角逐,揭晓新一届金钟奖得主,金钟奖颁奖典礼暨闭幕式音乐会在广州大剧院隆重举行。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李前光和中国音协名誉主席傅庚辰、赵季平以及叶小钢、韩新安、程扬,广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徐咏虹等出席了闭幕式音乐会。

  李前光在闭幕式致辞中说,本届金钟奖是党的十九大之后首个音乐界盛事,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要造就一大批德艺双馨名家大师,培育一大批高水平创作人才。中国音乐金钟奖一直以培育人才、激励创作为己任,经过16年的不断创新与发展,评奖机制更加科学,项目设置更加合理,比赛质量稳步提高,品牌效益与日俱增,受众面不断扩大,社会影响力逐渐增强。一批批的优秀音乐人才和音乐作品从这里走出,并在全国乃至国际舞台绽放光芒。李前光强调,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在代表时代风貌、引领时代风气的征程中,我们音乐工作者充满艰巨的责任和光荣的使命。

  在闭幕式音乐会上,本届金钟奖部分获奖选手为现场观众带来精彩的演出:古筝独奏《闹元宵》、男声独唱《拉着骆驼送军粮》、女声独唱《远山》、钢琴独奏斯克里亚宾《练习曲》、男声独唱《那就是我》、男声独唱《冰凉的小手》、古筝协奏曲《云裳诉》、钢琴协奏曲《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等。本届金钟奖评委、著名歌唱家万山红、戴玉强、迪里拜尔、王宏伟等也相继登台演唱《我身后的你》《往昔的夜晚多宁静》《金钟带我去飞翔》等曲目。音乐会由景焕指挥广州交响乐团,并由星海音乐学院“星·声”合唱团共同演出。

  注重权威性、导向性,严守艺术底线

  从2001年在河北廊坊创办的第一届开始,到2003年第三届时永久落户广州,已举办了11届的中国音乐金钟奖也已走过16个年头。从首次举办以来,金钟奖始终立足音乐艺术本体特征、结合音乐事业发展实际,经过不断地探索、创新、完善与发展,专业性和权威性不断增强,业已成为中国音协推动音乐工作的重要手段和繁荣发展音乐事业的重要平台,成为规格最高、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全国性音乐类专业奖项。正如叶小钢在金钟奖新闻发布会上所说,“金钟奖的成功举办,其意义已超越了单纯的比赛。某种程度上,它已成为我们国家音乐艺术良好发展生态的表征”。他谈到,“尊重艺术规律,尊重比赛评奖的规律,这是‘金钟奖’始终坚守的。”

  纵览本届金钟奖,每一位选手不仅赛出了水平更赛出了风格;每一位评委不仅评出了优秀更凸显了使命;工作人员严谨而负责;观赛观众热情而有秩序。韩新安表示,本届金钟奖在整体水平上都有提高,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和呐喊是最好证明。第一届金钟奖开始时还需要组织观众,并对大众普及音乐、乐器知识,到如今从比赛到开闭幕音乐会都“一票难求”,说明比赛呈现出普及性、系统性、全面性的特点,全国优秀选手在这个舞台上得到展示自己的机会。

  一开始就强调专业性、权威性、公正性和引导性的金钟奖,评委和选手的超强阵容一直以来都是最大看点。而本届金钟奖评委产生,更是拓宽了渠道,进一步凸显了公开公正的原则。据了解,本届比赛的评委推荐主要主要有三个渠道:一是委托全国11家专业音乐院校推荐;二是委托中国音协第八届主席团推荐;三是委托著名音乐家推荐。经过以上三个渠道的认真推荐,并按照评委库人员数量达到现场评委的3倍数量的原则,形成了本届金钟奖四个组别的评委库。而评委会的委员每届聘任一次,为维护公正并保持评委会的新鲜活力,每届均会改聘三分之一的评委。

