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何香久委员:春风拂面

时间:2013年03月1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何香久(全国政协委员)

  六十七万分之一

  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三月三日开幕,新委员培训从二月二十七日就开始了。当天报到,感觉会风一新,没有鲜花和红地毯,会议文件也只有薄薄几张纸,写明委员分组和会议安排等事项。

  本届会议2200多名委员,其中新委员一半以上。文艺界145名委员,新委员更多,著名作家高洪波兄称之为“新兵连”。虽是“新兵”,大部分人也在省、市政协当了几届委员,对政协会议程序并不陌生。但这次参会,大家都抱着十分恭谨的态度,每次学习活动从没有人缺席或迟到早退。开班仪式上全国政协副主席杜青林同志讲话说,全国政协委员的比例是全国总人口的67万分之一,也就是说67万人中才能产生一位全国政协委员。这更让委员们增加了荣誉与责任意识。对于来自沧州的我来说,更倍感任务重大。沧州是个三线城市,十几年来没有产生过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31位全国政协委员中,文艺界也仅有我一人。不仅代表着沧州的720万父老乡亲,也代表着河北文艺界。

  参会之前,我扶贫的河间市小集村的乡亲打电话、来信,嘱咐我一定要替农民说话。我带来五件提案和大会发言,内容多涉及农民的文化权益和农村的文化生态问题。

  开会之余,朋友们聚在一起,议论最多的还是提案。高洪波兄就和我议定了两个提案,一是建议在央视开辟“文学频道”,二是文学发展如何纳入国家文化发展战略。著名编剧王兴东先生也就编剧权益问题和我多次讨论,便是回程的车上,相伴的委员们也没离开议政的话题。这个时候深知什么是“责任所系,使命所系”,也深深掂出了这“六十七万分之一”的分量。

  李世济老师的两只放大镜

  李世济老师连续担任过八届政协委员,有差不多四十年连任政协委员的经历,是全国政协委员中资格最老的一位。这次我注意到,她开会时随身带着两只放大镜,把眼睛紧紧贴在放大镜上,一字一句地认真阅读会议文件。她的每次发言,都能引起大家的强烈共鸣。

  李世济老师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程派艺术的著名传人。专工京剧青衣,12岁师从艺术大师程砚秋,她的程派艺术获得了“小程砚秋”的美称,是一位继承程派艺术又有所革新创造的艺术家,所以又被冠以“新程派”的称誉。其擅演剧目《文姬归汉》《祝英台抗婚》《锁麟囊》《梅妃》《十三两》等广为全国观众喜爱,是一位泰斗级的京剧艺术大师。这次出席第十二届一次政协会议,李世济老师每天散会后都要回家去住,原因是他儿子十几年前去世,留下两个孙女需要她一手照料。李世济老师四十多岁才有了自己唯一的儿子,2001年,这唯一的爱子不幸在一场车祸中罹难,时年二十七岁,抛下两个女儿,一个刚三岁,另一个才过满月。这两个孙女是她一手带大的,儿子去世后,老伴唐在炘受不住老年丧子的打击,从此一病不起,卧病的老伴、幼小的孙女全赖她一人照料。四年后老伴去世,李世济老师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天天、一年年,把两个孙女抚养到上了中学。

  为了这两个孙女,李世济老师更多的时间不能出家门,有来找她学戏的外地学生,就住在家里,她耳提面命,培养了很多程派新秀。在这次政协会议上,看到已是八旬高龄的老人,每天在家与驻地、会场间往来奔波,大家无不为之动容。李世济老师在十天会期内从没一次迟到过,小组讨论时,她总是早早就坐在会场上,那两只放大镜就放在手边。

  赵本山先生的快乐原则

  新委员培训开班第一天,由于大家还不熟悉,去人民大会堂集体乘车,互相之间说话不多。帽下花白头发、绿裤子红球鞋的赵本山先生第一个打破了车上的寂静,站起来大声说:大家都放松啊,别绷着,乐呵乐呵多好啊!一句话,车上气氛立即活跃起来,满车笑声一片。

  本山老师是个随时能给大家带来欢乐的人。他说:我是个农民,来自草根,我的服务对象就是老百姓,能带给他们快乐是我最大的快乐。仔细想一想,快乐是多么重要的事啊!在联组会议上,赵本山与郁钧剑各自有一段关于“高雅艺术”与“草根文化”的发言,被网络炒成二人唇枪舌战的“激辩”,其实他们并没有激烈的情绪,不过各抒己见而已。赵本山说:我是农民出身,来自于农村,所走的每一步都代表着草根,是一个草根文化的代表者。

  赵本山是明星,每次去人民大会堂开会都会遭遇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堵,每次他都给记者们抱拳打躬,有拉他合影签名的也从不推辞。有记者问到他的提案,他说:我的提案是加快建设“美丽乡村”,我对“美丽乡村”的理解,就是穿得暖,吃得饱,能医病,能养老,有文娱,风气好,环境美,污染少。

  小组会上他坦言,今后他会用更多的时间到农村去演出,为更多的农民带去欢乐。选举会上他被推举为监票人,往那里一站,满场的眼睛都在找他。


(编辑:路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