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建立开放多元的抗战剧评价体系,彻底和“神剧”说再见

时间:2015年04月1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朱四倍

  【事件】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宣布抗战剧过度娱乐化不得发证

  【观点】 缺乏真实可信内容的抗战“神剧”,给青少年构成了扭曲的历史记忆,危害甚大

  抗日神剧一部接一部,剧情也从之前的“手撕鬼子”升级到前不久的“脑残台词”,对此,广电总局要求全国省级卫视尤其是影响力较大的重点电视台,要把握节奏,在宣传纪念期安排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俱佳的抗战剧播出。要把好内容导向关,宁缺毋滥,对过度娱乐化的剧不得发证。这是一个好消息。

  此前,有抗战老兵表示,最反感的就是抗日“神剧”,因为当年斗争极其残酷,哪里像剧中表现得那么“神”?而我们见到的“抗日剧”中不是“爷爷9岁被鬼子杀了”之类的荒谬台词,就是“手榴弹炸飞机”“手撕鬼子”等画面。观众对此类现象诟病已久,从表面上看,是对“抗日剧”的不满,实际上是对肢解历史、回避崇高的愤慨。结合广电总局的要求,创作者应深入反思和检讨:抗战剧的严肃性如何得到维护?公众需要的抗战剧该怎样制作出品?又该靠什么与抗日“神剧”说再见?

  据统计,整个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军队共进行大规模和较大规模的会战22次,重要战役200余次,大小战斗近20万次,总计歼灭日军150余万人,伪军118万人。而我国付出的代价更为惊人,经过中国历史学家多年研究考证,计算得出,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伤亡3500多万人。这是抗战剧必须要遵循的历史事实,但遗憾的是,一些抗日“神剧”,在经济利益驱动下,把残酷的战争进行简单化、游戏化、应景化和娱乐化编排,对抗日的反思和历史记忆被单一的娱乐狂欢替代,真正的抗战精神却在有意无意之间被驱逐了。

  娱乐至死的弊病在消费社会难以彻底根治,票房和收视率成为一部分人评价电视剧优劣的重要标准,有时甚至是唯一标准,不少投资者不是为了反思战争、缅怀历史,不是为了艺术创作,仅仅是为了高收视率,一味想方设法吸引观众的眼球,抛弃了历史底线和艺术操守。当抗日“神剧”把严肃的抗战史变成了玩闹的把戏,除了一时搞笑外,鲜有价值可言。有的电视剧中充满了插科打诨,让战争变得看似“生动”,实则把原本怀抱一腔报国热血、甘愿为国捐躯的抗战英雄演绎成一群嬉皮笑脸的“兵痞”,有些甚至夸张到让“黑帮老大”成为抗日英雄的程度。纪念和反思在这种游戏态度中被掩盖,电视剧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在娱乐中被大大消解了。笔者认为,现实主义的审美追求是抗战剧创作的根基,任何天马行空、胡编乱造只能败坏抗战剧的信誉,过度的传奇化与游戏化倾向实在值得反思。

  作为具有历史教育功能的文化载体,抗战剧不应解构历史,而应引导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的历史认知。那些以“抗战剧”为名,缺乏真实可信内容的作品,给青少年构成了一系列扭曲的历史记忆,危害甚大。因为这不是引导他们去领会学习先烈的抗战精神,而是把可歌可泣的历史奇观化,带给观众的仅仅是浅薄的感官刺激,抹杀和麻木着公众对战争历史的沉痛感知。

  我们应树立多元的、开放的抗战剧评价体系,不能把利益大小作为唯一衡量标准,不能把高收视率作为唯一创作方向,同时,观众也要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和价值观,对抗战剧制作者进行监督。要以严肃的态度对待抗日战争,要有历史感和敬畏感地对待抗战剧,才能真正做到与抗日“神剧”说再见。


(编辑:晓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