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原创

一次公正、公平的评审

时间:2017年11月15日 来源:中国文艺网 作者:黄俊俭

一次公正、公平的评审

——以第六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书法篆刻评审为例

  10月30日至11月3日,备受书坛瞩目的第六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在浙江绍兴进行了为期5天的评审,最终从1148名投稿者中评出银奖7名(其中,书法篆刻组5名、理论组2名)、铜奖7名(其中,书法篆刻组6名、理论组1名),金奖空缺。作为观察员,笔者全程参与了整个评选过程。笔者认为,第六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的评审坚持了以根植传统、鼓励创新、艺文兼备、多样包容为宗旨的评审原则,认真贯彻落实了中央关于文艺评奖的重要标尺,坚持人书合一、艺文兼备的综合考量标准,坚持在深入传统基础上的创造性转化与发展。

  首先,此次评审制定了严谨、科学的评审制度

  一次成功的、令人信服的展览评审,不仅要有严谨、科学的评审制度,还要认真、严格地贯彻执行。此次兰亭奖的评审,中国书协的领导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评审委员会、监审委员会、审议委员会、观察员、工作人员能够严以律己,从而保证了此次评审的公正、公平。评审结果客观、真实地反映了当前书坛的现状。

  不妨先将镜头回放,重温一下这次评审的过程。

  10月30日,是评审的第一天。上午,由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陈洪武组织召开了评审会议,通过了评审规则等事项,并集体审看全部投稿作品,为初评作准备。下午,开始初评,初评的3404件作品全部被悬挂起来,由17位评委对作品打票。本轮评审以投稿作品的创作水平作为唯一的评选要素,17位评委经过两轮投票,最终评出311人(每人3件作品)的作品进入复评。10月31日下午进入复评阶段,最终评出150人的作品进入下一轮。11月1日上午进入终评阶段,评委审看参评者的参评作品及相关材料,全面了解参评者的艺术业绩。此轮评出80人的作品进入下一轮评审。下午,由评委、监委、审委对这80人的作品进行文字审读,看其作品中是否存在有错字、别字、漏字等问题。11月2日上午,从80人的作品中评出57人的入选作品,下午评奖。11月3日上午,对获奖作品进行审议。

  评审结果出来之后,有人说,这批评委评出的作品,如果换成另一批评委来评,可能又是另外一个结果。笔者认为,这是对此次评审工作的一种误读。此次兰亭奖在评审时,首先由工作人员将3404件作品全部悬挂起来,以便于评委仔细甄别打票。其次,此次评审有17位评委,能够保证不应个别评委因审美的不同而影响对作品的评判。况且这17位评委都是有着丰富评审经验的专家。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艺术评审不同于体育竞技的裁判,是一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审美评判活动,无法排除评委个人独有的审美情感,但评审制度将这种情感在打分阶段给屏蔽掉了。例如,在打分环节,要去掉一个最高分和一个最低分的。剩下的15位评委的分数再取平均值。这样,就最大限度的保证了公正、公平,不因个别评委的偏好,或者审美上的差异,而影响最终的结果。在兰亭奖评审结束后的总结会上,有个别评委认为自己看好的作品,最后给评掉了。笔者认为,这恰恰说明了此次评审制度设计的高明之处,不会因为个别评委审美眼光的不同,或者其他因素而影响到评审,最终的评审结果是全体评委意志的反映。至于说金奖的空缺,并不是故弄玄虚,而是因为没有一个投稿者的分数达到90分(90分以上才能评金奖),且金奖空缺也是对当下创作作了一个实事求是的判断。

  其次,坚持根植传统、鼓励创新、艺文兼备、多样包容为宗旨的评审原则

  此次兰亭奖评审结束回来之后,周围的许多人问笔者,评委面对那么多的作品,怎样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将好的作品挑选出来?对一件作品,评判的标准又是什么?

  其实,简单地讲,历代传承下来的经典作品就是评审的标准。这些传统经典,经历了几千年来大浪淘沙的汰洗,经历了时代的变迁和赓续,依然能够焕发出艺术的活力,成为一代又一代人学习书法的范本,经受住了时间的检验。因此,判定一件作品的优劣,不是某一个人说了算,而是传统经典说了算。第六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评审宗旨的第一条就是根植传统,向书坛传递了非常清晰的审美导向。

