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人大代表凌解放、周孝正谈“国民心态”

时间:2013年03月04日来源:人民网作者:

全国人大代表、著名作家凌解放(二月河)做客强国论坛照片

  能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不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幸福 

  [主持人]:欢迎著名作家二月河老师!

  【凌解放】:我是二月河,祝人民网的网友们身体健康、家庭愉快。

  [网友我对烟草很了解]:请问二月河老师,您写了《康熙大帝》、《雍正皇帝》和《乾隆皇帝》等系列历史小说,请问,这些帝王的“中国梦”是什么?您心中的中国梦是什么?

  【凌解放】:据我对历史的了解,这些帝王们在过去,心中不是“中国”的概念,而是“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们的幸福感是争得天下,也是一种和睦、团结统一,都凝聚在他有效的统治之下,视为天朝,表现他们臣民的忠心和能够维持天朝的法统严厉的统治,表示出他们自己的忠心和诚意。

  [网友一天一地一广仔]:请问嘉宾,你怎么看央视新闻节目上到处问别人“你幸福吗”的采访?社会那么复杂,又处在转型期,幸福还能有共同点?

  【凌解放】:“幸福”这个题目可以说是一个很笼统的题目。有人说,精神上得到满足,物质上不至于太困乏,这就是幸福。对于一个饥饿的人,能吃上饱饭就是幸福,对于一个寒冷的人,穿上棉衣就是幸福。像我斟酌“幸福”两个字,能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而不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这就是幸福。所以,面太宽了,太复杂的一个问题。一个拾荒的老太太能够在垃圾箱里面捡到一个比较贵重的东西能卖点钱,她觉得就是幸福。对于一个学者或者对于一个资本家,可能是另外一种幸福。笼统地论“幸福”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网友孟梁]:二月河老师,翻开历史,康熙的儿子,也就是废太子胤礽并非如您作品所言那么无能。康熙自己也说太子办事“甚周密而详尽,凡事皆欲明悉之意,正与朕心相同,朕不胜喜悦。且汝居京师,办理政务,如泰山之固,故朕在边外,心意舒畅,事无烦扰,多日优闲,冀此岂易得乎?”不过,康熙对于这个嫡长子过于溺爱,包容一切的过错。康熙不厌其烦地选撤太子的侍从,因为他坚信自己儿子是没错的,唯有儿子身边的小人教唆坏了太子。

  请问嘉宾,您认为,康熙的不幸福的来源之一就是其末年的九王夺嫡,那么,这九王夺嫡的根源就是康熙对太子胤礽过于溺爱,过早确立皇太子,且给予太子临政、领兵的特权,这便必然导致太子周围形成一群阿谀奉承之人,结党营私;而康熙对太子的特殊关爱甚于诸皇子兼其弄巧成拙,给予诸皇子兵政大权,这必然引发诸皇子与皇太子之间矛盾丛生。从而最终造成了九王夺嫡的残像。所以,康熙的不幸福,归根结底是其自找的!这是对孩子教育的过失!

  【凌解放】:不完全是康熙个人的责任,这应该从他儿子们夺嫡事件当中,可以看到封建这种制度,更准确地说,是整个封建社会、封建传位制度本身存在带有根源性的矛盾起的作用,造成了康熙个人的不幸福。他自己以为他能够处理好,但是实际上这不是他梦想自己能够处理好就可以的。他曾经讥笑过唐太宗,他认为唐太宗在处理父子关系、兄弟关系之间是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事实上,他也没有怎么超越唐太宗,到他的晚年,在他的儿子中出现了九王夺嫡惨痛的历史局面。在中国历史上可以说极为罕见的夺权夺政。这是造成康熙晚年最大的苦恼,说不幸福也对,那本身也是他最大的苦恼。我认为作为康熙个人的责任,应该说具体原因分析的很复杂,很矛盾,作为康熙个人的责任,把太子的位置设立的过早,他在位的时间又太长,太子经不起这么长时间的考验,结果造成太子的不安定,太子党的不安定,以及康熙其他儿子们也都成了了小政治家,都很有政治势力,同时也很有工作能力,同时,身体也都很棒,身体素质也都很好,引发了这么一个问题。我觉得如果从康熙个人来总结教训的话,他迟点立太子或者他不立太子,反而他的政治地位稳定了一些,矛盾少了一点,可能迟一点立太子对康熙来说是一种比较好的选择。

  中国梦应该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国民素质有一个大的提升 

  [网友一天一地一广仔]:二月河老师的大名十几年前就知道了,用穿越历史的眼光我们能知道古代或过去的人幸不幸福、程度如何,而比较今天您觉得我们的国民幸福吗?怎么看贫富差距、两极分化的问题?

