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让藏于民间的工匠精神重现社会

时间:2017年06月09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陈建文

让藏于民间的工匠精神重现社会

□ 陈建文(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

 

《中国民间工艺集成》编纂工作启动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高度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工作。今年初,中央先后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作作出新的重要部署。中国文联、中国民协积极承担了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的实施工作,同时还积极组织实施了中国民间工艺传承传播工程。《中国民间工艺集成》项目是中国民间工艺传承传播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该项目作为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将充分发挥我国广大民间文艺工作者和民艺研究专家的积极性和在地优势,以现代学术思路与科学理念为指导,深度发掘民族民间工艺的造物要理、工艺范式、美学价值、技艺创新、社会公用与文化意义等,成为我国传统手工艺抢救保护的集大成者,填补我国民族民间工艺集成志书的空白。

  为更好地推进中国民间工艺传承传播工程,完成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中国民间工艺集成》,积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下面,我简单谈几点想法和意见,供大家参考。

  一是要秉持学术立会传统,加快民间工艺的全面普查进度。中国传统民间手工艺有着悠久辉煌的历史,它是长期以来各民族群众艺术和智慧的结晶,承载着中华民族独特的造物伦理、审美意趣与工艺智慧,堪称与人类文明长河相伴相随的“活化石”。但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多元文化的影响,特别是现代化生产方式和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对“传统手作工艺”及其消费环境产生了严重冲击,使得众多一辈子甚至几代人默默坚守传统技艺的手艺人,面临市场价值与文化影响力日益萎缩的境况,有的甚至退于一隅或者逐渐消失。进一步加强对传统工艺的抢救保护工作、尽快实现对民族民间工艺的真实记录和科学呈现,已经成为十分紧迫的课题。为此,我们希望通过《中国民间工艺集成》项目的实施,集结整合民间工艺杰出传承人群体与民间工艺研究学者两方资源,团结各方面的力量,开展全面深入的普查,走访民间手艺人,发掘解读其代表性作品,努力让藏于民间的工匠精神重现社会,积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

  二是要坚定文化自信,突出民间工艺传承的文化内涵和特色。应该说,在广大民间文艺家和民间文艺工作者的长期努力下,民间工艺研究工作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果,例如《中国民间美术全集》《中国美术分类全集·中国民间美术全集》《中国民间工艺全集》丛书等等。这些成果借助社会学、文化学、美术学等多学科视角,完善了民间工艺的分类,开启了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学术研究的新视角与新高度。民族民间工艺不仅是传统手工艺,还与地方社会、经济、文化及生活方式的存在紧密联系,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深入研究民族民间手工艺的本体理论,积极构建中国人自己的科学知识体系,为其传承发展提供科学有效的支撑,已经成为民间文艺事业发展的新任务新要求。这次实施的《中国民间工艺集成》编纂工作,就是要突出民族民间工艺的文化内涵和特色,以省为单位立卷,结合历史、人文、社会和生活背景,分析具体民间工艺背后的生活方式、精神信仰、审美趣味及历史文化等因素。同时,尊重民间工艺的经验文化本色,全面整理历史及当下的工艺要诀,梳理技法和经验,把握不同时期、不同品类、不同地域民间工艺的技艺原理和经验原态。通过实施《中国民间工艺集成》项目,积极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让人民群众保持对民族民间工艺自身蕴含的文化理想、文化价值的高度自信,保持对民族民间工艺传承人自身文化生命力、创造力的高度自信。

  三是要精心组织科学论证,推出无愧于时代的民间工艺传世之作。各级文联和民协组织既要依靠国家有关部门的指导支持,更要紧紧依靠各级各类民间工艺传承人和广大民间文艺工作者,戮力同心、精诚合作、科学论证,认真组织实施好这个项目,圆满完成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对此,我们应重点抓好以下几个环节:第一,要加强规划设计,准确把握编纂出版的导向原则和目标要求,进一步完善工作机制,尽快形成统一领导、各负其责、共同参与的工作格局,为项目的组织实施奠定良好基础。第二,要创新工作方法,结合我国民族民间工艺种类繁多的实际和特点,认真研究组织实施的方式方法,既要明确阶段性任务,又要持续推出阶段性成果,不断创造一切有利条件来支持推动这个重点项目。第三,要加大统筹协调力度,充分调动各级文联、各级民协和民间文艺家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努力汇聚和整合有关高校、科研院所的力量,共同推进项目的顺利实施。要通过组织实施《中国民间工艺集成》项目,发现和凝聚一批艺坛名宿、民间艺人和新生力量,坚定他们坚守阵地的决心和传承发展的信心,结合时代发展的新形势新要求,积极培养创新精神、开拓创业思路,共同为推动民间文艺事业繁荣发展营造良好氛围。 

专家发言摘登 

 

  吕品田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 

  38年前,文化部、国家民委、中国文联曾经启动过中国民族民间文艺十大集成项目,历时30年完成。《中国民间工艺集成》编纂,对于文化长城加了一块巨大的砖石,因为十大集成里缺的就是这块,缺了对于我们民间传统工艺的梳理,也缺了基于民间手工艺艺术创作。所以我想这个工作,从宏观角度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同时特别切合我们当下的国家文化发展战略,现在国家正在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出台了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我觉得《中国民间工艺集成》这项工作,非常符合我们现在的需要。

 

  杭间 中国美院副院长、浙江省民协主席 

  作为浙江省民协主席,我对这项工程表示大力支持,会继续参与这件事情。我也很高兴浙江省能作为先期开始这项工作的省份,因为它对浙江省民协工作很重要。在改革开放近40年以来,民间的“民”,民艺的“民”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尤其浙江近年来强调绿水青山保护,大力推动中小企业发展以及互联网经济,使得浙江民间艺术发生着非常深刻的变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推动《中国民间工艺集成》编纂,不单是中国民协和各个地方民协以及中国民间艺术界的事,这是中国文化界的大事。

 

  何洁 清华美院教授 

  作为设计学研究者,我有幸涉及到民间工艺相关研究。从设计学视野出发,我觉得民间工艺是中国的文化基础。我国改革开放近40年的设计教育,从参考西方的教育模式已经走到今天,特别关注中国设计的元素、基因和文脉,这是一个巨大变化,也是一个冷静的变化,这是一个自省的过程。所以编纂《中国民间工艺集成》也是不同领域文化研究者的愿望,这对各门类文化都是好事。

 

  孙建君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民艺》杂志执行主编 

  《中国民间工艺集成》的编纂要有一个统一规划,做好顶层设计,关于卷册设计问题、编纂方案、资料收集整理、编纂进程和程序、时间节点要有具体要求。另外,就是要统一对基本概念的认识,比如到底什么是民间工艺。类似这样的概念应该在总序中就要说清楚。因为民间工艺的分类比较多,作为一个学科首先要从分类上有一个学术统一,如果分类没解决说明研究对象是不清楚的,研究对象不清楚说明研究状态是混沌的,因此分类学相关工作也要尽快解决。


(编辑:段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