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黄宏:把艺术创作引向正路

时间:2013年11月22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

  曲艺有“三不”。第一是“不得了”,这门艺术从历史到今天留下了很多大作,有很多大家被人民群众所喜爱;第二是“不容易”,面对新媒体的挑战,曲艺艺术如何放射出光芒?现在电影、电视、手机、网络等可以说都继承了曲艺的基因,手机里的段子、网络笑话、小品的“包袱”、喜剧电影等都有很多曲艺的思维,这就是一种基因,而曲艺在现代传媒和各种艺术形式冲击下,还能顽强地生存下来,还在这片土地上坚强地生长,确实不易;第三是“不折腾”,曲艺工作者老实、本分、接地气,不折腾、不炒作,直面生活,心向基层,大家是有目共睹的,送欢笑到基层的工作作风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现在唱喜歌没人听,但要说狠话,却很容易受关注。其实笑里也有高低之分,关于喜剧,我写过一篇论文《笑的金字塔》,上下分为五个层次,底层为噱头,上一层为滑稽,再上一层为幽默,再上一层是诙谐,顶层为机智。我认为喜剧是需要机智的,让人看了以后觉得聪明,如果耍噱头怎么样都能笑,如果拿人的生理缺陷开玩笑、拿讽刺政府开玩笑,很容易,也很容易“卖好”,但这不应是我们追求的,真正能被老百姓所记住的作品都是精品,那些糟粕最终会被历史抛弃。曲艺在中国也可以说是喜剧的代名词,在喜剧创作上我们一定要把握方向。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笑话一部分是黄色的,一部分是亵渎政治的,这些东西我们不是不会说,而是不屑说,不能为,所以我说曲艺的坚守不容易。

  2008年我参加中央第一慰问团到汶川地震灾区慰问,整台都是歌舞节目,曲艺节目该怎样面对受灾群众呢?我就在飞机上创作了一个单口秀《一个志愿者的自白》,采用的是喜剧表演形式。在灾区演喜剧,这种风险不亚于航空兵从5000米高空盲跳到废墟上,但是在什邡万人体育场上,我一上场观众们欢呼雀跃,当时我站在台上,一分钟没说出话来,当第一个包袱响了的时候,我的眼泪流下来了。那一刻我深刻地感受到人们喜爱喜剧,需要喜剧。中央领导说在那个时候是“千金难买一笑”,这也是我们曲艺工作者坚持传递正能量的最大动力。

  我还要说一下不足。我们的创作这些年习惯于从上至下,而不习惯于从下至上,习惯于上面给我一个命题,我还上面一个口号,甚至我喊出两个口号,总认为口号喊响了就没错,在这个过程中大大地丧失了艺术的表现力和艺术存在的价值。我们应该学会从下至上,努力把宣传变成艺术,不能把艺术变成宣传。

  作为军队文艺工作者,面对市场和战场,面对票房和营房,我们要时刻明确自己的首要任务是什么。为兵服务、为社会服务、追求“真善美”应该是我们主要努力的方向。要科学的真、人性的善、艺术的美。不论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文艺工作者,都要清楚自身职责。鸡有打鸣的,有下蛋的,不能按下蛋的标准来衡量打鸣的贡献。只看收视率、票房数、发行量,而放弃思想艺术追求,时间长了一定会出现问题。习近平总书记8·19讲话为我们指明了方向。要警觉阵地的丢失。意识形态领域从来就是这样,阵地我们不去占领,别人就会占领。

  现在电视上赛事很多,选秀很多,草根很多。草根好不好?好,但过度炒作就不好了,更不能把草根炒成虫草。有些专业人员也包装成伪草根,因为看到这是条成名的出路。草和苗的关系大家都很清楚,草多了苗肯定长不好。对艺术发展而言,一定是苗的贡献会更大一些。装斯文总比装文盲要好,这是个文化导向问题。“不要让炒作代替繁荣,不要让谩骂代替批评,不要把张扬变成富有,不要把低调视为平庸”。要建设文艺批评队伍,把艺术创作引向正路。

  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方向。方向比努力要重要,方向定不好,越努力越会背道而驰。艺术创作的数量代替不了质量。艺术质量也像一座金字塔,上下也可分为5个层次,底层为糟粕、上一层为平庸、再上一层为良好、再上一层为优秀、顶尖上的为精品。我觉得在当今社会,精品卖钱,糟粕也卖钱,如今市场是谢绝中间层良好和优秀的,我们不能坠入糟粕,只能努力上升成精品。要做到娱乐不八卦,主旋不八股。希望能为主旋律作品创作多开路,多扶持。(黄宏)


(编辑: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