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成龙:执法太不严 为何招致哄堂大笑?

时间:2013年03月07日来源:作者:

网友【小土过后是多云 】:

  在本次两会上,第一次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来京开“两会”成龙开了第一炮:“我们内地的执法太不严了,一帮导演到了新加坡不敢抽烟,可是到了珠海,在有警告的情况下依然抽!”说到这里,成龙有点激动地拍了拍桌子:“所以我们的执法一定要严!”一片沉寂之后,会场笑声四起。(据3月5日新京报)

  成龙的话,应该是一个很严肃的话题,怎么会招致哄堂大笑呢?我想,这其中有两个笑点或者叫“包袱”,生活在法制社会的成龙有所不知。这两个笑点一是“法律”,二是“禁止”。

  先说个媒体去年报道的案例:一场因伪造签名骗取煤矿股权而引发的民事诉讼历时八年,前六年两级法院五次作出判决,其中贵州省六盘水市中院两次终审,均为原告方胜诉。但六盘水市中院启动第二次再审程序后,该煤矿被判给在本案中从未出现过的案外人。数位国内知名法学专家认为六盘水市中院启动第二次再审程序违法,判决结果违背法律常识;法学泰斗、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更是称其“闻所未闻”。

  这样的“闻所未闻”,在中国,早已不是新闻!在“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下,法律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这大概是在场的其他代表哄堂大笑的第一个原因。

  哄堂大笑的第二个原因大概是那句“在有警告的情况下依然抽!”,也就是笑成龙信以为真的那个“禁止”。

  

  我可以给成龙先生说个故事。小时候在上学途中,要路过城中心的一个拐角,那里不知为何留下了一堵断墙,其背面因为“隐蔽”而成为“天然小便池”。记得最早在墙背后出现的一排红色小楷字是:讲究卫生、人人有责。配合这段文字出现在墙角边的便是尿的痕迹。说实话,我就在那里撒过尿,好象很长一段时间,字在那里鲜红着,尿迹也在墙角显现着,似乎这几个字跟撒尿者风马牛不相及。既然人人有责,而此责实在又不大,再分到人人头上,也就变得几乎人人无责。所以,写了等于没写。这样一来,大约写这条标语的人也觉得力度不够,没有点明问题的实质,因此,当这条标语在风雨剥蚀之中变得逐渐模糊的时候,终于又出现了另一行黑字:请不要在此小便。注意,“不要在此小便”总算是点明了写字者的意图,但遗憾的是他用了一个“请”字,多少显得过于客气,我想,此人大约深受儒家思想之害,凡事皆从善良的愿望出发,他大概觉得我用一个“请”字,说得又客气又礼貌,礼到人不怪,因此,你便再也不好意思在此造次了。可后来的事实证明,他想错了,几乎仍然没人吃他那一套,尿迹照旧。

  好象又过了多少年,大约是在某次全市性的卫生大检查之后,墙的两面全被刷上白石灰,一时间显得干净无比,后来墙正面出现了非常漂亮的美术字标语,而墙背面却有了“严禁在此小便”,看来“请”是不行了,得采取措施了,这个措施便是“严禁”,开头的几天,我惶惶的认为,既然是“严禁”了,则必定有人看守,可环顾四周,没人。于是我又想,一定有一双眼睛躲在不远的暗处,一旦有人敢于违禁,便立刻冲将出来,抓个现行,然后绳之以法,严肃处理。可这次我又想错了,因为实际上明里暗里都没有人在此监视,想方便的人只需面向墙壁,照样撒个痛快,于是,我看到,新刷的白石灰很快就被冲去一大块,从而充分显示出撒尿人傲视“严禁”的勇气无比和“严禁”本身的软弱松散。

  再多说一句,在后来的岁月中,我逐步对“严禁”失却了原先的敬畏。大约就从此事开始,就比如“严禁乱倒垃圾”“严禁大吃大喝”“严禁公款旅游”“严禁大造楼堂馆所”之类,几乎无一不与“严禁在此小便”等同,雷声隆隆,不见云来,雨是下不到头上的,充其量不过是吓吓老实人的鬼把戏或人人心照不宣的做做“秀”而已。时间一长,“严禁”就会悄悄等同于“随意”。有趣的是,写标语者大约到最后彻底死了心了。他不再指望通过这几个字的提示能够阻碍小便者的“恶行”了,于是,所有的善意化成了满腹的怨恨,所有的期望演变为十足的无奈。反正不指望你了,你撒吧,你有你撒的痛快,我有我诅咒的痛快,咱谁也不吃亏。于是他提起了那支能写尽人世间一切美字丑字香字臭字的笔,可能是咬牙切齿地写下了这么一句“谁在此小便是王八蛋!”。

  看来成龙先生很不清楚内地“法律”的地位尴尬和“严禁”本身的菜鸟屌丝,说出如此这般“幼稚”之语,确乎值得哄笑。


(编辑: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