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做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IP——专访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网络作家唐家三少

时间:2016年12月0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乔燕冰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在短短几十年出现几百万新生作家开始创作。哪怕在网络作家中有1/100甚至是1/1000人最后写出精品力作,也是一个非常庞大而可观的数字。整个中国年轻的一代,大概以80后、90后为主的一代,有这么多人开始从事写作,有这么多人对文学开始有更多的爱好,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精华涌现出来,我们有信心有希望未来能促进网络文学成为有世界影响力的通俗文学。

  ◎我们中国的通俗文学、网络文学作家其实在世界上影响力都非常大,但是纵观世界,我们中国为什么不能有像托尔金那样具有很强世界影响力的通俗文学作家出现呢?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往这方面发展。当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我们会努力去做,一直做到做不动那天,相信中国也会有更多的后来者继续前行。

 

  中国网络文学界的“大神”、“网络玄幻文学鼻祖”、“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网络文学专业教授”、“炫世唐门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拥有众多耀眼的头衔;自“网络作家榜”发榜那一天起就将“状元”牢牢掌握频频登顶榜首,曾获“中国作家富豪榜·网络作家之王”并持续领跑富豪榜,曾入选2014福布斯中国名人榜成为榜单上仅有的三名作家之一,他的写作方式已经申请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身为80后就年入过亿……他是很多人眼中的传奇。然而,虽然在网络世界,在相关圈内,他几乎红得发紫,但是,在五年前同样重要的上次作代会会场上,他却显得形单影孤,颇为落寞。而今年不同,在刚刚闭幕的第九次全国作代会上,他身旁的同伴骤增,他被文学大家庭委以重任,他为此心慰兴奋,借春风他将一酬壮志。

  明显感觉到国家对网络文学越来越重视

  记者:祝贺您刚刚在此次作代会上成功当选新一届主席团委员,而且是最年轻的委员,此时感受如何?您将怎样担负这份重托?

  唐家三少:感谢国家对我们网络文学的支持,从我能当选主席团委员,也能看得出来国家对网络文学越来越重视了,未来我们也会在国家的支持与规范下,创作出更多正能量的作品。

  我们会跟着国家的指引,国家希望我们往哪个方向发展,我们首先是服从,然后在配合国家政策引导下,大力发展网络文学。在接下来的五年,全国性的网络作家团体会得到发展,我们也会配合,整合网络文学界优秀的网络文学家,把他们吸收到作协这个大家庭,完善我们的队伍,大家共同学习,共同进步,创作出更好更多的网络文学作品。

  记者: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次全国文代会、第九次全国作代会开幕式上发表重要讲话,对文艺创作提出许多重要而深刻的指导,相信您也会与众代表一样深受触动和鼓舞。

  唐家三少:我首先是特别支持和认同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其实不仅是这次讲话,从习总书记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召集文艺工作者一起研讨就能看出,他对我国的文学艺术特别关心,这次开幕式上的讲话接近一个小时,可见他对文学艺术多么重视。习总书记讲话中强调的四个希望我们都学习和领会了,比如他希望大家勇于创新,而我们网络文学本身就属于创新类的形式,让我们非常有共鸣。我们会把习总书记的讲话作为纲领,结合自身的创作,深入学习探讨讲话精神,在他的鼓励之下,创作出更多具有文以载道精神的网络文学作品,去促进网络文学健康良性的发展。

  记者:本届作代会网络作家比例大大提高,您再也不用像以往那样孤单了。

  唐家三少:是的,从上次会到这次会变化很大,上次全委只我一个人,甚至在900多个代表中网络作家只是寥寥几人,这一次的代表差不多有3%-5%,大概有27位网络作家,加上网络文学编辑共30多位,全委中网络作家已有七八人,我们北京作协就有7位网络作家代表参加了作代会和文代会,比上次提升很多,我相信下一次会更多,明显感受到国家对我们的重视和支持,因此我们网络文学一定会在国家的引导规范下大力发展。

  有信心促进网络文学成为有世界影响力的通俗文学

  记者:作为网络作家群体代表,在您看来这样明显的比例变化对网络文学乃至整个文学生态意味着什么?

