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白玉兰”何以香飘四海成为全国戏剧大舞台

时间:2018年05月09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胡凌虹

  近日,第28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颁奖晚会在上海大剧院举行,熠熠生辉的舞台上,朵朵“玉兰”各归其主。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简称“白玉兰戏剧奖” )创设于1989年,在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文联的领导下,现已成为具全国影响力、权威性的戏剧领域表演艺术专业奖项。二十多年来,白玉兰戏剧奖由一株幼苗长成一棵大树,并且枝繁叶茂,这背后是一个悉心培育、时刻紧跟时代步伐,不断擦亮“上海文化”品牌的过程。

  不设门槛,海纳百川

  经组委会与评委会一致认可,第28届白玉兰戏剧奖集体奖颁给了舞剧《春江花月夜·赛珍珠》剧组。这是一个由中外舞蹈家共同创作、中西方文化交融的作品,也彰显了白玉兰戏剧奖舞台所具有的海纳百川的风范。

  白玉兰戏剧奖自成立起就一直恪守“公开、公平、公正”原则,不分地域、剧种、资历、知名度,也不分行当、流派、风格、门户,诚挚欢迎各类戏剧主体(含体制外演出个体) 、演出场馆申报参评。盘点本届白玉兰戏剧奖,共吸收海内外参评演员3600余人次,涉及剧目2000余台、剧种60余个,其中600余人次获得主角、配角、新人主配角等各奖次。

  在“白玉兰”的舞台上,斥巨资、用人气演员打造的舞台剧可能并不见优势;而一个不为人熟知的小剧种,一些因资金少而舞台布景较弱的地方戏,可能因演员的精湛表现而大放异彩。公平竞争的机制,让越来越多边远地区、少数民族地区的稀有小剧种在这个平台上崭露头角。同时,港澳台地区的剧团与演员也纷纷赶来演出竞逐,香港演员梁家辉、台湾演员金士杰、台湾京剧演员魏海敏等都曾获奖。白玉兰戏剧奖舞台也吸引了日本、英国、新加坡等国家剧团的关注。日本歌舞伎艺术家坂田藤十郎、美国演员布拉德·里特尔、加拿大“洋笑星”大山、英国演员麦克尔·雨果、意大利演员阿图罗等都斩获过白玉兰戏剧奖。“对于中国话剧,我是外国人,但不是外人。 ”大山的感言道出外国演员们的心声。

  今年,第28届白玉兰戏剧奖参评量是近10年来最高的一年,参评剧目所覆盖的地区和剧种也比往年更广。白玉兰戏剧奖的影响力,正呈现着一种稳中有升的态势。“立足上海、服务全国、面向世界”的白玉兰戏剧奖,充分体现了上海“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的城市文化精神。

  与时代同行,弘扬传统文化

  正如本届白玉兰戏剧奖的主题:绽放在新时代。该奖从设立起,始终与改革开放的节拍共振。白玉兰戏剧奖的参评剧目不断呈现着中国戏剧界的新形势、新面貌。在本届参评剧目中,涌现一批(占总数50 %)近几年来新创作的作品。其中,地方戏曲现代戏以与时代同步的笔触传递了积极的正能量,一些近乎失传的老戏也在抢救性的恢复中重新露面。

  白玉兰戏剧奖评委们在评审演员表演的同时,也非常关注参评剧目的思想内涵与艺术质量。从入围名单中可以看出,坚持以继承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为己任,坚持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的剧团、剧组和艺术家得到更多关注。白玉兰戏剧奖组委会表示,鼓励中外优秀剧种剧目在上海进行首演,欢迎业内专家推荐优秀演员、优秀剧目,特别是原创重大题材、传统经典剧目申报参评。

  回顾历年获奖作品、演员, “白玉兰”反映了时代的变革,也推动了戏剧事业的发展。“白玉兰”这方舞台不仅给演员带来更大的名气,还成为振兴剧团、剧种的有利契机。不少优秀演员借此从地方走向全国,并叩响了国际舞台艺术交流的大门。不少地方戏优秀演员满载而归后,往往可能产生连带效应,使所在剧团、剧种的生存环境、发展命运得到很大改善,尤其是对处于不景气状态的剧种、剧团,作用更加明显。

