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物·行风>小荷才露尖尖角

儿童文学的价值与发展方向

时间:2022年03月25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谭旭东
0

  近十年,儿童文学发展迅速,进入了快车道。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和关怀少年儿童健康成长。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少年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是中华民族的希望。他要求全社会都要关心少年儿童成长,支持少年儿童工作。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第九次提到“全民阅读”。在这种形势下,我国童书出版、儿童阅读和儿童文学事业得到了健康快速的发展。这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一大批新作家涌现,出版了系列作品。李敬泽在《当前儿童文学发展状况》一文中说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有263位儿童文学作家,活跃在儿童文学创作领域的作家远不止这些,越来越多的年轻作者、其他创作领域的作家加入到儿童文学的创作之中。”的确,除了金波、高洪波、曹文轩、张之路、常新港、刘海栖、董宏猷和秦文君等一批比较资深的儿童文学作家还在创作,加入儿童文学队伍的年轻作者越来越多,不少小学教师也成为儿童文学作家。值得肯定的是,近几年不少当代作家也积极为儿童写作,毕淑敏、麦家、毕飞宇、张炜、马原、梁晓声、赵丽宏、叶广芩、虹影和徐则臣等也出版了一些有影响的儿童小说、童话,形成了一个值得重视的“成人作家的儿童文学转型”现象。二是畅销书越来越多,社会影响大。在10多年前,较畅销的儿童文学作品只有郑渊洁的《皮皮鲁和鲁西西》、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等,目前又有曹文轩的《草房子》和《青铜葵花》、沈石溪的《狼王梦》、伍美珍的《同桌冤家》和《阳光姐姐小书房》、北猫的《米小圈》、商晓娜的《拇指班长》和八路的《特种兵学校》等一大批畅销书。三是儿童文学版权输出取得了成效,曹文轩的儿童小说《草房子》和《枫林渡》、祁智的儿童小说《小水的除夕》、孙卫卫的儿童散文《一诺的家风》、谭旭东的童话《森林里的路灯》、王一梅的童话《鼹鼠的月亮河》、郭姜燕的童话《布罗镇的邮递员》、郑春华的幼儿故事《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和刘慈欣少年科幻小说系列等几十部儿童文学作品获评输出版优秀图书,并参与了国际儿童文学的发展进程,在国际上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四是儿童文学理论批评越来越受到重视,朱自强、吴翔宇获批儿童文学国家重大项目,上海大学招收儿童文学专业博士,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获得“交叉学科”地位,高校儿童文学课程越来越受到欢迎,年轻学者发表的论文和出版的研究著作渐渐变多。

  儿童文学的社会价值得到了相当的重视。有关领导同志多次就儿童文学、少儿阅读和出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切实采取措施,繁荣儿童文学创作出版,满足少年儿童阅读需要。总体上看,近几年儿童文学把握了正确的方向,彰显了三个方面的价值:

  一是文学价值。儿童文学是文学事业的一部分,它所具有的文学价值一点也不低于其他文学门类。无论是从《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东方少年》等儿童报刊发表的儿童文学作品看,还是从各专业少儿出版社及其他出版社推出的儿童文学作品及近几年童书出版的发行数据来看,儿童文学出版物占比很大,一直是读者最好的审美选择之一。二是教育价值。儿童文学与家庭教育、学校语文教育紧密结合,使得儿童文学成为亲子阅读的重要内容,并在和谐家庭建设和家庭阅读文化中发挥不可忽视的作用。值得肯定的是,儿童文学也积极参与社会公共文化建设,作家、出版家和报刊编辑主动参与儿童文学的阅读推广,不但客观上推动了儿童文学作品的市场销售和读者群的扩大,还在主观上促进了社会阅读意识的树立,为全民阅读和公民教育起到了正面作用。三是文化价值。儿童文学是儿童文化、童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良性发展,是文化良性发展之必需,且儿童文学是儿童创意文化产品、产业的内核。近几年,经过儿童文学作家、出版人、艺术界和文化产业界的共同努力,儿童文学有效实现了跨媒介传播,多形态多模态发展,众多优秀作品经过改编实现了二度创意及价值的增值。于是,近年来儿童文学作家和作品成为IP开发的对象,大量的儿童文学作品转换成为儿童电影、儿童戏剧、动画、漫画书、短视频和听书等儿童创意文化产品,在文化产业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我国文化事业发展和文化强国建设中,儿童文学与其他儿童文艺一道扮演了重要角色。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为我国发展提出了远景规划,全会决议提出,繁荣发展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坚定文化自信,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文化建设,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围绕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促进满足人民文化需求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相统一,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儿童文学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如何发扬传统,巩固已有的成绩,开创新的局面,取得新的成果,是每一位儿童文学作家和出版人亟待思考的课题。我以为,儿童文学应该在以下四个方面有新的作为、新的贡献:

