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主题抑或风格,荷赛的变与不变

时间:2014年03月19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曹培鑫

 

  台风海燕(突发新闻类单幅一等奖) Philippe Lopez 摄 

  第57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尘埃落定,牵动全球数以千计优秀新闻摄影师的神经超过一个月后,等待评审结果的日子也随之结束。美国摄影师约翰·施坦迈尔(John Stanmeyer)凭借单幅作品《信号》赢得年度图片大奖。我国也有三位摄影师获奖,供职于中新社的贾国荣更是凭《杠上争夺战》获体育动作类(组照)一等奖。

  共有来自132个国家,5754名摄影师的98671张作品参加评选,而得奖的只有来自25个国家的53人。落选的90000多张照片似乎代表着荷赛一贯坚持的高标准、严要求。50多年以来,荷赛已经成为世界上最权威、最有影响力的新闻摄影大赛。

 

  “美洲狮”系列作品(自然类组照一等奖) Steve Winter(美国籍) 摄 

    不变的主题:以报道世界为使命 

  在荷赛的主页上,以醒目的字体书写着荷赛的历史使命:我们的存在是为了通过高质量的新闻摄影,激发人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自1955年以来,荷赛秉持新闻专业理想,在所有50多届的摄影比赛中,一直突出风云变幻的世界政治与受其深刻影响的普通人的生活。

  以本届比赛获奖作品为例,非洲的移民潮与中非动乱、中东问题、台风海燕过后受灾民众的生活、缅甸北部的克钦族反政府武装、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以及曼德拉的葬礼,都被给予高度关注。

  突发新闻单幅一等奖《台风海燕》描绘了2013年11月,被飓风摧毁的废墟上,一群参加宗教游行的幸存者的队伍。照片上四名妇女怀抱十字架和圣母子像,目光坚定,走向前方。远处是被狂风吹断的棕榈树和遍地狼藉。透过对比,作品将这场导致超过8000人死亡的飓风的黑暗魔力,与人类不灭的希望与信仰鲜明呈现,气氛肃穆,又给予人希望。

  而大背景下小人物的生活也是呈现当下世界的一面镜子。获得日常生活组照二等奖的《恐惧下的娱乐》就呈现了在炮弹漫天飞的东耶路撒冷,小人物们“惧里偷闲”的生活:他们在隔离带旁边的水池里游泳,在高墙边练习体育项目,两个姑娘还在炮弹废墟上练起了瑜珈。

 

  “健身”系列作品(体育特写类组照二等奖) 陈坤荣 摄 

    流动的风格:“充满艺术美感” 

  浏览今年的获奖作品,从年度作品到单项获奖照片,给人的总体印象是作品的独特艺术美感。大部分摄影作品的主题依然是“2013年的这个动荡的世界”,不过对此主题的表现方式似乎又别有新意。摄影批评者海杰就在其博客中称今年的获奖作品“不那么重口味”。

  年度摄影大奖获得者施坦迈尔的作品一反前几届年度照片的血腥与暴力风格——中间有被削去鼻子的少女和怀抱儿童尸体的父亲们,他的作品《信号》呈现的是一幅平静安详的月下海滨景象:明亮的月光将人群变成剪影,人们朝同一个方向举起手机,手机屏幕泛着蓝光,整个场景仿佛成为了一组现代艺术的雕像。作品说明这样写道:非洲移民夜晚聚集在吉布提海岸,举起手机接收来自索马里的廉价信号来联系海外的亲人。吉布提是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移民的中转站,移民们想到欧洲和中东寻求更好的生活。荷赛的评委艾德斯坦(Jillian Edelstein)评论说:照片将多个不同故事连结在一起,引发人们对科技、全球化、移民、贫穷、绝望、疏离感及人性多个方面的讨论。他认为《信号》是非常复杂而且带有微妙关系的影像,画面饱含诗意又意义深远,表达出多个世界关注的问题。