  表彰大师,提携新秀

  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需要一支宏大的文艺人才队伍。白玉兰戏剧奖的评选活动也是宣传德艺名家、推崇领军人物、展示人才队伍的大舞台。

  第16届白玉兰戏剧奖首次设立了“终身成就奖” ,专门授予那些毕生为戏剧表演艺术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大师,并以此激励后来者。袁雪芬、红线女、李默然、傅全香、徐玉兰、王文娟等表演艺术家获终身成就奖;歌唱家、音乐教育家周小燕,戏剧教育家、话剧导演徐晓钟被授予育人奖;裴艳玲、刘厚生、焦晃、王盘生、马科、娄际成、谢涛等戏剧名家获特殊贡献奖。

  除此之外,白玉兰戏剧奖还为众多剧种挖掘、扶持了一批可贵的人才。第14届白玉兰戏剧奖首次设立“新人奖” 。第25届起又增加两个名额,加大了“提携新秀成名家”的力度。“白玉兰”新人奖的推出,大大激励了青年新秀。从第28届白玉兰奖参评情况看,参评演员进一步年轻化;参评剧目以新剧目为主——传统经典剧目也基本上是青春版,显示了创作活跃期和新老交替、传承接力的特征。戏剧的未来在于青年,“白玉兰”不只是名家荟萃的绚丽舞台,更成为青年人才的孵化平台。

  完善评审机制,确保玉兰品质

  “玉兰”一大特质就是纯洁,白玉兰戏剧奖也秉承了这个品质:坚持艺术标准的权威性、纯正性。该奖创立初期,在黄佐临、袁雪芬的大力倡导以及身体力行下,组委会秉持了“送礼不要”“请客不到”的优良传统,并长期坚持下来。随后,“白玉兰”评委又进一步明确提出了五个“一视同仁” :上海演员和外省市及境外演员一视同仁;大剧种演员和小剧种演员一视同仁;大城市演员和小地方演员一视同仁;大剧团演员和小剧团演员一视同仁;功成名就的著名演员和名不见经传的演员一视同仁。从第17届起,“白玉兰”设立了由40名专家组成的评委库,组委会在观看了相当比例以上剧目的评委中,抽取17名到19名作为投票评委,经再次评议并经初选、提名奖决选、正式奖决选三轮投票评出获奖演员。

  到第27届白玉兰戏剧奖时,该奖项的评审机制又作出重大调整:评委聘期由原来的三年一聘缩短至一年一聘;形成“戏戏评”“季季议” ;增加全年评选环节,全体观戏评委投票;实行评审监督制等。组委会划出评委每年看戏量“不低于三分之一”的红线,形成履职激励机制和“能进能出”格局。

  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

  “这十多年来,我集合了一批有志于昆曲复兴的朋友们,锲而不舍为昆曲大业努力……我是代表所有对昆曲复兴有贡献的朋友们来领这个大奖的。 ”本届白玉兰戏剧奖特殊贡献奖获得者、文化学者白先勇如是说。因身体原因,他未能到颁奖晚会现场,但他写了一封书面答谢词。自1987年起,白先勇就开始为推广昆曲做“义工” 。在第27届白玉兰戏剧奖上,晋剧表演艺术家谢涛获得了特殊贡献奖。从艺三十多年来,谢涛始终坚持走在田间为乡村百姓演好戏,每年都要下乡演出三百多场。

  近几年,为了鼓励、引导更多的艺术家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白玉兰戏剧奖对走向基层、走进校园的参评剧组和艺术家予以更多的关注。在白玉兰戏剧奖的评奖标准中,也设有一条:注重参评演员崇德尚艺,扎根基层、服务人民的情况以及受人民大众欢迎的程度。

  近日, 《关于全力打响上海“四大品牌” ,率先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正式公布。在新的形势下,在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的大构架下,“白玉兰”将继续寻求新的发展,在码头的集成上成其大,在源头的创作上求其高。组委会表示,未来要使“白玉兰”成为具有全国和全球影响力的舞台艺术评奖平台,要让所有来上海表演的舞台艺术,都在这里参与评选、公平竞争,赢得人民的口碑、专业的肯定,从而奠定行业内的基础。“白玉兰”要努力做中国最有影响力的舞台表演艺术的评价机构,打响“上海文化”品牌,推动中外戏剧文化的互动交流与中华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

(编辑:赵超)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