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电影>热点推荐

春节档唯一一部动画电影《熊出没·变形记》口碑票房双赢

时间:2018年02月26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宋 磊

  春节档唯一一部动画电影《熊出没·变形记》口碑票房双赢——

  一直秉承合家欢,是它对中国动画电影产业的最大贡献

动画电影《熊出没·变形记》剧照

  2014年寒假档,电视动画片《熊出没》的首部动画电影《熊出没之夺宝熊兵》上映,一举创造了2.48亿元的国产动画电影票房新纪录。该片推翻了电视动画简单对抗的剧情模式,改走美国大片式的合家欢路线,不仅保留了低幼受众喜欢的动作噱头,还加入了成人观众愿意消费的情感要素,从而脱离了单纯的低幼受众群,扩展到合家欢受众群。受众群的变化与扩充,直接反映到票房成绩上来。此后,一直延续这一创作思路的“熊出没”系列动画电影《熊出没之雪岭熊风》《熊出没之熊心归来》《熊出没之奇幻空间》,分别创造了2.96亿元、2.88亿元和5.22亿元的票房成绩。在“雪岭熊风”中,熊大和熊二首次出现了年幼时的萌态,成功吸引了女性受众的关注;“熊心归来”的故事则与好莱坞动画电影《马达加斯加3》类似,讲述了一个成人化的找寻与改变的故事;“奇幻空间”则引入了明星元素,并且设置了一群鹿精灵集体飞驰的视觉奇观。这些创意元素都使“熊出没”系列动画电影的合家欢属性更为明确,市场反响也越来越好。

  没有把“变形”流于形变的表面

  《熊出没·变形记》是《熊出没》系列电影的第五部,也是最成熟的一部。它的原创性要远高于“雪岭熊风”和“熊心归来”,情感张力要超过“夺宝奇兵”,剧情接地气的程度也明显高于“奇幻空间”。

  说到“变形”,这是动画作品中经常借用的“梗”。动画电影《小黄人》中,处于弱势地位的小黄人最后变成了巨型黄人,完成了临时性的强势转变,也算是一种梦想的折射了。而动画电影《潜艇总动员之时光宝盒》则让鲨鱼爸爸变成了孩子,从而更能从孩子的出发点换位思考此前的教育方式和沟通方式。“变形”最关键的其实不在于形式本身,而是在于变的意义,通过“变”体会到了什么,在形变之后什么是没有变的,那些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我们欣喜地看到《熊出没·变形记》并没有把“变形”流于形变的表面,而是赋予了其更多的情感内涵,使变形从一个剧情噱头上升为影片内涵。光头强的身体虽然缩小了,但是他与父亲的感情却被放大了,这一小一大之间,变形的韵味就出来了。虽然光头强在身体缩小的时候,主要任务是找到被父亲收起来的手电筒从而恢复原形,但在这个过程中,他其实更加近距离地接触到父亲珍藏的那本记录着与儿子一点一滴生活的笔记本,他找到的不是什么手电筒,而是丢失掉的与父亲之间唇齿相依的亲情。

  影片有很多细节都值得玩味和深思。比如影片描写了餐桌上一家子大人都拿着手机在玩,完全不顾旁边小孩子的描写。而这与光头强小时候父亲与他一起去看马哈鱼的陪伴形成了鲜明对比。时代虽然进步了,但是人与人的距离却拉远了。我们应该给亲人多一些陪伴,不是吗?再比如,影片对于我国东北江河特产的大马哈鱼进行了生动的描写,巧妙借喻了马哈鱼逆流而上产卵的“跳龙门”,启示了主人公不畏艰险迎难而上的精神。当马哈鱼们在3D特效的帮助下仿佛要跳出屏幕的时候,现场的小孩子们都纷纷伸出小手去抓,气氛十分热烈。

  《熊出没·变形记》延续了该电影系列一直秉承的合家欢特征,就是在动画中加入大人和孩子都能消费的内容与情感,使每个观看的人都能有所收获。这是《熊出没》电影最不同于其他动画品牌的地方,也是其对中国动画电影产业的最大贡献。我甚至认为,相比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票房奇迹,2014年春节档《熊出没之夺宝熊兵》的问世才是中国合家欢动画电影真正的市场启蒙。受到该部动画电影的影响,合家欢动画电影逐渐成为近两年市场的“宠儿”。2016年,合家欢动画电影数量占比达到23%,票房占比超过66%。

  如何应对接近枯竭的内容模式

  影片还有一个重要的新人物值得关注,那就是光头强的父亲。我一直持有一个观点,动画中绝大部分人物是没有父母的。除了那些特意要表现家庭亲情的动画以外,大部分动画角色就是凭空出现在那里的,然后就开始各种对立、矛盾、冲突的展现。为什么它们没有父母呢?因为它们的世界观根本不需要靠父母这样的亲情线来推动。比如喜羊羊和灰太狼之间的矛盾,就是靠这种狼与羊的天然二元对立推动的,熊大熊二与光头强之间的矛盾,其实本来也完全没有必要让它们的父母参与进来。

  但是你同样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大概一个动画品牌发展一段时间,它的剧情里就会自觉不自觉加入这些原先没有的父母。从2008年的《功夫熊猫》到2016年的《功夫熊猫3》,用了8年时间。“喜羊羊”系列从2005年开始,到2011年的大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兔年顶呱呱》中出现喜羊羊的父母,用了6年时间。“熊出没”系列从2012年在央视首播,到2018年的《熊出没·变形记》中出现并重点描写光头强的父亲,同样也用了6年时间。

  同样都是6至8年时间,这是巧合吗?我看不是。这是一种规律。这个规律就是,当一个简单对立式的世界观发展到5年以上,它原本的内容模式就会接近枯竭,就会产生疲劳,这时就需要靠亲情这样有代表性的内容增量来为剧情加点料。而对于大部分动画人物都没有父母设定这个开篇提出的问题,你甚至可以理解为,这恰恰是为它们的世界中有朝一日加入父母留下的空缺。

  所以我特别不奇怪为什么恰恰就是2018年的《熊出没·变形记》描写了光头强和他父亲的关系。我更关注和好奇的是这个品牌后续怎么发展。因为事实同样在不断证明着,亲情出现在原本没有亲情的剧情中,将使该品牌达到创意的顶峰,同时也意味着该品牌可能要走向衰落。事实上,当一个二元对立式剧情非得靠融入亲情来维系之时,至少说明它基本的套路已经差不多枯竭了,它达到了成熟,同时也蕴藏着衰落危机,虽然这种衰落不一定就发生在当年或者次年,可能还会延后一阵子。但父母出现在原本没有父母的动画角色身边,这是一个值得警惕的隐喻性信号。“喜羊羊”不就是这样的吗?

  此外,《熊出没·变形记》也还存在一些可以进一步改进的问题。比如贝丝这个角色没有很好地结合在剧情中,有种为了加入而加入的感觉。蛋蛋侠的部分与《熊出没》此前的世界观差别较大,螳螂、四只小龙虾以及下水道中的神奇场景虽然有趣,但很难让人产生十足的相信感。究其原因,影片其实是希望构筑起多线索并进的叙事效果,光头强与父亲的亲情延展线索,熊大熊二与光头强的对抗合作线索,贝丝调查马哈鱼失踪、河道被堵的线索,蛋蛋侠被螳螂等追杀的线索等等,仿佛都用了很多笔墨描写,但没有拧成一团,比较散乱。期待下一部《熊出没》电影能在继续给观众带来情感收获的同时,把复杂的并进线索更好地加以拧合。

(编辑:白伟)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