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学习讲话】创新要同当代中国文化相适应、同现代社会相协调

时间:2016年12月08日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中国文艺网记者集体采写

学习讲话:创新要同当代中国文化相适应、同现代社会相协调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向文艺界提出希望:“希望大家勇于创新创造,用精湛的艺术推动文化创新发展”,“要加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阐发,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同当代中国文化相适应、同现代社会相协调”。总书记也向文艺工作者提出创新要求:“文联、作协要深化改革,工作向基层倾斜,服务向最广大文艺工作者拓展,改变机关化、行政化倾向,不断增强组织活力。”“要加强联络,延伸工作手臂,加强对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团结引导,把千千万万文艺从业者、爱好者凝聚起来,不断增强组织吸引力”。

  在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代表中,不乏对创新创造有深刻体悟的文艺家和文艺工作者,无论是谈论自己的文艺创作感想,还是介绍工作创新经验,总书记提出勇于创新创造的希望,提出延伸工作臂手的要求,引起了代表们强烈的共鸣。通过学习总书记讲话,他们对创新要同当代中国文化相适应、同现代社会相协调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周京新:创新都是有渊源的,正大宏观的道理都是和微观相通的

第十次文代会代表、江苏省文联副主席、省美协主席、省国画院院长、省美术馆馆长周京新接受中国文艺网记者采访 

  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代表、江苏省文联副主席、省美协主席周京新在文代会期间接受了中国文艺网记者的采访,畅谈了参与中华文明历史题材历史画创作工程的创作过程和感受。  

  周京新说,我们国家创作题材的丰富性,是每个画家都足以从中自由选取的,但历史题材的创作特殊性非常强,首先要把历史的沉淀感体现出来,不单单指某个方面的东西,某个器物或背景,而是整个的气息,这就需要很多历史的积淀。  

  为了创作作品《宋代交子与纸币发行》,周京新深入了解了宋代的政治、经济、历史、社会生活等各种历史文化,通过各方面去积淀,平时到很多博物馆、美术馆去看,既看经典的资料,也看各种实物。“我光是画鞋子,就画了160多双,每一双都不一样。”周京新说。  

  在这个过程中,周京新对中国传统的文化历史美学资源有了深入的理解,有了很多收获,“就象经历了一场全面的训练,把专业上的触角、适应度和可塑性大大拓展了。”  

  把生活中的积累,用于艺术创作。周京新说,在深入生活的积累中,他也把对生活的爱,对艺术家要去服务的对象、习近平总书记讲的为人民服务的信念融合在一起,“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就是我们这一群画家聚在一起去践行总书记要求的过程。  

  《宋代交子与纸币发行》的整个创作过程,对周京新来讲,就是深入到传统和历史之中,深入到具体生活的缝隙之中,扎根人民,在积累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获得了突破。周京新说,很多同行的朋友说我们画的这种感觉不一样了,有不同了,我觉得这就是创新。创新都是有渊源、有道理的,不能随便乱创、不能把自己胡来,或者不到位的一些做法,就当成是创新,不能说只要跟以前不一样了就是创新。习总书记说既要像小鸟一样在每个枝丫上跳跃鸣叫,也要像雄鹰一样从高空翱翔俯视。我觉得这就像画画的空间关系处理一样,在《宋代交子与纸币发行》中,既要有宋代的整体历史气息,又要有微观的、对每个人物眼神、服饰等细节的深入把握和了解。我觉得在我们的创作中,总书记说的很多精彩论断,用在我们绘画理论上,都是相通的,宏观的非常到位,微观的非常精准。周京新说,大道理都是相通的,正大的道理、堂堂正正宏观的大道理都是和微观相通的,习总书记的讲话,和文艺家具体在做的工作、创作都是相通的,一点都没有隔阂,是对文艺家最大的促进和鞭策。  

   

  

                 宋代交子与纸币发行 周京新 单鼎凯          

  

    彭柯:80后海归的抗躁 

   

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代表、海归电影导演彭柯接受中国文艺网记者采访 

  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代表、海归电影导演彭柯在朋友圈里说,当开幕式起身唱国歌的那一刻,他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告诉记者,他更没想到,总书记的讲话能让他产生那么大的共鸣。当总书记讲到艺术创新要克服浮躁这个顽疾,抵制急功近利、粗制滥造时,他感觉就在说自己。  