  唐家三少:在过去五年中,国家对网络文学的支持力度在不断加大,也吸收了越来越多的网络文学家进入作协的大家庭。因为现在年青一代作家大部分都是在网络上创作,所以在整个文学界也渐渐有了一定的影响力。这几天的分组讨论中许多专家也感叹,目前从网络文学出现以后,中国的文学出现了一个井喷式的发展繁荣状态。

  也曾有专家问我,网络文学出现对中国文学是好事吗?我说是好事,不仅我作为网络文学家这么说,从中国文学发展角度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因为如果没有网络,没有网络文学,就不会有这么多网络文学作家出现,包括我自己在内,如果没有网络这么一个与读者沟通的平台,可能我不会写作。

  记者:网络文学队伍越来越壮大,正在抢滩并改变着中国文学版图。

  唐家三少:是。中国文学界,网络文学是随着新媒体出现而诞生的一种新的创作形式,其实它还是属于通俗文学,而中国的网络文学有我们独有的特性,其碎片化阅读、连载式更新等特点是我们国家所独有的,也就是说只有我们中国才有这种创作模式,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在全世界都是最先进的。

  所以我觉得网络文学的出现是对整个中国文学一个有力的补充和庞大的后备力量,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在短短几十年出现几百万新生作家开始创作。全世界作家能有多少呢?我们几百万人去创作,虽然不排除会有不理想的,但其中有很多好的,并且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规范,糟粕的东西肯定会逐渐被淘汰的。就像这两天开会讨论时,北大陈晓明教授曾经说的,哪怕在网络作家中有1/100甚至是1/1000人最后写出精品力作,也是一个非常庞大而可观的数字。而纵观全世界,哪怕是文学非常发达的国家也很难有几百人甚至几千人非常强的作家群体。

  同时,网络文学的诞生让很多有文学天赋但原本又不是在这方面发展的人开始从事文学创作。整个中国年轻的一代,大概以80后、90后为主的一代,有这么多的人开始从事写作,有这么多人对文学开始有更多的爱好,并以此为生的情况下,在我们的网络文学不断健康发展的情况下,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精华涌现出来,我们有信心有希望未来能促进网络文学成为有世界影响力的通俗文学。

  记者:是的,您的说法让我感觉到网络文学群体像一个塔,塔基越大,越会让塔尖更高更稳成为可能,也才能让网络文学从高原向高峰迈进。

  唐家三少:这个形容特别恰当,我们网络文学已经有一个非常厚重而且特别庞大的塔基,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在国家的指引下,不断地向上积累,最终实现高原向高峰方向积累。

  记者:网络文学创作的飊升同时意味着背后培养出了庞大的受众群体,这其中也有改变大众文学文化消费的另一种意义。

  唐家三少:对,我们这么多年对国外的研究表明,随着电影、电视、网络视频如此发达,年轻一代越来越少有人去阅读了,他们更多的是看影像化的东西。而我们中国网络读者有3亿人之多。有这么多人爱好网络文学是让人兴奋的。

  其实我每天都会有两到三个小时的阅读时间,因为对我来说,阅读带给我的感受是影像无法达到的。因为内容是核心,阅读能够表达出来的东西,是其他方式都表达不了的。因为在我看来,文字是那么的美。现在我们有这么多人愿意去写,更有这么多读者愿意去看,这极大满足了广大人民的精神文化需要,而且中国文学未来几十年都会因为有网络文学的出现会有不断持续井喷式的发展。因为越来越多人进入这个行业后,网络文学有这么多的受众群体,能保证大部分持续创作的网络作家至少能养家糊口或有较好的收益,就能促进他们持续地把这件事做下去,就会持续丰富广大人民的生活。从国家角度,更多给我们一些指引、规范、导向,这样,随着不断变化,我相信网络文学一定会发展得越来越健康。所以未来网络文学还会有非常大的发展。

  每年要写两三百万字

  记者:在网络文学中似乎能感到一种悖论,即在当下碎片化阅读时代,人在手机、网络上喜欢看的往往不是短篇,而是对动辄百万字的超长篇趋之若鹜。另一方面,网络文学创作群体并非以常人眼中的文艺青年为主,而是70%多为“理工男”,对此您怎么看?

