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夏菊花:艺术家修身的“冰与火”

时间:2016年12月02日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秦兰珺

年近八十的夏菊花先生在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会议驻地“练功” 中国文艺网 秦兰珺 摄

  “请问这里有冰牛奶吗?” 

  记者循声望去,那是第十次全国文代会特邀嘉宾、中国文联荣誉委员、年近八十的著名杂技艺术家夏菊花。如果记得不错,夏先生刚刚才吃过一碟让人“望而生畏”的小泡椒,火辣的泡椒紧跟着冰牛奶,“冰与火”或许正好可以用来形容这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

    冰:冷板凳十年冷 

  夏先生告诉记者:杂技的精髓体现在“本能”,“本能” 是炼出来的、熬出来的,那是硬邦邦,实实在在的功夫,骗不了人!她年轻的时候,早上练功、上午练功、下午练功、晚上练功,她练习的“柔术”有很多是高难度、高危险,可她什么都不怕,一心铁定了就是要把它练好!有时工作要开一天会,她也要凌晨四点爬起来去练功。 

  她说她的性子就是要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她的身体连同这个性格,都是为杂技而生,因为杂技天生要求“不一样”,只有让观众“意想不到”,那才可能称得上杂技。 

  记得五十年代她在朝鲜演出,演出过后有人专门跑上来摸她的背,看看如此柔软的身体,到底有没有骨头;记得她六十年代在法国演出,向来克制矜持的夫人,一反常态,脱掉手套、起立鼓掌,法兰西报纸盛赞:中国人太让人想不到了! 

  一切的一切,就是因为她铁了心要和别人“不一样”。然而所有的“不一样”,又何尝不是建立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之上?所有抓眼球的“意想不到”,又何尝不是建立在板凳一坐十年冷的寂寞和坚守之上? 

夏菊花表演顶碗

  火:不为人民服务的不是共产党员 

  问起夏先生,这么多年的功夫,还会怕一朝不练习?她说: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对手知道;三天不练,观众知道。因为几天不练习,动作就不流畅,表情就不轻松,就无法把完完整整的美好完完整整地展示给观众。 

  记者问到,做柔术时那么疼,难道还要面带微笑?夏先生说,把吃苦留给自己,把美好留给人民,为人民服务,这就是一个演员的使命。他始终记得,周总理曾经对他说过:“夏菊花啊,做一名演员要过好五关:家庭关、社会关、劳动关、荣誉关和生活关”。总理说了一遍,她就再也没有忘记过。 

  夏先生说她六十年代带团演出,演了大半年,带回来了40万美元,全部给了国家的文化事业。夏先生还说她是加拿大两个市的荣誉市民,市长说:“夏菊花,你来吧,和我一样待遇!”她回答说:“谢谢您,我是中国人,我来这里是为了两国的友谊”。1992年,有人要以千万重金聘请夏先生到某地工作,夏先生婉言辞谢,因为她做事不为钱。 

  问先生这辈子是否有什么遗憾,她说:她这一生没有说过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一句话,没有做过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一件事。她始终牢记共产党要为人民服务,党的艺术家要为人民服务。她始终坚定:不为人民服务的不是共产党员!她始终警醒:共产党员不能伤了人民的心! 

  今天的夏先生依旧朝气蓬勃,说起话来眉飞色舞,高兴起来,还会突然跳起来,把腿扳得老高老高!向记者“炫耀”:你看我扳得高不高! 

  在夏先生这里,记者似乎看到了一朵沉静又火热、成熟又天真的菊花,一朵独一无二的菊花。 

  夏先生说她退休了,舞台是年轻人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年轻人能做得更好,把更多美好留给世界、留给孩子。 


(编辑:云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