  【凌解放】:两极分化对于任何一个社会来说,都是一件不幸福的事情。无论是封建社会,还是在我们现代这种条件下的社会,还是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只要产生这种分配的不合理,产生这种人与人之间的收入差距过大,或者是富的过富,穷的过穷,这种社会现象,对于社会本身就是一种伤害。它同时更多的是伤害弱势群体,那些无理能够占有更多财富的这一群人,他会感觉到更为不幸或者郁闷。这种东西,要正确地去回答这个问题,现在我没有这个能力。因为这是需要政治家,需要社会学家,需要理论家去分析、去解剖,去解决的一个社会问题。但是作为我自己来说,我的目光始终是注视或者关注弱势群体,他们的幸福。他们的幸福感实际上是决定着这个社会的前途,决定着这个社会发展的因素。因此弱势群体的目光注视向哪里,我的目光就会注视向哪里。尽管我自己不算是弱势群体,但是我的眼光,我这个眼睛是始终看着他们的,和他们站在一起。可以说是每一个有良知的、理智的中国人,都应该有这样一个社会责任。

  [网友黄晨灏]:嘉宾,本次两会,你有哪一些关于民生问题的议案?

  【凌解放】:我现在已经两次在全国人大会议上,中央首长到我们河南团,我谈的都是文化问题。我曾经谈到过作家免税的问题,在网络上引起一些反映和争论。文化产品,价格过高,不利于弱势群体或者是低收入群体的文化的健康发展。孩子们应该有玩具,北京的幼儿园有玩具,在那些穷乡僻壤里面,那些比较贫穷地带的幼儿园或者家庭里面,也应该能够买得起与他们整体经济生活相适应的这种文化产品,来提供给幼儿,提供给弱势群体。因为文化产品属于一种特殊的商品,建议国家和政府减免一批他们的税务,尤其是著作,文化著作、文学著作、原创的税收,要全免。免掉这一批钱,并不是把这个钱发给作家,并不是把这个玩具的免税发给产业商,而是把它加入进书本售价里面,使书本售价下降,使玩具的价格下降,让贫穷家庭的孩子都能够玩到玩具,让一般有阅读欲望的低保家庭,还有进城务工青年,还有一些比较穷困的个体,读书的个体,都能够有钱买得起书。现在有钱的人,我看他们不大爱读书,爱读书的人没有钱,我们的社会是一个社会主义社会,这是本质,应该有这样的气量,把这个书价能够大幅度地降下来。这样出版商或者是盗版商,也就无利可图,高风险、低收入,非法出版物也会大量地减少。这个意思就是说,总体来讲,让穷人能够玩得起,穷人能够读得起,穷人能够在文化消费上消费得起,我大致上是这么个意思。

  物质上的温饱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们精神上的温饱问题现在还没有解决,让属于精神饥饿的这一群人能够读得起书,能够看得起卡通,能够玩得起玩具。

  [网友曾伟]:嘉宾,现在很多人都在提中国梦,您心中的中国梦是什么呢?

  【凌解放】:现在中国梦并不是说我们最强大,或者我们最富有,中国梦应该是我们这个民族,整个民族整体的国民素质应该有一个高档次,有一个大的提升。这是我的一个中国梦。第二个,我们每个人都处在一个合适的位置上,为这个社会服务,而不至于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一个人幸福并不是你在做自己乐意做的事,还有一条就是要不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也是一种幸福。每个人都要在这个社会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在这个自己的位置上为我们的整个中国的强盛和发展做自己的贡献。我觉得做到这一点,我们整个国家也是幸福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就是一个幸福的民族。当然,我们一些基本的东西,健康、平安,社会保障,我们谈到的当然是特指的一些东西。

  二月河:我对雍正的看法和《甄嬛传》的作者不一样 

  [网友wangliyou]:幸为精神生活的满足感,福为物质生活的满足感,那么幸福就是指人们对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双重满足感,期望指数越高,幸福指数越低,那么这样看来我们获得幸福感的同时就应该降低期望值,这样算不算变相的不思进取呢?

