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电影>电影评论

从黑马到系列:“唐探宇宙”养成记

时间:2018年02月26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杜未未

  

电影《唐人街探案2》剧照

  大年初一,除夕夜还未消散的笙歌欢笑又在电影院的光影魔幻中持续接档。如果说2015年末上映的《唐人街探案》堪称票房黑马,那首日票房3.4亿元的《唐人街探案2》,凭借前作的高口碑、高票房,还未上映,已然火爆,在竞争白热化的贺岁档排片中早早抢占一席之地。

  《唐人街探案2》的主创团队延续第一部的制作风格,前有大闹曼谷警察局,今有纽约时代广场跑马车,探案故事发生地从有着鲜花、佛像、水上市场的泰国曼谷转移到高楼鳞次、灯火辉煌的美国纽约。面对残忍诡异的连环杀人案,结巴少年神探秦风和油腻大叔唐仁这一荒诞组合,与神秘凶手争分夺秒,跟世界名侦探们一决高下,还因抽空救了嫌疑人宋义惨被多方追捕。悬疑、动作、喜剧诸多元素在《唐人街探案2》中被导演陈思诚极具野心地一网打尽。

  贺岁片的自我修养

  若要论国产贺岁片的兴起,可追溯回1997年冯小刚导演的《甲方乙方》。二十年来,每当新年的钟声敲响,贺岁片上映高潮必然如约而至。岁岁年年演员更迭,年年岁岁主题翻新,冯氏喜剧之后又有新一代影人的喜剧片,喜剧影片扎堆拜年之外又有其他类型的电影分庭抗礼。但常年关注国产影片的观众不难发现,这些看似面貌迥异的贺岁片身上总难免隐隐套着既定之规。国产电影在稳步发展之余,也亟须新的叙事模式、新的故事路径给缺少波澜的现状注入生机,酝酿激情。

  《唐人街探案》系列正是投入平静湖面的那粒石子。导演陈思诚以“推理+喜剧”的结构创新投石问路,一举成功,随即放大了喜剧成分,直接将贺岁档作为攻坚阵地。摆脱了或温情、或麻辣的喜剧风格,在心灵慰藉、理想升华、道德至上等常见贺岁主题之外拓荒,聚焦于复杂人性的立体呈现,这种烧脑式喜剧意外给“合家欢”影片开辟出新的可能,甚至收服了一部分口味挑剔的推理爱好者。

  应该说,《唐人街探案2》再创佳绩离不开对观众的尊重,一方面充分吸纳电影工业的科技成果,以特效、特技保证受众的视觉观感;另一方面也不吝啬本格推理的故事逻辑、社会派推理的人文情怀,给受众以平等的线索与侦破机会。这种尊重受众体验,也尊重受众智商的坦然姿态,恰恰得益于主创方对影片质量的底气满满。由此,贺岁片常被诟病的商业、艺术之争在《唐人街探案2》中并不明显,商业战绩与艺术水准不再相生相克、相爱相杀,而是一起融进细节里相辅相成,如激烈的街头追逐中唐仁一把推开某租车品牌司机,怒吼“都什么时候了还植入”,自嘲玩得溜,反而通过戏剧有意识的自我解构实现了笑点的生成。只要有实力、有诚意,观众并不介意开怀一笑,承认瑕不掩瑜。

  热闹寡言的唐人街

  “唐人街”,一个时常被文学、影视青睐的空间。陈思诚选择这一特殊场域,甫一登场就揣着更大的野心,利用系列电影的地理空间转换成多种文化的碰撞,不单单是为中国传统文化与异质文化铺展开充足的交流广度,也是在中西合璧的拍摄过程,内嵌着文化输出的潜力。

  《唐人街探案2》承接前作“南派莫家拳”的梗,让一袭白衣、仙风道骨,实则人间烟火气的莫友乾从天而降,带着他年龄不同、肤色各异的弟子们打太极,揍打手,“唐人街”又一次变得热闹喧嚣。在长久的艺术创作中,“唐人街”形象几经转折,从海外华人的聚居地、庇护所,到近似于文化名片的定位转型,间接展现的是海外移民生活水平与社会地位的改变。但被符号化的“唐人街”同样丧失了自我言说的能力,这一实际存在并不断演变的空间,正活在艺术的改造里,迷失于人们的想象中,表象上熙熙攘攘,掩盖的是场域深处的寂寂无声。同样,“唐探宇宙”中的唐人街,模仿真实,而无意于验证真实,只是一个为文化内核提供养料的虚拟空间载体。

  立足于传统文化的原生力量,《唐人街探案2》借道家思想搭建起故事内核,不仅反复强调“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还依靠五行风水理论建构起凶手的动机,让汽车在一地油漆里高速旋转出太极图案,结尾处更是以关于“人性”“神性”“兽性”的讨论完成逆转。虽然影片对道家思想的借鉴仍旧流于表面,不少细节处的打磨尚且粗糙,但如何在多种文化相触之时寻找平衡点,《唐人街探案2》正进行着原创性实验。

  做属于中国人的名侦探IP

  从《唐人街探案》到《唐人街探案2》,在肯定影片质量的同时,系列电影前路几何仍旧是大部分观影者最为好奇的问题。对前作影迷而言,《唐人街探案2》不免有新瓶装老酒之嫌,除了更换了拍摄场地、更新了视觉特效,依旧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具体来看,两部影片拍摄手法上,均以长镜头扩充叙事容量,以平移镜头把控叙事节奏;包袱设置上,利用封闭空间营造极端矛盾,在细节处伏笔制造笑料;故事结构上,多次反转提供情节动力,结尾处逆转完成意义升华……无论多么巧妙的架构设计,初次目睹的惊喜,在二次呈现时就变为了受众的预知,且不说效果大打折扣,单是受众期望值的不断攀升,也容易引发续作不及前作的感叹。并且,主角的改变与成长,永远是评价一个故事完成度的重要指标,在第一部作品中,秦风终于将破案诉诸实践,唐仁收获了心上人的好感,两位主角之间更是打破隔阂成为搭档。而在《唐人街探案2》中,从开头,到结尾,主角们无论是性格、情感,还是所愿所求,都集体归零回到最初,只有秦风在“全球推理侦探专属社区”里更改名字,再次承认唐仁的搭档身份做以弥补,着实有些后劲不足。加上世界名侦探们在主体情节里的集体缺席,更是让前期宣传简化成了噱头。

  但导演陈思诚也有着自己的决断,他不压抑野心,也不怕暴露野心,其志向或许远不局限在某部续作的成功与否,而在于“唐探宇宙”的塑造,在于“做一个属于中国人的名侦探IP”。较之于前作,《唐人街探案2》里随处渗透的世界观、庞大的名侦探群体、智能化的破案手段无疑都在为“唐探宇宙”进行着最基础的搭建。过于庞杂的信息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冲淡了故事的密度与推理的逻辑性,但我们仍可期待《唐人街探案》系列的后续创作,诚意不减,三生万物,造出更为多元、严密、惊艳的“唐探宇宙”。

(编辑:白伟)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