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梁凤仪随笔四则

时间:2013年03月1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梁凤仪(全国政协委员)

  >> 内外总应有别 <<

  我出生在金融之家,父亲营商很有本事。当我十岁时,家道中落。

  穷了十多年,父亲又东山再起,这是实况。

  可是,我从没有挨过穷。

  为什么?因为我有一个富有中国传统妇女道德的好妈妈。

  我们的家境一落千丈后,穷的只是母亲。我记忆中,她二十年没有一餐不是在吃爸爸和我吃不完的剩菜,也没有为自己添过一件新衣服。可是,我和爸爸一样丰衣足食,妈妈从不让女儿与丈夫吃剩菜,我们走在人前,永远衣履鲜明,衣冠楚楚。

  因为妈妈说:“我不出门,不做事,不见客。穿什么吃什么都成,温饱即可。但我丈夫要上班,我女儿要上学,都在人前走动,应该有体面,有礼数,有信心,才会自重而又获人尊重。”母亲对亲友尤其大方,节俭两个字永远对己而不对人。

  这些往事令我联想起今年参加全国政协会议,周边都是勤俭、清廉、节俭的氛围,会议的主席台上连鲜花饰物都没有了,真是好。我从心底里赞叹起来。祖国还有很多很多穷户,我们尚须为全国小康之家而努力。

  节俭是美德,浪费是缺德,尤其是“自己家人”的聚会只须踏实,何须注重形式,更遑论奢华?

  但当我们打开门迎接外宾时,适量的得体的铺张还是可以的。

  毕竟对内持俭,对外大方,是合情合理的。

  >> 责任为大 <<

  我自小就是个夜猫子,又有迟到的坏习惯。可是念书上学从来准时。长大后,凡有重要约会,不管多早,都能爬起来赴会。

  这个星期在北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每天开完会,就回到北京自己的家,没有在政协提供的酒店留宿。因为每天都要利用晚上的时间与同事们相叙,处理公司业务。按规定,他们可不能走进政协委员住宿的酒店房间。所以我只能天天都在凌晨五点就爬起来,回到酒店归队开会。其实,会议都是早上九点开始,但,早上一过六点,北京交通就堵,为了确保准时安全抵达,绝不能贪睡。

  为什么从小时候上学到现在开会,哪怕当天只能睡上三四个小时,也能毫不犹豫、精神奕奕地爬起床,只为自己热爱责任,履行责任从来都要出心出力,也从来都无怨无悔,甚而兴高采烈,于是就有能量把坏习惯压下去。

  星期天不同,放假日,没有责任所以死活赖在床上,抱着一床暖洋洋的锦被,享受那一阵子没有责任的轻快!

  >> 取决于天分 <<

  记得多年前,曾听人问大作家:“请教您如何写作?”大作家把眼睛眯成一条线,道:“没的教。”

  不是不肯教,更不是怕教会徒弟没师傅,而是真的“没的教”。

  大作家认为凡牵涉到天分,只有听天由命,非人力可逆转。这套理论,可引申到各种事情之上,包括行政。

  行政工作有如搓麻将,易学难精。几乎人人都会搓麻将,正如凡人踏入社会谋生,都可以称自己是公司内的行政人员,但真正能把行政这回事耍得出神入化的人,不得多见。

  搓麻将精的人,必定是举一反三。最关键性的问题是,现代社会里的事务太多,时间太少,于是必须一个人做足几个人的事。简单点说,人不但跟人竞赛,且要跟各种形式的科技比试,务必要证明人不能被电脑等等取代,才会受欢迎,才会被重用,否则早晚被淘汰。

  要如此,就算将勤补拙也未必足够,必须有天分,否则教不来,也学不会。奈何!

  >> 涉猎多种生活 <<

  我写小说常用一个简便见效的资料调查方法,就是向有某方面专业知识的朋友查询。

  譬如我写的一个故事涉及遗产法,我便扯着我那当律师的好朋友,一五一十把故事桥段给他叙述一遍,让他把有关法律条文及可能产生的后果向我详释。

  又譬如我要塑造一个很有品位的女主人翁,于是又慌忙找到我那些很懂得音乐、绘画、雕刻玉石等艺术的朋友,听他们谈谈这些方面的心得,并笔录下来作为写作素材。

  通过这种把各式朋友视为活动图书馆与资料库的方法,小说里头便出现了多姿多彩的人物的生活情趣,以及各行各业的专业知识,丰富了故事的内容,扎实了角色的素质涵养。

  千万别以为这种半桶水的资料收集没有用,事实上每个人的精力和时间都有极限,不可能周身刀、把把利。只集中在自己最精通的知识来写,那样会变成独孤一味的专题图书,而不是刺激官能反应的色彩缤纷的小说。

  由此我们可以联想到,涉猎各种生活情趣以及专业知识,哪怕是皮毛,也能让自己的整体表现变得充实而有趣。女士们不妨试用这个简便的偷师方法,去加添自己的魅力。


(编辑:路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