  彭柯在英国读本科和研究生,毕业后在著名的索尼娱乐、MPC公司工作,他最早是做《哈里波特》中的伏地魔特效起家的。后来,又成为了《x战警》的技术导演、《满城尽带黄金甲》的现场视效导演、《阿凡达》和《加勒比海盗4》的立体合成师,《2012》《金陵十三钗》和《铜雀台》的视觉效果总监。  

  彭柯说,他所学的专业需要比较大的制作投入,这些年来,国内电影投资环境非常好,他终于等到可以回国发展。2011年,他回国了,他是80后海归,又带着好莱坞光环,曾经有一段时间非常浮躁。直到他的四个原创项目被自己叫停,他才意识到,特效虽做得好,可他缺乏做电影的基本功底:讲故事。他说:我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反正就是讲不好。”  

  于是他回到英国继续深造,读了叙事学、心理学、社会学等各方面的课程。期间为了解决学费、生活费问题,还半工半读,接了不少广告。经过这段修炼,他才再次回国,开始了新一轮的电影创作。问起彭柯,他的新作品讲的是什么?他说这是一个年轻人克服浮躁的故事,融合了好莱坞的《黑衣人》、798式的破旧老工厂、当下社会的看颜值等各种元素,他告诉记者,相信这一定会是一个不错的作品。  

  他还说,创作者总是会用自己的作品来回应自己遇上的问题,或许这部有关年轻人克服浮躁的作品,就是他自己对他那段浮躁经历的总结和回应。  

  

    吴健:年轻人有自己的痛点、爽点、笑点和泪点 

第十次文代会代表、武汉黄陂区文化馆干部吴健接受中国文艺网记者采访 

  1985年出生的吴健是第十次文代会最年轻的一批代表中的一员。他现在于武汉黄陂区文化馆工作,这是他主动要求从省里调下去的,因为湖北大鼓来自黄陂,他从哪里来,就要回哪里去。 

  吴健自小就爱湖北大鼓,这是作为“爱好”的大鼓;后来他进入学校进行专业学习,这是作为“学业”的大鼓;再后来,成为了湖北大鼓演员,这是作为“饭碗”的大鼓;再后来,他成为了湖北大鼓的传承人,这是作为“责任”的大鼓;今天,他代表青年艺术家参加文代会,他说,这下子,可就变成了作为“担当”的湖北大鼓。 

  湖北大鼓是地方曲艺,有一定的地域性和局限性,可也有它得天独厚的优势:武汉人喜欢!吴健说:只要武汉人喜欢,就足够让他奋斗一生!可是身为85后,吴健深知,虽然他们这一代都是武汉人,可也是年轻人,年轻人有自己的痛点、爽点、笑点和泪点,所以湖北大鼓必须创新、必须发展,既不能失去传统韵味,又要变幻出时代鲜味! 

  于是这就有了将摇滚和湖北大鼓结合的“说唱Style”,其本体和味道依旧是湖北大鼓的,可是其伴奏除了原来的二胡、扬琴、琵琶,也多了电吉他和贝司。除此之外,年轻版湖北大鼓的节奏更加明朗、活泼;主题则多集中在年轻人喜欢的话题:逛街、小吃、民谣;而传统的舞台艺术也被拍摄成了更符合年轻人口味的MV。不难想象,这样的作品如何不会迅速走红网络?“网络神曲”和“传统曲艺”、年轻时尚和古老遗产,在吴健这里获得了具有生命力的嫁接。 

吴健的80后、90后曲艺团队 

  正是因为老少咸宜、喜闻乐见,吴健还用曲艺的形式为武汉制作了城市宣传片《说唱大武汉》。吴健说,他唱的是这座城,唱的是这群人,唱的是武汉精神武汉魂,但首先,他要用武汉的方式去唱武汉,也要用“青春版曲艺”的方式本身,去展现“敢为人先、追求卓越”的武汉精神。 

  现在,吴健在基层文化馆工作,他说人民总觉得基层水平低,他要改变这种印象,曲艺本来就是服务于老百姓的“轻骑兵”,他周围有一群年轻人,大家都学曲艺、传播曲艺、创新曲艺, 