  唐家三少:我觉得主要还是市场需要,同时,坦白说,长篇比短篇相对更好写,因为长篇写作除了文字本身,对故事性和逻辑思维能力要求会更强,不像短篇对文字要求那么精练,这也是为什么理工男成为网络文学创作主体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在我们看来越是短篇越难写,比如微小说要求用几十个字写篇小说还能写得特别精彩,非常难。所以大量新晋的网络作家从长篇入手,可能更容易更好地练习,更容易提升自己。

  记者:这也是您的切身感受?

  唐家三少:对,我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网络作家创作时如果前三本能连续地创作出来,基本上就会一本一个台阶地往上提升,因为这时他对文字的熟练、对文字的掌控、对文学的理解等方面,一定会有大幅度的跨越式进步。因为写与看不一样,只有去写,投入进去才会提升。所以我觉得网络文学的出现至少对提高整体文学爱好者的数量有非常大的帮助。

  记者:我了解到,从2004年2月开始写网络小说到现在,您大概写了4000万字,160多本书,连续130个月每天连载,这样的数字确实令人咋舌,也令所有传统作家难以望其项背。

  唐家三少:我的写作数量一直在增加,因为一直在连载,我现在差不多每年200万至300万字的创作量。只要没有特殊事,我每天都会写作。但这两天没怎么写,因为整个会议日程安排得非常紧凑,早上开始一天的会,晚上也常要开会或排练节目,每天基本上时间都是满的,但我有存稿。

  记者:存稿平时经常会用吗?

  平时也会用,我的存稿总量基本是不会往下跌的,因为如果我写的话,一天基本上是会写大约一万字,每天在网络连载的更新大约是六千字左右,所以会有积攒,以备像这样开会时拿出来用。现在写的这本大长篇非常长,以我的速度也要写两年多。这中间如果我有灵感想写其他东西,我就抽出一段时间写,比如写个二三十万字或三四十万字的短篇,也调剂一下自己。这时那些大连载大长篇就得用一些存稿,我会有计划。

  先知先觉者创造,后知后觉者跟随,不知不觉者消费

  记者:说到网络文学绕不过资本这个话题,可以说不了解资本就无法了解网络文学,但资本无疑是个双刃剑,您怎么看资本对网络文学的介入?

  唐家三少:我觉得资本的进入不是坏事,不能对之太恐惧,认为资本进入对文学有多大的影响,虽然它会有负面影响,但更多的还是正面作用。当有资本进入时,就会有更多的人关注我们,关注网络文学,关注IP的发展。比如,我们公司的座右铭是“做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IP”,想做到这一点,没有资本的支持是不可能做到的。

  记者:做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IP,这样的雄心让人振奋,有何具体动作了?

  唐家三少:正在努力。我前两天刚去广东谈一个项目,我们的理念是“从天上到地下”。也就是说,我们要从网络开始发展,用我的作品改编电影电视剧、动漫这些全套产品,即全版权运营,同时我们想最后落地在广东做一个主题公园,所以叫“从天上到地下”,整体发展相关文化。因为广东有些地方没有什么旅游业,他们也很想发展这方面产业。我想当这种影视作品足够强,当我们工业水准提升后我们再对外输出。输出文化首先要输出影像,然后再不断输出我们的内容。做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IP,这是我的梦想,用我的作品做大型的主题公园,这也是我的目标。

  记者:这个主题公园的规划是怎样的?