  韩新安在本届金钟奖开幕之前的评委联席会谈到评委的使命与担当时说,一是高度重视,深刻理解。为进一步完善评奖机制,强化评审纪律,按照中国文联要求,从本届金钟奖开始,设立了监审委员会,初衷就是体现监督和信任的有机统一;二是不负信任,勇于担当。正因为评委工作是金钟奖的核心环节,也是金钟奖取得成功的重要保证,专家评委可以说是使命光荣,责任重大;三是诚挚感谢,真诚拜托。金钟奖的社会效应和导向引领功能的发挥,专业性与权威性的最大化凸显,都与评委工作息息相关。正是在一代又一代音乐名家以高度的责任担当和严守艺术底线、公平公正地评审,才能让一批真正有才华的音乐新人从金钟奖的舞台走出。

  体现含金量、美誉度,改革评奖机制

  金钟奖的含金量和品牌美誉度还体现在奖项压缩。以往,金钟奖曾设有终身成就奖、作品奖、表演奖和理论奖,并且在多地承办过分项赛事。从2015年的上一届开始,金钟奖从四类奖项调整压缩为作品奖、表演奖两类奖项,取消了理论评论奖、终身成就奖。而这一届则取消了作品奖,只保留了表演奖一项,且全部赛事回归“大本营”广州,不再有子项和分项赛事。据了解,金钟奖积极响应国家文艺类奖项的深化改革要求,对奖项做了变动和压缩。本届金钟奖只保留表演赛事,包括钢琴、古筝、美声和民族声乐四项比赛。而今后,民族器乐比赛每届只赛一项民乐乐器,西乐比赛则是钢琴和小提琴每届轮换,声乐比赛只保留美声唱法和民族唱法。

  另一个重要的举措,在于今年金钟奖钢琴、古筝、声乐(美声、民族)的四项表演赛事经过复赛、半决赛、决赛的多轮角逐,最终评选出各五位金钟奖获奖者,但不再区分金、银、铜奖,而统称为金钟奖获奖者。正如叶小钢所强调的,“金钟奖作为国家级大奖,它的意义不止在遴选和推优,更重要的还是一种导向的作用。”

  对于评委和选手来说,本届比赛有一个“大动作”——为确保大赛的公平公正,本届金钟奖在复赛阶段采取了拉幕“盲听”的方式进行评审。在复赛中,选手先抽好比赛场次,到比赛现场再抽取出场顺序。在评委和选手之间设置一个大大的帷幕,评委开场前上交手机等通讯设备,评委、选手相互看不到,只靠声音判断。

  无论是钢琴、古筝还是美声、民族声乐比赛现场,复赛阶段每排评委席前面,都支起一个幕布,评委看不到选手的演奏,完全凭靠声音作出评判。拉幕“盲听”这个举措无论对评委还是对选手来说,都是与众不同的体验。而这一举措更让印青、廖昌永、阎维文、范竞马等很多评委极力点赞。进入复赛的250余名选手中,不少选手的老师就是比赛评委,如何杜绝熟人托付或照顾学生,“盲听”无疑是一个好办法。

  “我觉得挺好。”金钟奖声乐比赛(美声组)评委会主任廖昌永,声乐比赛(民族组)评委会主任阎维文都不约而同地提到“盲听”的好处,“这是很多国际声乐比赛以及一些乐团考试的方式,在国外的声乐比赛中也很普遍,这届金钟奖采用了这样的办法,十分恰当。在‘盲听’比赛阶段基本保证了最大限度的公正,完全是评谁的声音好,谁的演唱具有音乐性和感染力。”实际上“拉幕”之后,评委的注意力可以更集中在选手的嗓音条件、作品完成程度、风格诠释等方面,规避了很多不好的影响。廖昌永就表示,此次选手水平高而且相当接近,对评委而言分数很难打,需要在每一轮、每首作品、每个细节仔细去“抠”,确保结果的公平公正。

