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舞蹈>舞蹈话题

关于舞蹈,我没有标准答案

时间:2017年10月27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高艳鸽

关于舞蹈,我没有标准答案

——青年舞蹈家华宵一谈舞蹈剧场《一刻》的创作

舞蹈剧场《一刻》华宵一排练照

  跳了多年古典舞,在《罗敷行》《水月洛神》等舞蹈作品中塑造了罗敷、甄宓等多位中国古代女性角色后,华宵一在今年决定“跳我自己”。华宵一舞蹈剧场《一刻》将于10月31日至11月1日登陆北京保利剧院,并于11月21日至22日在上海美琪大剧院上演。一直以来,华宵一是以跳古典舞见长的青年舞蹈家,她曾荣获两届桃李杯舞蹈比赛古典舞金奖,以及CCTV电视舞蹈大赛古典舞金奖等奖项,《一刻》是她首次从古典舞“转身”,跳现代舞。

  在转变的过程中,逐渐找到自己

  “我想实现一次自我突破,尝试用不同的语言表达方式,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丰富。”华宵一对记者说。现代舞这种表现方式,对于跳了十几年古典舞的她来说是陌生的,“韵律和起承转合都会不一样”。这种不同不仅体现在肢体上,想表达的思想、所处的时空都会不同,她用了一个比喻,“以前像在古代说文言文,现在是到了现代要说白话文了”。

  对于一名舞者,这种转换并不容易。“一开始怎么做都觉得很别扭,感到自己是刻意去做动作。因为当一个动作发力对了,或者恰到好处时,自己是会有很舒服的感觉的。”她说,“这种转变需要很长时间去适应,这个过程也是逐渐找到自己的过程。”

  《一刻》由四部独立的舞蹈作品构成,包括《眺》《独自起舞》《未完》和《滑》。这四部作品由华宵一和三位国内外知名舞蹈编导合作,其中《眺》和《滑》的编导是广东现代舞团原团长、当代舞编导高成明,《独自起舞》的编导是曾在荷兰舞蹈剧场做了多年舞者的娄梦涵,《未完》的编导是英国舞蹈家阿库让·汉。作为世界知名的现代舞编导,阿库让·汉除多年前为中国台湾的云门舞集编过舞外,甚少和中国艺术家合作。

  华宵一在北京舞蹈学院就读期间,曾作为公派交换生赴美国纽约学习。当时她经常去剧场看演出,其中就有阿库让·汉的现代舞作品。她记得有部舞蹈DESH,他独自一人在舞台上跳了一个半小时,那种“丰富有意趣的身体语言,自由而独立的表达”让她震撼。在做《一刻》前,她从未想到有一天能够跟阿库让·汉合作。

  “他将古典文化元素和现代思想相结合,表现很有张力,而且有他独特的风格。”华宵一介绍,和阿库让·汉合作的这部《未完》,里面有很多戏剧性的东西。排练期间,华宵一曾赴伦敦,跟随阿库让·汉练习多日。她的收获是,学会了思考动作语言的准确性。“不是要保证动作多么漂亮,而是它要准确传递你的感受,这是最重要的。”排练过程中,阿库让·汉让她保持自己对作品的理解,而不是非要揣摩他想表达什么。

  也因此,对于《一刻》中四部作品分别要表达的主题,华宵一并不想给出一个准确又完善的答案,她担心自己的阐释会成为唯一的标准答案,从而影响观众对作品的理解。“我的答案只有一个,但其实从观者角度看,他们的感受和理解应该是多样的。”

  舞动的身体更能表达生命的脉动

  《眺》和《滑》的编导高成明,评价华宵一“是一个很有灵气的孩子”,“无论基本功、想象力和专业能力都很强,她身上可以被调动被挖掘的东西非常多”。这次接受华宵一的邀请为她编舞,他的想法是一定要做对舞者和编导都有挑战性的作品。于是就有了《眺》和《滑》这两部对舞者来说,在肢体控制上难度极高的作品。两者又形成了很大反差,《眺》具有东方气质,《滑》则有很强的形式感。

  在舞蹈《滑》中,舞台上铺上一层油布,高成明在油布上为华宵一划定了几米见方的范围,她就在油布上跳。他的初衷是,在舞蹈环境上给她设置障碍,让她的身体去接触陌生感,接受陌生的运动方法。“这很考验舞者。”华宵一对记者说,“舞者最怕滑,一滑就站不稳,也没办法借力发力,你怎么去克服,去适应,去融合,是很关键的,要花时间不断在上面去磨。”

  《未完》《眺》《滑》是华宵一的独舞作品,名为《独自起舞》的舞蹈却是四人舞,由她和其他三位舞者一起完成。“生活中,在同一个时空和环境中,看似有很多人在你身边,但其实很多时候只有你自己,这是每个人都可能体会过的孤独。”华宵一说。整部作品取名为《一刻》,是因为她发现,“一刻”里蕴含着太多东西了,那些紧张、慌乱、不安、叹息、收获、拥有,她力图通过肢体去表现。“没有什么比舞动的身体更能表达生命的脉动了。”她说。

  一部真正属于自己的个人作品

  《一刻》是华宵一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个人作品。她自己也担任了制作人。从今年四月有想法后去各地邀请舞蹈编导,到作品成型立上舞台,她用了半年多时间。这期间她奔波于北京、昆明、深圳、莫斯科、首尔、伦敦等多个城市。在首尔,她和韩国服装设计师沟通服装设计的细节,又去荷兰邀请了灯光设计团队参与创作。在跳舞之外,她作为制作人承担起整个项目的所有环节,也是因为这部囊括了多方主创的作品,她是最合适的协调人,也唯有如此,才能使它真正成为表达自我的个人作品。

  半年来,整部作品的制作过程中,华宵一遇到过太多之前没有料到的问题,包括各种突发状况和阻碍。她发现,拼到最后,拼的已经不是技术,而是意志力,“就看你能不能坚持住”。“包括跳舞也是,有些动作一开始觉得永远不可能完成,看起来根本就不成立,但是编导会坚持,最后真的就练出来了。”她说,“如果不逼自己一下,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弹性有多大。”

(编辑:单鸣)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