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思想会出现纯净的真空——李木马诗集《高铁、高铁……》读后

时间:2021年10月27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瑞田
0

《高铁,高铁…… 》李木马 著 中国铁道出版社 2021年6月出版

  7月末我往哈尔滨,坐高铁去的,风驰电掣5个小时,体验到了速度之美。在高铁上,读了李木马的诗集《高铁、高铁……》,感受到了诗歌之美。 《高铁、高铁……》是中国高铁的诗传,丰富的生活,历史的认知,炽热的情感,发自肺腑的诗句,让我看到了中国高铁短暂而漫长的历程。高铁是高科技的产物,融会了发达的科学技术,是综合国力达到一定高度的体现。在李木马的笔下,我看到了诗人以一行行的诗句所刻画的“高铁景观”——

  “那是一道银色闪电穿越燕山走廊/我是一根轨枕,早就懂得了担当/我是一枚道砟,刚刚学会了飞翔/我是一颗螺丝,在劳动中拥有了骨肉/我是一个在桩孔沉潜下去的意象/我是清华园隧道中的‘天佑号’盾构机/在图纸上的轴线坐标中校正方向……”

  李木马被现实感召,把对中国高铁的理解,提升为对中国整体进步、快速发展的认知。这时候,高铁成为一个立体的意象,成为诗人心目中力量的象征。诗人是善于思考的。从现当代诗歌创作来看,善于思考的诗人才能写出优秀的作品。李木马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因此,他以历史的眼光寻找中国高铁的“前世今生”,他在中国铁路史的百年影集里,看到了中国高铁最初的雏形,那就是一百多年前中国第一条由中国人自己设计和修建的铁路京张铁路和代表那个时代速度的火车。中国的第一条智能化高铁与一百多年前的京张铁路并行,是有象征意义的,这是保守与开放的较量,是愚昧与文明的冲突,是先进与落后的交汇点,是历史的警醒,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具体体现。李木马是有历史责任感的诗人,为此,他写道——“如今,中国铁路史的百年影集中/一新一旧,两条并行南北的铁路/象征与浓缩民族的百年之路/交织、映射、印证,相互观照与眺望/它们之间,定然存在隐秘的通道/可以抵达彼此内心的无垠远方……”

  我反复吟诵“可以抵达彼此内心的无垠远方”,这句诗有想象力,有生命深度,有思想价值,它让我欣赏高铁、乘坐高铁有了新的视角和体验。

  《高铁、高铁……》被列入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项目,是一部充满生活朝气和生命感情的诗传,它由“京张之虹”“银线穿珠”“高铁、高铁”三部分组成,如同一列诗歌的“高铁”,头尾相承,自如奔放,折射出历史的身影,弹拨着时代的音符。第一卷“京张之虹”,描绘了中国高铁第一线的建设,诗人的身影经常出现在高铁的建设工地,是这条划时代铁路建设的亲历者,体验之深,感怀之厚,让他的诗句具有历史的意蕴与现实的思考。詹天佑的京张铁路与今天的京张高铁,属于不同的时代。抚今思古,诗人对两个不同的时代做了对比,衡量的结果是,京张铁路与京张高铁,是一个伟大民族在不同历史阶段的奋发图强,第一条铁路,意味着我们对现代化的向往,第一条高铁,证明了一个民族的复兴。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又到强起来,中国高铁是理直气壮的新闻发言人。李木马以朴实的诗句告诉我们——“第一列复兴号动车稳稳启动/1909到2019,110年/时速35公里到350公里/时空被车轮收卷又拉长……”

  高铁、高铁,李木马的高铁不仅仅是快速列车,而是中华民族崛起的象征。

  李木马以宏观的视野眺望京张高铁,他知道,中国高铁的建设者就是中国速度的引领者。在“银线穿珠”章节中,他把自己的诗篇献给了那些默默无名的建设者,那些拧螺丝的人、铲车司机、钢筋工、电焊工、检测员等,一一成为他的诗句——“我看见拧螺丝的过程中/一种力量向下走了/一种力量向上走了/我还看见每颗螺丝都像一个人/暗自通过怀里的盘山小道/努力提升着自己……”“一阵崭新的风/让树木情不自禁地鼓掌/而动车两侧的百余扇车窗/如飞速拉动的拷贝/回放着这个国度的百年沧桑……”

  在《高铁、高铁……》的后记中,李木马饱含深情地告诉我们,其实,每列清晨的火车都是诗的头一行。我想,他写下这句话时或许曾泪花绽放,这是他的内心独白,也是他的生活写照。于是,我们听到了他诗一样的陈述:“我写诗的绝大多数灵感都来自火车,来自关于钢轨的劳动,以及观察和思考,也来自在路上的状态。在火车上,阅读、凝神和眺望之间,轮轨‘唰唰’的声音会滤去心中世俗的杂念,思想会出现纯净的真空。”

  合上李木马的诗集《高铁、高铁……》,我似乎产生了他在火车上阅读、凝神和眺望之间的感受,历史中的京张铁路,火车车厢里无数个夜晚,来来往往的寻找,从京北开始的高铁故事,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的确滤去了心中世俗的杂念,思想也出现了纯净的真空。

(编辑:王丽)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