  素养更全面、更专业,真正优中选优

  在最终获得本届金钟奖比赛的20名获奖者中,专业音乐院校的学生依然占了三分之二,很多都是在校学生,尤其是器乐部分,在钢琴和古筝的比赛中更为突出,对专业性要求极高。如钢琴复赛为15至20分钟自选曲目,半决赛为45至50分钟奏鸣曲、中国作品以及自选曲目等独奏曲目,决赛阶段是与广州交响乐团合作,从规定曲目中自选1首钢琴协奏曲,总时长也在45至50分钟,演奏时长低于规定演奏时间的下限,就会被取消比赛成绩。在钢琴比赛中,很多选手选择在决赛演奏高难度的协奏曲,像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等。钢琴比赛的评委们普遍认为:“现在钢琴选手的技术很好,除技术外对音色的研究是处理作品的关键,也是钢琴演奏者修养的体现。”

  古筝比赛最终五名获奖者有两位由中央音乐学院选送,两位由上海音乐学院选送,一位来自中国音乐学院,5位里更是4位都是女生。此次古筝决赛阶段第一次使用了交响乐队(深圳交响乐团)协奏的方式,对于选手来说是更大的考验,除了演奏技巧方面的硬性要求外,对选曲的要求和琴本身也有很高要求。金钟奖古筝比赛评委会主任王中山、评委周煜国都不约而同地谈到了选曲的重要性。从复赛阶段的一首传统曲目,一首创新曲目,到半决赛阶段要演奏30分钟左右的两首新中国成立以来创作、改编的中国作品和一首传统筝曲,再到决赛阶段完成《如是》《苍歌引》《望秦川》《云裳诉》几首当代作曲家的新作品中的一首。“古筝发展迅速,作为有着近三千年历史的中国民族乐器的代表要与钢琴打擂的话,其实更需要中青年一辈团结一心,出新曲出新人,古筝梦也是我们的中国梦。”中国音协古筝学会会长、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古筝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的王中山不禁感慨到。著名作曲家王建民写过不少古筝曲,作为古筝比赛评委会主任的他也表示,“古筝的演奏技艺现在已到了叹为观止的程度,当今需要在技艺发展的同时,表现出蓬勃的‘精气神’。而在比赛曲目量的积累上,古筝与十分成熟的钢琴、小提琴等乐器相比,还是差距很大。所以,更需要志向高远,审美也要提高,使得古筝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第一大‘乐器’还需大家拧成一股绳。”

  在前几年的金钟奖比赛中,女选手实力雄厚,男选手相对弱势,而近两届的声乐比赛中,男选手的实力明显提升,甚至开始“爆发”。获得本届金钟奖声乐(美声、民族)比赛的10名获奖者中,有7位男选手。金钟奖声乐(民族)比赛评委会主任阎维文欣喜地表示,“这次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整体的水平很高,特别是男声更是出彩。过去男声的表现总感觉要弱一些,而这一次男选手演唱的作品,无论从演唱技巧、声音的运用、所选的作品以及在舞台上的表现,都非常抢眼。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现象。”廖昌永不禁感慨。

  声乐(民族)比赛评委会主任、作曲家印青觉得这届选手在音乐表现力、作品完成度和情感表现几个方面比往届都要好,可以看出选手在音乐修养、文化内涵方面有所提高。而且这次选手们在着装方面也有很大进步,摒弃过去过于浓烈的修饰,显得素雅许多,更为专注于演唱本身。印青谈到,民族组选手不仅新作品、改编作品演绎得很不错,传统民歌也唱得比过去好,“血脉”里的东西更足了。从各个声部选手的曲目量也可以看出无论是教师还是学校教育,为学生储备的曲目呈现出丰富性,曲目选择上非常专业。

  作为本次金钟奖声乐(美声)比赛获奖者,王泽南已经历经五届金钟奖的“锤炼”,他不禁感慨道,金钟奖就是对他这些年在声乐道路付出努力的见证。从第一次参加金钟奖到现在,王泽南的身份也从学生变成了职业歌剧演员。作为一名歌剧演员,他在舞台上演歌剧的时候并不紧张,然而金钟奖的比赛舞台非常严谨,要留出很长一段时间去调整自己,包括调整身体状态、声音状态,作为一位参加过几届金钟奖的老选手,他风趣地说金钟奖对于自己是“噩梦般的美妙存在”,同时也感恩金钟奖见证了自己在歌唱道路上成长的过程。