    

    冯华:创新主旋律表现形式,创作好看的主旋律作品 

第十次文代会代表、江苏省影协副主席、自由职业电影工作者冯华接受中国文艺网记者采访 

  第十次文代会代表、江苏省影协副主席、自由职业电影工作者冯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习总书记在第十次全国文代会、第九次全国作代会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谈了对文艺工作者的四点要求,给我感触特别深的是总书记说到要用创新的方式,要用精湛的艺术来服务人民。为什么对这一点我很有触动?因为我自己是从体制内出来的,当年主动逃离体制,是因为没有找到自己的定位,觉得很迷茫,后来创作了很多剧本之后,发现自己现在又在慢慢回归。说回归,并不是要重新回到体制内,而是回归传统主流价值观,回归到对真善美的追求这一人类共通价值的表现上”。

  冯华说,这几年她主要在摸索和尝试创新主旋律作品的创作。她的第一部电影作品《警察有约》曾获第二十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提名,在此之后,她下意识地对好看的主旋律创作进行关注。传统的主旋律作品在模式上有局限,在这个时代,这样的东西已很难被市场直接接受,所以好的精神无法向大众传递。其实美国很多受欢迎的大片都是主旋律作品,中国也可以有这样的主旋律作品,也应该有能让人坐下来看,觉得好看,然后从中受到启发的电影作品。像最近很火的电影《湄公河行动》,它的头尾仍有传统主旋律作品的成份和影子,但它的主体部分很好看,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对人民缉毒警察有了更好的认识,她觉得这就是好的主旋律艺术。  

  听了总书记的讲话后,她更有信心了。在此之前,她有时候也会徘徊、犹豫:市场有残酷的一面,干嘛要去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东西。现在她相信,市场在经过一段混乱繁杂的呈现后,还是会选择好作品的。总书记提出要用好的艺术去引领时尚,我们从事艺术创作的人更应该担负起这份责任。  

  她说,大家都知道做影视编剧的,往往是市场流行什么就写什么,现在市场上流行颜值,流行看脸,流行小鲜肉,甚至有人说,不需要好的剧本不需要好的价值观,跟着流行元素走就行。但是,小鲜肉吃多了也会腻,其实我们自己要有自信,是向市场投降,还是自己努力去做扎实的好作品,去引导观众,让观众知道还有更好的风尚,文艺工作者要有这份文化自信。 

   

    郑雁雄:努力创新工作方式 服务体制外艺术工作者 

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代表、广东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郑雁雄接受中国文艺网记者采访 

  来自广东省的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代表、广东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郑雁雄把越来越多的体制外文艺工作者比喻为广东人爱吃的“野味”。他告诉记者,广东有一大批非财政供养的“野生”艺术工作者,他们数量多、活力强,对民众文化消费满足度高。这一方面是因为广东市场经济发育成熟,艺术家习惯从市场获取资源和产品销路。一方面也因为政府的重视,对他们引导、团结,为他们解决创作和交流上的困难。 

  他说,在创新工作方式服务体制外文艺工作者方面,广东省进行了不少尝试:首先是组织覆盖。广东省11个艺术家团体换届,有20%左右为体制外艺术家。一些体制外艺术家还进入了领导班子。比如,青年打工作家王十月和郑小琼就分别是广东著名文学期刊《作品》杂志副主编和副社长。其次是项目覆盖。广东省政府主导的重大项目全部向体制外开放,只要是好作品,不分内外,一视同仁,都能在政策、资金和奖励都能获得青睐。他还提到,广东艺术节举行多次文艺工作座谈会,非常重视邀请体制外艺术家参与,非常注意给予体制外艺术家政治上的地位和思想上的关心。 

  郑雁雄认为,体制内外的艺术家其实各有长短,相互交流学习,经常能擦出火花。个性、原创应该也必须与正能量融合。他表示,广东将努力创新工作方式,在服务体制外艺术家上做出更多的创新和尝试。  

    

  李建华:文艺评论工作要向“原上草”开放,与新媒体融合 

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代表、湖北省文联文艺创作部主任、省评协副主席、《长江文艺评论》副主编李建华接受中国文艺网记者采访 