  【凌解放】:幸为精神生活的满足感,福为物质生活的满足感,这个定义未必是准确的。幸就是在追求过程当中,自己本身摄取到的社会因素的快乐,不单纯是他自己的快乐,他自己的快乐又带给别人的快乐,同时这个幸,幸运,里面涵盖着一些运气方面的东西,福也不单纯是物质生活,活的长也是福,你有子孙,子孙孝顺,也是福。过去讲五福,不单纯是说吃的、喝的。当然如果从字面意义上粗粗地想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根据这个东西界定其他的幸福感、满足感,如果这个期望值越高,那个东西就越低,这就变成一种非常准确的界定,就要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了。

  [网友蓝蓝的天空白云飘228]:公平正义的社会环境,干净清洁的生存环境是幸福的根本。

  【凌解放】:雾霾不光是成人吸,不管是多大的高管显贵,不管他多么富贵,这是一个社会现象,可以说是整个社会危害的一种东西,所以应该治理这个雾霾的问题,应该说整个社会共同努力,当然现在专家都给它进行研究,对雾霾产生的基本原因,怎样能够最快地采取措施,谁不着急,谁乐意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工作,所以我和这位网友有共同的感觉,我也不愿意在这种雾霾中生活。

  [网友杨再昌]:请问凌代表,您认为正确的幸福观和国民心态是什么?

  【凌解放】:属于这一类的东西,和我们刚才谈到的文化素质的提高,整个国民文化素质的提高,互相之间没有原谅,互相之间得理不让人,互相之间存在着戒备心,或者是敌视心理,这样的话,稍微有一点摩擦,立刻就出火花,立刻就发生矛盾。这当然是属于社会戾气,这个问题不是说一朝一夕,我们在这个地方,在网上说一下就行了,这个问题是三个方面的教育。一个是家庭教育,一个是社会教育,再一个方面是学校教育。在这三个教育里面,社会教育还是其次的,主要是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加强社会教育,这三个方面的教育,让人们心目中多一些体谅,多一些宽容,多一些忍,这样的话,这个戾气就会逐步地消除。人们对社会环境的不满,对于贫富的不满,贫富划分的不满,社会分配的不满,以及家庭教育的缺失,很多东西在他心目中都是处于矛盾和火花碰撞的状态,外界稍微有一点就会产生问题。所以,这个东西是综合治理的问题。

  [网友艾超]:二月河嘉宾,您怎么评价甄嬛传?

  【凌解放】:他们跟我说过,我也看两眼,我知道大致上的意思。如果说是作为另一个角度来表现雍正,也无可厚非。但是我觉得这个人肯定和我的观点是不一样的。作为雍正来说,不可能是他写的那样的每天都处在三宫六院里面处理家务,不处理国务。这个很简单的一个事情,就是我二月河写书写13年,我当然用手写,写了五六百万字,大家感觉到工作量很大,我自己也感觉到十分劳累,雍正在位13年,我原来看到的资料就是一千多万字,最近听到一些学者告诉我,真实的情况还要多,将近两千万字的工作量。你算一算这13年写两千万字,那不是用电脑,而是用手写,用毛笔在那写,两千万字,这是个什么概念,有没有时间在那个地方花天酒地,我在台湾讲课的时候我曾经说过,泡妞也要时间。雍正皇帝不管他做事情对还是做错了,没有这个时间。因为他文字的工作量已经确定了,他在位的时间也已经确定了,至于说对雍正个人素质或者个人品质,有怎样的看法,我不作批评。因为这个历史人物,允许大家有更多的不同的观点。我自己也是这些观点当中的一个观点,我应该是持这样态度的,对于这位朋友的作品,对雍正本人的评价很恶劣,我过去对雍正的看法比他还要恶劣,因为什么?雍正抄了曹雪芹的家,我自己是一个红学爱好者,我感觉到如果不抄家的话,80卷之后都能够看得到,就是有这样一种憎恨。大家过去传统的认识,更多的是持他这种观点的。

  [网友大辽]:请问二月河老师怎么看待现在越来越多的宫廷剧以及穿越剧?

  【凌解放】:这个事情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我感觉到我自己有责任,是个始作俑者。在这之前,在我之前,不多。在我之后,逐步地有了一些。如果说我有责任,我也没有什么说的。但是我在创作的时候,我是没有这些考虑的。现在整个社会对于历史的戏说历史,不管戏说历史还是正说历史,整个对社会、对历史的兴趣,我认为是一种良性的兴趣。大家都在这个地方去说,那也是一个过程,并不是说我说了就是结论,或者这位朋友甄嬛传或者其他朋友说了就是结论,不见得都是结论。大家都不说的话就没有结论。大家都在说,说来说去,最后可能就会拥有一批更多的历史学家,给我们一个更为准确的答复。对于整个国民提高历史这种兴趣,提高对于学习历史的兴趣,提高对于历史知识的诉求的渴望,我感觉到都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编辑:路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