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浙江文联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时间:2014年10月22日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

文艺,要心中装有人民  ——许江麦家谈出席文艺工作座谈会感受

 

  1942年的延安文艺座谈会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文艺工作者,72年后,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一场同样振聋发聩、润物扬帆的讲话在广大文艺工作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101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在历史的回响里开启了时代的命题。 

  中国美协副主席、浙江省文联主席许江是这场意义重大的座谈会的见证者,他在1013日接到参会通知,专门准备了《关注视觉中国 弘扬核心价值 铸造国家形象》的讲话稿参加座谈会,他还是座谈会上七位发言代表中的一个。 

  许江在发言中说:“中国的美术教育从规模到质量上都走在国际美术教育的前列。以中国美院为例:2006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提出‘浙江省全力支持中国美院创建世界一流大学,为文化大省、教育强省、美术强省的建设继续作出重要贡献’。遵循习主席指示,中国美院以大学建造与心灵塑造同构的望境理想,以艺匠劳作与哲人思考相结合的哲匠理想,还以传统文明精华的现代活化和国际优秀文化的本土活化的创造性活化思想,来建构视觉人文学科群及其内涵发展。” 

  他在发言中还谈到,视觉文化建设要担负起核心价值的视觉表达、中国文化的视觉创新、优秀传统的视觉活化和国家形象的视觉传播等四个方面的文化责任。 

  从习总书记的现场讲话中,许江深刻地感受到了对文艺的博大视野和宽广胸怀,“习总书记对文艺工作的要求每一点都触到了根处,很有高度,而且,每一处又都落到了实处。习总书记的讲话既是对今天文艺事业的宏篇大论,又是和文艺工作者的推心之谈,值得我们文艺界深思学习。” 

  “习总书记在座谈话上的讲话为中国文艺事业的发展吹响了新的号角,扬起了新的风帆。”许江说,文艺创作离不开人民,要以人民为中心、为导向来指导今天的创作,这是座谈会的一条主线。 

  今天的文艺工作者都要做到“心中装有人民”,好好学习,好好思考,身体力行,把文艺工作推向前进,把今天整体的艺术创作内涵向上、向时代的高度提升起来。 

  浙江文艺界另一位出席座谈会的代表是浙江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麦家。现场聆听了习总书记讲话,麦家深情地道出心里话:“总书记今天的讲话,是向文艺界发出的新的号召,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文艺工作的重视与关怀。总书记在讲话中要求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既高屋建瓴,又十分接地气,令人振奋。” 

  麦家说,座谈会上,习总书记多次脱稿,停下来,富有深情地回忆他年轻时阅读文学作品的经历、感受、见解。他读书之多、感悟之深、感情之浓,让自己这个“专业读书人”都感到汗颜,因为有些书至今他都没有读过,有些书虽然读过,但也没有习总书记那么有见地。可以想见,这些书曾经深深地感染过他,滋润过他。所以他相信文艺的力量,相信“文化人”的重要性也就不足为奇,也就自然而然,因为这些是他亲身感受。 

  麦家说,新时期以来中国当代文学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文学作品,繁荣的景象有目共睹,莫言得了诺奖,圆了中国人一个文学世纪梦。但同时我们也不难发现,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文学这方净土也出现了不少乱象,不少作品因为表现欲望、寻求刺激、追求商业利益,“开卷有益”这一个古老成语,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嘲弄。 

  有些作品过分迷恋一己之私,有些作品高举厚黑旗帜,有些作品打着励志的名义愚弄人,更有些作品大肆渲染色情、暴力、恶俗,给青少年读者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这是最大的迷失。文学是关乎心灵的事,我们创作文学作品终归是为了暖人心田,启人心智,劝人从善向美,否则作家就不配被称为“灵魂工程师”。 

  麦家说:“我个人的创作一直扎根于军事特情领域,通过《解密》《暗算》《风声》等作品,塑造了一批为国家安全事业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我的作品从小说到影视,具有广泛的受众,这也说明时代需要崇高,人民需要英雄,需要正能量。令我感到惊喜的是,我的作品也被总书记关注到了。在会后,总书记和大家一一握手,得知我就是麦家时,他说:‘我看过你的《暗算》《风声》,你是谍战剧第一人,歌颂的是爱国主义的精神,但是现在也有不少谍战影视剧不尊重历史,给观众造成了不良影响。’ 

  在报告中,总书记也专门指出:我国文艺创作空前繁荣,但也存在重数量轻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有的作品调侃崇高,扭曲经典,颠覆历史;有的作品是非不分,善恶不辨;有的作品搜奇猎艳,低级趣味;有的作品胡编乱造,粗制滥造;有的追求奢华,过度包装,形式大于内容。我觉得这些现象在文艺创作中确实普遍存在。 

  打开电视机,你会看到大量的雷剧、神剧,对历史和英雄一味地戏弄,毫无原则地丑化、神化,这些作品很容易对青少年产生误导,让他们不能正确认识过去。没有过去,哪有未来?如果过去是被丑化的,或者神化的,那么哪里又有庄重的未来。我们需要庄重地面对自己,庄重地面对读者,只有庄重,才能珍重。” 


(编辑:单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