  早在20多年前,湖北就成了文艺评论协会,和文联其他各协会享受同等待遇。记者在第十次全国文代会湖北代表团分组讨论现场,采访了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代表、湖北省文联文艺创作部主任、省评协副主席、《长江文艺评论》副主编李建华。  

  李建华告诉记者,现在的文艺评论界基本上有三支队伍组成:学术队伍、文艺工作者队伍和媒体队伍。三支队伍各有长短:学术队伍的评论成体系、有学理,但有时少血少肉;文艺工作者的评论更敏锐、更通俗;媒体队伍则快捷灵活、应时应景,但难免流于宣传。现在,前两支队伍已经是湖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的中坚力量,而包括自媒体队伍在内的媒体队伍,则是评协下一步的工作重点之一。  

  目前,他负责的《长江文艺评论》杂志特辟“原上草”栏目,取“离离原上草”草根评论之义。杂志团结了一批新文艺工作者,将草根评论的差异视角引入传统文艺评论。杂志还准备在“互联网+”上做一些尝试。李建华特别提到,做杂志的“互联网+”,并非把纸媒上的文章简单移植到互联网上。因为新媒体是碎片化的、图像化的,所以需要把纸媒文章的精髓提炼成短小精悍的短文,配以悦目的图片、醒目的标题,同时又不能为了“醒目”变成“标题党”,为了“活泼”而流于“轻浮”,其实对文章和编辑的要求更高。  

  李建华说,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的文艺评论,在他心中,伟大的文艺评论是像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那样,既有厚重的学养、深刻的体认,又有伟大的人格、生动的表达,是真正能够褒优贬劣、激浊扬清,真正能够推出精品、引导创作,真正能够提高审美、引领风尚的好评论。 

 

  张小军:聊城市文联创立实施签约文艺创作员制度

第十次文代会代表、聊城市文联组联部主任、市音协副主席、秘书长张小军代表在人民大会堂参加第十次全国文代会开幕式 

  聊城市文联组联部主任张小军告诉记者,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有聊城代表出席全国文艺界的盛会,作为山东代表团代表,她能为我们带来的是基层文联工作创新的鲜活案例。 

  张小军代表介绍,聊城市文联调研后发现,表面上的“文艺创作人才少,创作水平不高”,其实是“缺乏聚拢‘拳头’的有效手段和激励文艺创作的人才机制”,着眼于此,在深入调研、反复论证的基础上,2016年,聊城市文联前后印发了《关于建立签约文艺创作员制度的意见》和《聊城市文联关于大力扶持文艺精品创作的意见》。截至11月,第一批59名、第二批25名签约文艺创作员的聘任工作顺利完成,其中最大的63岁,最小的25岁,平均47岁,既有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又有富有发展潜力的艺术新人。与此同时,对签约文艺创作员进行规划扶持、培训培养、宣传推介和奖励支持一系列工作正在扎实推进,文艺创作“聊军”初步形成。 

  张小军告诉记者,聊城市文联虽然借用了“签约”这一概念,但与常规签约模式不同。原来针对“小众”精英,现在则面对普罗大众;原来是“申报”、是居高临下式的审查认定人才,现在是“推荐”、是求贤若渴式的发现人才、服务人才;原来是“圈内”寻找人,现在是扩展到“圈内圈外”全方位发现人才;原来是由“域内”推荐人才,现在是扩大到“域外”引进人才并举。正所谓“跳出聊城看聊城,站在山东看聊城,放眼全国看聊城”。 

  张小军说,聊城市文联签约文艺创作员制度实施以来,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广大文艺工作者的欢迎和称赞,推荐、评审、聘任、培训等各项工作进展顺利,极大地调动了全市广大创作人员的积极性。这不仅仅从根本上改变了文艺创作人员“散兵游勇、单打独斗”的状态,而且将行进在文学艺术创作道路上的中坚力量、精英力量集中起来,团体作战,使众多文艺创作员有了一个可以展示自己才华、向文艺前辈学习的平台。聊城市文联签约文艺创作员制度的实施为聊城的文艺创作注入了生机与活力,文艺工作和文联工作焕发出勃勃生机。 


(编辑:秦兰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