  本届金钟奖声乐(民族)比赛获奖者于海洋表示,金钟奖不仅是开始,更不会是结束,对于参赛选手而言,金钟奖是一个历练自我、提升自己的过程。于海洋谈到上一届金钟奖的参赛让自己看到不足之处,这一次他特意提前一年时间准备。从大学时开始参加选拔到真正踏上金钟奖舞台,他用了7年时间,而到今年参赛获得好成绩则用了整整10年,正是这样的坚持让他一点一滴积累了进步。

  其实,无论是否进入决赛,金钟奖的比赛对于每位选手更像是“加油站”。这个舞台很少有人一次比赛就可以拿奖走人,很多人都经过无数次历练。评委们一致表示,选手不要因眼前失败而气馁,也不要因拿奖就沾沾自喜,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艺术家需要经过千锤百炼,金钟奖的平台作用,正是为这些有实力的年轻人提供一个好的展示机会。

  (张初一)

  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李前光,中国音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韩新安为声乐(民族)比赛获奖选手颁奖

中国音协名誉主席傅庚辰,中国音协副主席张千一为声乐(美声)比赛获奖选手颁奖

中国音协名誉主席赵季平,中国音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王建国为钢琴比赛获奖选手颁奖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协主席叶小钢,中国音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王宏为古筝比赛获奖选手颁奖

 

迪里拜尔、王宏伟在金钟奖闭幕式音乐会上演唱

 

阎维文在金钟奖开幕式音乐会上演唱

 

王泽南在声乐(美声)比赛上

 

于海洋在声乐(民族)比赛上

 

陈学弘在钢琴比赛现场

 

程皓如在古筝比赛现场

 

王传越在“金钟之星”音乐会上演唱 

  【评委说奖】

好评委需要责任心、爱心、公心

金钟奖声乐(民族)比赛评委会主任阎维文

  这届金钟奖的整体水平很高,尤其是男声有很大的变化、整体有明显的提高。这次无论是演唱技巧、声音运用,还有他们选择的作品甚至最后在舞台上处理作品的表现都非常抢眼。做一个歌手容易、做一个好歌手不易。这届中国音乐金钟奖选择曲目上有古曲、民歌、艺术歌曲、戏曲、歌剧、创作歌曲,整个比赛7首歌唱下来非常不容易,因为不同的曲目要求的演唱风格以及处理是不一样的。一个好的声乐演员是要耐得住寂寞、下狠功夫沉下心来好好练习最后才有可能在这个舞台上绽放他们的光彩。所以,我们欣喜地看到现在这些孩子越来越踏实了。做一个评委容易,做一个好评委不易。好评委需要责任心、爱心、公心!这届比赛最大的亮点是“盲听”,隔着屏风,99%都听不出是谁,评委的打分完全靠选手现场演唱的水准决定,这就更公平了。这个赛事正一步步向更健全的方向发展。金钟奖这个平台非常好,每一位选手都应该把这次比赛当成起点和加油站,艺术这条路是很长的,要真正成为一个站得住脚的艺术家需要千锤百炼。 