  不仅是今年的年度图片,许多获奖照片都呈现出不同风格的艺术性。纪实肖像一等奖《曼德拉的葬礼》中,少女抚摸十字架项链,陷入沉思,怀念伟大的南非之父黑人运动领袖曼德拉;人物肖像三等奖《切瓦特·埃加福特》中,这位黑人演员望向画框之外,凝重的眼神带给观者种种思绪;就连获得自然类组照三等奖《矮黑猩猩》中的小猩猩,也目光严肃,望着照相机镜头,充满温情。

  实际上,新闻作品的艺术性一直是摄影批评界热议的话题。新闻专业主义之下能容纳多大程度的艺术表达是讨论的焦点,尤其是在电子图像时代,摄影记者对新闻图片的艺术化处理可以被允许到怎样的限度,争议不断,鲜有一致的结论。在此风潮之下,近年来围绕荷赛的评选标准、获奖摄影师和作品的辩论与争议声也不绝于耳,甚嚣尘上。

 

  “乡下小女孩”系列作品(观察肖像类组照一等奖) Carla Kogelman(荷兰籍) 摄 

    饱受争议的年度图片大奖 

  在过去几届荷赛评选中,受到摄影批评界非议最多的均是年度图片大奖的获奖作品。第54届荷赛年度图片《遭割鼻的阿富汗女孩》受争议的焦点在于其对暴力的描绘。这幅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摄影作品曾被摄影批评界认为“充满暴力,却十分肤浅”。同样,第56届荷赛年度图片获奖作品《加沙葬礼》也受到批评。原因是:摄影师用后期制作手法,对作品的颜色和对比度进行了调整,其程度明显超出了摄影批评家和新闻专业主义者们容忍的限度。

  今年的年度图片大奖获奖图片《信号》也未能幸免,而其受争议的焦点却似乎出人意料:获奖摄影师施坦迈尔供职的“VII图片社”是由英国人格瑞·奈特(Gary Knight)创立的,而此次担任终审评委会主席的正是这位奈特先生。一时间,批评声四起,很多人认为由奈特领导的评委会将年度大奖颁给“自己人”违背了基本的利益回避原则。不过荷赛组织者似乎信心满满,笃定《信号》本身的竞争力是无可匹敌的。这当然也不全是一种自卖自夸的姿态,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摄影史教授约翰·马森(John Edwin Mason)面对争议就写道:你有四个理由爱上施坦迈尔的照片——它吸引人;它讲述了一个重要的事件;它反对刻板印象;而且,它很美。

    中国摄影师的朝圣 

  围绕荷赛的种种争议,似乎与中国摄影师关系最远。因为举国上下,中国新闻摄影界仍然将荷赛作为圣殿,朝圣者前赴后继,自1959年第一次参加荷赛评选至今,虽然没有年年获奖,但中国摄影师从未缺席过荷赛的竞争。

  到今年为止,已有30多位中国摄影师在荷赛中获奖,其中包括3名女摄影师。而在2009年的第52届荷赛中,中国摄影师表现最为突出。当年有6位摄影师获奖,中间包括3个一等奖。获奖的中国摄影师中也不乏如今年获奖的贾国荣和上届获奖的傅拥军等“梅开二度”的摄影记者。

  纵观本年度获奖的三位中国摄影师作品,三个题材都属于软性新闻。获一等奖的《杠上争夺战》属体育动作类作品,其优势在于对运动员动作瞬间的捕捉与表现。陈坤荣的组照《日常锻炼》获体育特写类二等奖,他的系列作品利用飞行器俯拍运动场地和进行各种运动的人群,视角新颖独特。而樊尚珍的单幅作品《大漠狼行》,则展现广袤的西部国土与野生动物主题,获自然类三等奖。

  西方评论界对荷赛的种种争议连年不断,中国新闻摄影师的参赛热情却不断高涨,加之新的影像技术一日千里,以及新闻摄影行业伴随纸媒随行就市不断没落,荷赛在进行了57年评选之后,似乎也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它既跟随世界潮流,形式多样,相时而变;又有所坚守,使命不移——而这可能正是其享誉全球,受人尊敬的最重要原因。

(编辑:高晴)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