  唐家三少:我就一个个做吧,第一个大约不会特别大,一千亩地吧,尝试一下。我们现在也在探讨,还没有最终落实,但目前大家的意向都很好,广东当地的市政府也非常支持,会有相关基金支持和鼓励政策,所以觉得蛮好的。

  记者:这样的全产业链发展会成就您的梦想,也相信这个梦想的分量不仅仅是之于您个人意义的。

  唐家三少:是的。我们先进行不断的尝试,积累经验往前走。就像我们自己做公司,也是希望通过公司正规化的运营,把我们的内容做得更好更规范。因为很多东西都需要公司,比如商标注册,包括对内容的深度开发,而且我不只是为我自己,也为其它网络文学作家。像我做网络文学十几年,我们面对的被骗或没做好等各种问题太多太多了。相对来说我的运作还做得不错,因为我当初和合作方说,我最希望你们做我的经纪人和投资人,把这两件事做好,我作为一个作家踏踏实实写书就好了。所以我相信大部分的作家的想法应该是和我一样的,所以我也希望我们现在能做的,往这个方向发展的是做作家们的经纪人和投资人,帮他们把他们的内容最大化地去开发出来,让更多人能看到,作出更高品质的东西。因为我们也做剧本,包括影视剧剪辑开发等。所以我们就希望整体不断地推进去做。

  记者:您所尝试的网络文学相关产业的全方位发展,会对整个网络文学群体起到重要的示范效应。

  唐家三少:我很喜欢一句话,“先知先觉者创造,后知后觉者跟随,不知不觉者消费。”所以我们会走得比较靠前,一直在努力地做一些先知先觉的引领者的事情。比如我是第一个用小说改编漫画的人,我也是第一个用小说去改编游戏的人。

  正能量才能持久

  记者:当下由网络文学改编的大量宫斗、穿越、玄幻、仙侠等题材的影视作品受到广大观众尤其是青少年观众的青睐,这也一定程度上引起了许多专家对其价值观传递与接受的担忧,您怎么看?

  唐家三少:我认为应该是百花齐放,被市场认可应该就有其存在的意义。我们也在尝试做一些影视作品。从创作者的角度,我们要写作和制作三观皆正的作品,以正能量写作去推进网络文学。至于网络文学创作者的价值观,我认为人之初性本善,谁会真的非要做那种糟粕呢?从整体市场来说,国家会不断做相应的掌控和调控。比如我们所有的影视剧作品都要经过审核,至少三观上不会有问题,会以弘扬真善美为大前提。去年影视剧很火,今年国家就对其收紧,如针对古装剧就要求电视台每年不能超过10%的排片,而且玄幻类的不能上黄金档等。我相信有国家对文艺工作的掌控,网络文艺不会跑偏。我之前也发表过一篇文章《正能量才能长久》,我认为不好的东西是没办法和持续对外输出或传扬更广的,自然会受到这样那样的限制,只有好的东西才会真正地流传更远。

  记者:您的代表作《斗罗大陆》系列通过贯穿始终的人与动物关系传递深沉的人文关怀,最初是如何锁定这样的主题?

  唐家三少:其实是一种感觉,我写第二部才真正确定要这样写,因为我在创作时,也看了许多国外的东西,感觉国外写得比较好的长的连载的作品都有这种人文关怀,或者他们那种国家价值观。像美国大片都体现着主流价值观、英雄主义等,比如最典型的《蜘蛛侠》传递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种主流价值观。所以我想,既然要做大的系列必须要有人文关怀,所以就从头到尾将人与动物关系这一具有警示性的人文关怀渗透其中。

  记者:是从最初就想做如此鸿篇巨作吗?

  唐家三少:我从写到第二部时就规划了,要写四大部,现在写到第三部,预计还要写四年。

  记者:从您的言谈中,无论创作还是相关产业开发您似乎都一直有种强烈的责任担当感,不愧为网络文学领军人。

  唐家三少:是这样,在这个行业,我基本上已经做到最顶尖了,其实对我来说,如果我不想继续写,至少正常生活足够,但是我才30几岁,而且我已经做到这个行业的前列,我觉得有责任去帮助和回馈网络文学事业,促进中国网络文学走得更远,向产生世界影响力发展。

  我们中国的通俗文学、网络文学作家其实在世界上影响力都非常大,但是纵观世界,我们中国为什么不能有像托尔金那样具有很强世界影响力的通俗文学作家出现呢?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往这方面发展。当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我们会努力去做,一直做到做不动那天,相信中国也会有更多的后来者继续前行。


(编辑:杨玳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