比赛的“盲听”规避不必要的风险

金钟奖声乐(美声)比赛评委会主任廖昌永

  这次比赛的“盲听”规避了很多不必要的风险,评委更多地关注的是选手完成作品的质量、嗓音条件、风格好不好、语言好不好这些问题。最后的结果我们还是十分满意的,这表现在选手曲目积累、不同声部平衡发展等方面。虽然在美声前5名中没有把各个声部的人都拢进来,但从复赛到半决赛,男中低声占很大的比重,说明我们中低声的训练比以前有进步。另外,在本届比赛中选手中外作品的完成度比较平衡。十多年前,我们做评委的就经常感慨唱不尽的《冰凉的小手》,听不完的《为艺术为爱情》。现在选手、教师、教育一个很大提高就是曲目量的累积。曲目选择也非常专业,技术上比较平均,声音柔美度、音色厚度和浓度,都很不错。西安音乐学院有位选手唱《幽兰操》,唱得非常漂亮、很美。当然,有些选手在比赛中也显现出了一些问题。在中国音乐金钟奖这样专业大赛上考量的是选手整个舞台的综合表现、要像个演员,对人物的把握、对舞台的把控要更加准确,太学生腔会有些吃亏。有的选手比赛难免紧张,一紧张容易速度就有点快。希望他们把这些经验带回去。 

参赛选手带出各个年龄的气质

金钟奖古筝比赛评委会主任王中山

  经过多年的历练,这次的参赛选手带出了他们各个年龄阶段特有的气质,与现在时代很好地结合,体现出本届金钟奖古筝比赛精彩纷呈的特点。本届比赛复赛阶段采用“盲听”方式是非常好的。近年来,古筝的演奏出现了注重形式化、女性化等趋势,舞台的表演分量非常重,很多选手是看着镜子在练习,“盲听”让选手们更加明确音乐的根本。此外,我们所有人还一定要弄清音乐是什么?是真善美的体现!这次比赛中还是有选手在选曲上犯了以前经常犯的错误——全部选的都是充满战斗性、吵死人的作品肯定是不合理的!我们评委在评分时还要衡量对作品和乐器把控的程度,因为这是演奏而不是战斗!“移风易俗,混同人伦,莫有尚于筝者矣。”古筝应该作为修身养性的方式之一、活在人们的生活中,你要拿着战斗的状态来参加比赛一定会吃亏的。选手和你们的老师包括我自己在比赛后也应该要进行一系列反思,如何维护好中国音乐金钟奖这个平台、如何摆正良好的心态、如何发扬古筝的团队精神。我们都是筝行者,继承传统,弘扬古筝文化,让古筝艺术走向世界,我们永远在路上。 

赛制有创新、选手能力强

金钟奖钢琴比赛评委会主任张千一

  担任第十一届金钟奖钢琴比赛评委有三点感受:首先,赛制有创新。本届钢琴比赛的复赛采取“盲听”的赛制规则,从而有效避免了给“熟脸”打人情分、面子分的情况,更加体现了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其次,选手能力强。无论15-20分钟的复赛表现,还是40-50分钟对体力和素质要求都很高的半决赛,以及最后协奏曲竞技的决赛,感觉每位参赛选手的整体能力都比较强,没有出现晋级选手对下一轮的比赛准备不足的情况。第三,男选手多。近些年女孩子学器乐的越来越多,不仅弦乐和木管,打击乐和铜管(包括长号这类乐器)都到处可见女孩子。但本届金钟奖钢琴比赛却是男选手占绝大多数,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钢琴专业对体能和力度的别样要求。

  采写整理:裴诺 乐章

  摄影:张大勇

 

第11届中国音乐金钟奖获奖结果

  声乐(美声)

  王泽南 天津音乐家协会选送

  张文沁 星海音乐学院选送

  秦侃如 中央音乐学院选送

  陈大帅 上海音乐学院选送

  王传亮 星海音乐学院选送

  声乐(民族)

  于海洋 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宣传局选送

  郝亮亮 陕西省音乐家协会选送

  曾 勇 湖南省音乐家协会选送

  孔庆学 北京音乐家协会选送

  郭芳芳 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宣传局选送

  钢琴

  陈学弘 中央音乐学院选送

  郝一雷 中央音乐学院选送

  陈小雨 中国音协钢琴学会选送

  李博文 中国音乐学院选送

  谢子薇 中央音乐学院选送

  古筝

  程皓如 中央音乐学院选送

  姚伊新 中国音乐学院选送

  杨雨桐 中央音乐学院选送

  赵墨佳 上海音乐学院选送

  邓翊群 上海音乐学院选送


(编辑:王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