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电影>资讯

上海:听电影表演艺术家讲党课

时间:2021年05月19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瞳暄
0

  追寻红色记忆,让每一堂党课都迸发无穷的力量……日前,中国版权保护中心、上海影协和上海市莘庄工业区在沪举办“版权强国·电影艺术家讲党课”主题活动,活动以电影党课的形式引领听众从红色经典电影中汲取中国共产党人在百年光辉历程中的精神和力量,从老艺术家的讲述中理解德艺双馨、“艺”树长青的本源和初心,从而激发和坚定“保护红色文艺资源、传承红色文化基因、推进版权强国建设”的决心和信心。

  上海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和伟大梦想的启航地,中国共产党从上海石库门出发,历经百年风雨,引领了中国的沧桑巨变。上海也是中国电影的发祥地,是众多红色经典、优质作品的诞生地,《51号兵站》《红色娘子军》《燎原》《铁道游击队》等一批红色经典佳作,以及电影《难忘的战斗》的插曲《迎着风雨去战斗》等红色经典歌曲都诞生于这座城市,影响着一代代人的电影记忆。

  据不完全统计,上海有1020处红色地标,包括中共一大、中共二大、中共四大会址等,这些红色地标共同形成了上海红色历史的文化积淀。上海影协驻会副主席、秘书长赵芸介绍,上海电影的红色资源是非常丰厚的。比如,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是在上海的百代小楼首次灌制、录音完成的。一大批上海电影艺术家为中国的电影事业作出了很大贡献。上海影协和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合作,旨在为老电影艺术家搭建一个更好的平台,为老艺术家的艺术成果做更多宣传。

  在此次活动上,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和上海影协双方代表签署了《经典作品多维度全面保护合作意向书》。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主任那玲表示,为上海的电影事业、电影艺术家们提供专业的版权服务是版权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希望以此次活动为契机,与上海影协携起手来共同努力,不断推动老艺术家们经典形象、经典作品的版权保护与开发,使全社会共同感受电影艺术的魅力,传承红色文化,为党的百年华诞献礼。

  梁波罗:追寻红色经典要传承好红色基因

  活动期间,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梁波罗回顾了电影《51号兵站》的拍摄历程。电影《51号兵站》在筹备之初叫《地下运输兵》,年轻的梁波罗很意外地成为影片主角党的地下工作者“梁洪”的扮演者。梁洪以封建帮会头子范金生关门弟子“小老大”的名义作掩护在上海开展工作。“梁洪不是个一般的角色,他首先是个军人干部,也是个地下工作者,但还不是一般的地下工作者,而是以帮会的关门弟子‘小老大’作为掩护,这三重身份交替出现,构成了这个角色的难度。”梁波罗说。

  当时20岁出头的梁波罗对旧社会一无所知,就跟制片主任申请“下生活”。他们来到上海提篮桥监狱,见到青红帮头目,希望能了解一些帮会的情况,但进展不太顺利,“只了解到一些皮毛”。为了更好地投入拍戏,在拍摄前,厂里还先排了几个小片段,梁波罗演得很顺利。在拍摄到第十几天的时候,第一、二批样片出来了。“同剧组的演员高博说我精神状态不对头,这句话如五雷轰顶。”梁波罗找到了剧作者之一张渭清,张渭清告诉他:“做地下工作最要紧的就是两句话:一是党的观念,一是群众路线。”见过张渭清的那天晚上,梁波罗就将梁洪这个角色所要接触的事情和人物列了一张表,寻找角色的准确态度,不放过任何小的细节。“党的观念和群众路线就好比两根绳索,我攀着这两根绳索,逐渐地向梁洪这个角色靠拢”。

  拍戏期间,梁波罗每天晚上不管多晚,都要读革命历史书,“只有胸中充满着诗情、豪情,体会到那种‘燃烧自己去照亮别人’的精神,才能靠近角色,才能让自己演好人物。”他说:“演员创造人物,其实跟母亲分娩有几分相象。孕育一个角色,有如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新生的孩子剪断了脐带之后就离母体而去,踏入社会之林,母亲又进入下一个角色。《51号兵站》这部电影很特别,它一直紧随着我。今年恰巧是这部电影问世60周年,如果将电影比作人的话,它今年已经是60岁的老人了。追寻红色经典不是我们的目的,而是应把红色基因在方方面面传承下去。”

  徐景新:要保护好红色资源并发扬光大

  著名作曲家徐景新曾参与电影《秋收起义》的作曲工作,曾深入到毛主席的故乡、杨开慧的故乡了解历史。“1927年秋天,毛泽东回到自己的故乡湖南组织秋收起义,最后通过层层斗争,带了部队上井冈山。我在创作中用大气磅礴的气势表现毛主席带领部队上井冈山,用唢呐代替军训号来演奏这段音乐。”徐景新说,当年他还上井冈山采访了当地农民,了解到革命年代的残酷,“中央红色革命根据地遭到了很大的摧残”。

  徐景新还是上海歌舞团的舞剧《闪闪的红星》作曲之一,他说:“在表现中央红军撤离根据地的场面时,乐曲用弦乐和铜管表现悲愤的心情。反动派围剿革命根据地、杀害革命群众,场面悲惨,但革命的火种是扑不灭的,潘冬子在母亲的带领下一步步走向成熟,走向革命工作。”

  在创作的过程中,徐景新也会遇到瓶颈。“有时候痛苦到晚上睡不着,一直在想明天怎么写,经常整个晚上都在想,甚至因为赶创作进度,一个礼拜没走出房间。”徐景新认为,红色歌曲是中国音乐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电影歌曲又在红色歌曲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很多经典的红色歌曲都是通过电影传播出去的。《义勇军进行曲》《游击队歌》《弹起心爱的土琵琶》《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等,我们要保护好这些红色资源,并发扬光大。

  “作为作曲家能够参加各种红色题材文艺作品的音乐创作,我感到非常荣幸。每一次创作对我来说都是历经一次革命的洗礼。今天,我们仍然不能忘记革命先烈,我们要把革命斗争继续进行到底,要发扬长征精神、井冈山精神、抗战精神,不断把我们的革命推向前进。”徐景新说。

(编辑:张金菊)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