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评论>聚焦

人民日报: 不断推出传记精品

时间:2018年10月12日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杨正润

  传记是一个人生平的记录。其范畴广阔,除常规的传记和自传外,也包括言行录、回忆录、书信、日记、口述等,除以文字为载体外,还有以电影、视频为载体的传记影视。

  人类文明史上,传记对社会教育发挥了重要作用。《论语》作为孔子言行录,确立了古代中国伦理和道德基本规范。中国又是十分重视历史的国家,强调“以史为鉴”,“二十五史”都是纪传体,大部分内容都是传记,包含3万余人的传记材料,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民族有如此众多的传记传世。“二十五史”中许多篇章或改编成戏剧和小说广为流传,或被《三字经》《千字文》等启蒙读物引用得到普及,中国“忠孝节义”的传统价值观就通过人物传记体现出来。

  进入现代社会,各国都更加自觉地培育传记文化。上世纪30年代苏联进行经济和文化建设,其中一件大事就是高尔基倡议继承俄罗斯“名人传记”传统,在国家支持下,高尔基主编的《名人传记》丛书问世,成为当时俄罗斯最大的一套丛书。高尔基提出以“各个时代所有人类活动领域的杰出代表”为编写对象,实际上传主主要是俄国历史上各种名人,如彼得大帝、罗蒙洛索夫、托尔斯泰等。丛书核心精神是俄罗斯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在打破西方国家封锁和反对德国法西斯的卫国战争中,这套书发挥了巨大作用。美国是全世界电影最发达的国家,传记片在其中占有重要位置,比如在奥斯卡奖主要奖项中,37部传记片50次获奖,《甘地传》《巴顿将军》《公民凯恩》等传记影片风行世界。

  中国现代传记发展经历了曲折道路。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产生了一批有影响的作品,如吴运铎的《把一切献给党》、杨植林的《王若飞在狱中》、陶承的《我的一家》以及《高玉宝》《雷锋的故事》等,为激发全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积极性发挥重要作用,影响几代青少年。“文革”结束以后,传记蓬勃发展,目前长篇传记每年出版达到3000种以上,产生不少优秀作品,但良莠不齐、选题分散、重复等现象也比较常见,相关研究和评论也还不多。

  传记以真实人物为基础,以文学或影视形式塑造人物形象,具有强大感染力,是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载体。为此,我们当切实加强对传记写作和出版的组织规划,对选题科学论证,对作者精心选择,对质量严格把关。此外,有必要培养专门的传记写作、评论和研究人才,为振兴传记事业积蓄后备力量,不断推出传记精品。

  
(编辑:白安琪)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