  长期以来,各种艺术思潮或现象此起彼伏,曾经使书坛陷入了混乱的局面,每一种思潮或现象都想做随风的“舞者”,做引领时尚的“领袖”。例如,有的人打着传统的旗号,却套用西方的艺术观念,将书法归结为视觉艺术,大讲形式构成,甚至扛起毛笔到国外去“乱书”;有的人嘴上大讲儒释道,却在裸体女性身上书写《心经》,严重亵渎中国的传统文化;还有的人,大肆倡导“某某书风”,利用一孔之见,利用手中的权力,向投稿者强力推销自己的观点;有的书家到处办“某展览冲刺班”,在大肆敛财的同时,给学员造成严重的误导,以至于许多人模仿这些人的书法去投稿,以期金榜题名。一时间,书坛乱象丛生,戾气严重,广大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对此深恶痛绝。

  所有这些,不仅败坏了书法家在广大人民群众中的声誉,也严重损害了中国书协的形象。有鉴于此,在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陈洪武等新一届领导班子带领下,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中国文联第十次文代会上的讲话为指导,坚持“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大胆改革,锐意进取,敢于向书坛的不良现象亮剑,力挽狂澜,使书坛的风气得到了有效的净化。这一变化通过此次兰亭奖的投稿作品就可以看出端倪。绝大多数投稿者的作品,都是以传统筑基,在此基础上显现作者的书法个性,使得此次展览风格多样,异彩纷呈。过去的那种一边倒的“二王风”“何绍基风”“赵之谦风”等,不见了踪影,拼贴作品也大为减少。现在,书法家能够静下心来,从个人的审美出发,专心搞创作,再也不用为展览以外的因素而苦恼了。

  “鼓励创新”也是此次兰亭奖的评审宗旨之一。众所周知,创新是人类社会发展和进步的永恒主题,创新是进步的灵魂,也是国家兴旺发达的持久动力。艺术的创新思维常会给人们带来崭新的思考、崭新的观点和意想不到的结果,从而使艺术创作呈现出多元化的创新局面。书法历来讲究传承。书法艺术上的创新是指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作出符合当代人的审美,有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为大众所接受的书法作品。没有对传统经典的深刻理解与继承,创新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在此次兰亭奖的投稿者中,有一些投稿作品也想在审美上进行一些变化,但限于知识水平、审美能力等的不足,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古代的一些大家,他们在承的时候会转化,把传统好的东西,转化变成当下他个人的一种符号。笔者读中国书法史的时候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例如,同样学晋人,唐人、宋人、元人、明人、清人结果都不一样,原因就在于那些大家在学习过程中转化出来了,他们把自己的性情,自己对前人经典的解读,通过自己独特的一些心得转化成传统过程当中的一个个环,后人再去看它的时候,他们的作品也变成了经典。例如,清代的书家,像何绍基、伊秉绶、翁同龢学习颜真卿书法,但结果是不一样的,他们把颜真卿写的各有风采。所以,同样学一件东西,转化很重要。当然,这种转化是在承的基础上进行的。如果承的基础还没有打牢固,就想求新、求变,急于求成,就很容易陷入盲目创新的泥潭。当笔者此次看到一些已崭露头角的书家,因追求所谓的个性风格而过早结壳不免感叹惋惜!

  在此次兰亭奖的评审中,也发现一些问题,尤其是投稿者的文化缺失现象比较严重。许多作品的错字、别字、漏字,甚至自己造字的情况比比皆是,有的甚至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一些原本艺术水平比较高的作者由于写错字、别字,或漏字而遭淘汰。

  众所周知,书法是中国汉字书写的一种独特的艺术,是历代传继下来的一门古老而精湛的学问,是中华民族精神与文明气质的象征。兰亭奖作为中国书法最高奖,讲究的是艺文兼备,一件错字连篇的作品,怎么能令人信服呢?又怎样可能获奖呢?学习书法,技法当然重要,是必须要加以锤炼的,但技法后面更重要的是中国人的文心。一个书法家,首先应该是一个文化人。书法强调个人的修养,包括文化修养、审美情操等。我们不能简单的理解会写几首诗,满足一下自己的小情调,就是一个文化人了。近年来,中国书协为了引导广大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重视文化修为,已经连续举办了几期“国学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当然,短期的“国学班”的学习,不可能使学员的文化水平有明显的提升,但却能够起到引领作用、导向作用,使大家认识到,作为一个书法家,敲锣打鼓并不能使自己的艺术水平提高多少。只有具有渊博的知识,才能在艺术上走得更远。书法家不提高文化修养,作品的情怀和境界就上不来。

  通过对此次兰亭奖评审全过程的观察,笔者感到,此次兰亭奖的成功评审,凝聚着中国文联和中国书协领导、评审委员会委员、监审委员会委员、审议委员会委员、工作人员的辛勤劳动和汗水,他们用完善的制度和公信力,向书坛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