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话剧《酗酒者莫非》观后

时间:2017年07月03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王耀平

史铁生之设想——莫非如此——话剧《酗酒者莫非》观后

话剧《酗酒者莫非》剧照 钱 程 摄

  莫非如此,莫非如此?莫非如此!史铁生中篇小说(或是话剧剧本)《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由波兰导演克里斯蒂安·陆帕搬上话剧舞台,剧名《酗酒者莫非》。主人公,或是那个醉鬼,也有了新的名字:莫非。

  史铁生原著中没有“莫非”,而是他惯用的“A”。开篇即说:“酗酒者A临终前寄出了一封信……”其后又说:“如果有可能按此设想排演和拍摄,剧名即为:《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不要改动这剧名,更不要更换,也不要更换之后而把现有的剧名变作副标题。现有的剧名是唯一恰当的剧名,为了纪念已故的酗酒者A,这剧名是再完美不过了。”

  史铁生去世了,他那关于剧名的遗训就显得十分无力——“不要改动剧名”“唯一恰当的”“再完美不过了”。作为导演及改编者,陆帕的权力至高无上。改了,笔者似乎看到躲在舞台一隅的史铁生黯然神伤。6月24日,是话剧《酗酒者莫非》的世界首映日。“波兰骑士”陆帕与“外星人”史铁生开始交手,史铁生站在云端发问:凭什么把剧名改了!陆帕双手抱肩:爱咋咋地!酗酒者A(或是莫非,或是演员王学兵)探头对着两位说:争论改变不了结果,你们端坐,一切都看我了!

  当史铁生改变不了结果的时候,他只能坐在后排,当个看客。以铁哥(笔者一直这样称呼他)无能为力或无奈这一逻辑推断,他应当会接受这一现实。莫非……莫非……莫非这是一部不错的话剧。

  躺在长凳上,那个叫莫非(王学兵饰)的人醒来后告诉观众:他是“死去七天之后才被发现”。观众面前的应该是酗酒者莫非的灵魂在晃动,也如史铁生所说:“A的视界、梦境、臆想、幻觉……”莫非的故事就是夜梦、白日梦;地点就是家、公园、派出所、梦幻世界;时间就是过去、现在、未来;人物就是莫非、母亲、爱人、妹妹、耗子(会说话的一定是人)、三女神(或是女巫)、莫、成长中的莫、熙熙攘攘的人群……讲述喝酒、亲情、孤独、无奈、残疾、爱情……然后,就是王学兵等演员5个小时表演后的谢幕。笔者似乎看到后排的史铁生也站了起来,他也鼓掌了,莫非他真的鼓掌了?或许是对众多演员的鼓励?在5个小时醉酒及梦幻的情境里,笔者不免产生错觉。

  笔者以为,“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是原著小说的名字,这一标题完全没有涉及故事内容本身。史铁生之所以钟情于这个标题,说明史铁生对发现“现实与梦幻”关系的这一艺术表现形式更为自得和欣赏。这一艺术表现形式解决了时空穿越,同时突出呈现了制式或空间上的隔绝。不仅把过去、现在、未来放在一个戏剧舞台,而且把漂浮、漫游、转换、微观、宏观,甚至电影的手法随心所欲地融合进来。对于这一艺术表现形式,史铁生在原著后记中说:“我相信,这东西不大可能实际排演和拍摄,所以它最好甘于寂寞在小说里。”幸运的是,20年后的今天,资金和技术问题都得到解决,而且请到世界著名导演克里斯蒂安·陆帕执导,无论如何,史铁生都会感到欣慰。陆帕帮助史铁生实现了他的最初设想。

  陆帕在《酗酒者莫非》中融入史铁生《我与地坛》以及残疾(以轮椅为道具)的情节。这个改变让很多中国专家学者感到不满,不能接受,认为没有尊重原著。确实,原著中的“酗酒者A”这一泛指的主人公没有残疾,也没有去地坛,更没有史铁生的符号。在首映式次日举办的“恳谈会”上,陆帕表述了他对史铁生的理解认识,看了所有为这部话剧而翻译的史铁生的作品,他认为酗酒者就是史铁生。笔者以为,陆帕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世界级戏剧舞台大师的眼光,他读懂了《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这篇小说,也读懂了史铁生,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任何文学作品,都是作者思想的再现,或是充满了作者的影子。没有人告诉陆帕酗酒者A是谁,但他看到了史铁生的影子及思想,所以他在《酗酒者莫非》中暗喻了莫非即是史铁生。这一暗喻的意义是重大的:在梦幻与呓语中观众会超脱得太远,容易忽略了现实存在的意义,而地坛、残疾和暗喻的史铁生,会使我们贴近一位伟大的思想家的内心,让我们感受到他那非同寻常的内心世界。同时,也向全世界彰显史铁生思想的光辉。

  一个确实可靠的消息证实:《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是史铁生为了结一段爱情所作,并非应邀而写的剧本。由此也证实:剧中有史铁生,陆帕与史铁生的内心是相通的。

  陆帕在改编中融入一位也是游魂的Oland国的女记者,这一角色的融入扩大了梦幻的范围,增添了世界色彩,也凭此人之口回答了观众(包括外国观众)的诸多疑问(陆帕语)。

  还有那面“墙”,史铁生1978年第一篇小说的名字就叫《墙》,后来改名《兄弟》。“墙”在史铁生心目中的位置就是隔阂,就是眼前的幕布。舞台上巨大的红墙,一定会使史铁生陷入无限的遐想。

  当然,该剧的结尾还有可商榷之处。原著的结局是悲剧,《酗酒者莫非》的结局却是喜剧。这其中可能有陆帕内心的善良愿望,即对酗酒者的宽容。总之,《酗酒者莫非》能有今天这种效果,应该令人满意,从思想、精神层面而论史铁生的这部小说,莫非如此!

(编辑:白伟)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