  一是与语文教育深度融合,在语文教育中继续发展重要的作用。叶圣陶在《我和儿童文学》一文中说道:“我写童话,当然是受了西方的影响。五四前后,格林、安徒生、王尔德的童话陆续介绍过来了。我是个小学教员,对这种适宜给儿童阅读的文学形式当然会注意,于是有了来试一试的想法。”可见,叶圣陶从事儿童文学创作,很大程度上是作为语文教师的自觉认识和参与。后来,叶圣陶给孩子们编写了一套《开明小学国语课本》(初小八册,高小四册,一共十二册,四百来篇课文)以及1949年后他支持语文教材编写工作,也显示出老一辈儿童文学作家对儿童文学教育价值的认识及对语文教育的深度建设。近年来,曹文轩、伍美珍等不少儿童文学作家主动介入语文教育,参加校园阅读文化的建设。他们不但主编了一些课外阅读材料,还配合出版社和新华书店进中小学进行公益阅读和写作讲座,也有不少儿童文学作家为孩子的作文出招。如刘崇善、王宜振、刘保法、安武林等几十位作家都出版了《作家教孩子写作文》等。也有一些儿童文学作家和大学教授,如朱自强、王宜振、邱易东、侯颖等开始研究中小学语文教育、儿童诗教,把握儿童文学与语文教育之间的有机联系和内在逻辑,让语文教育更加符合儿童的需要。在新的部编本语文教材全面推行之际,儿童文学应加快推进与语文教育的深度融合,刷新语文教育的新局面,提高家庭教育和课外阅读的质量,使广大中小学生更加受益。这是儿童文学进步的标志,也是儿童文学站在新时代的历史起点上所体现出的教育情怀。

  二是与美育深度结合,在儿童美育中发挥自己的作用。2018年8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中央美院8位老教授的回信中,就做好美育工作、弘扬中华美育精神提出殷切期望。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做好美育工作,要坚持立德树人,扎根时代生活,遵循美育特点,弘扬中华美育精神,让祖国青年一代身心都健康成长。 ”2020年10月,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提出以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为目标,把美育纳入各级各类学校人才培养全过程,贯穿学校教育各学段。美育是审美教育、情操教育、心灵教育,也是丰富想象力和培养创新意识的教育。这对儿童文学与其他儿童文艺来说,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发展机遇。文学的审美功能是人所共知的,儿童文学在儿童审美教育、情操教育和心灵教育方面有不可忽视的作用,而且儿童文学也有助于张扬和丰富儿童的想象力,培养他们的审美素养与语言创造力。特别是绘本(图画书),是幼儿美育的好媒介,对小学生来说,也具有一般文艺作品所没有的美育功能。因此,儿童文学创作要立足于审美世界的构建,才能在儿童美育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三是站在时代的高度,在儿童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养方面发挥作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在儿童文学的思想内核里都包涵爱、美、童心、同情心、悲悯情怀、生态意识等思想情感元素,这些都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相通的。1950年6月1日,郭沫若就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为小朋友写作》的呼吁文章,他说:“我们要使今天的少年儿童能真正担负起未来的国家主人翁的责任,一定要在他们的少年儿童时代加紧对于他们的工作,一定要培养我们可爱的少年儿童具有正确的思想——包含着革命的人生观,高尚的情操——包含着五爱精神(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与爱护公共财物),有健全的身体,广博而精细的各方面的知识与各种技能。”他还说:“我感觉着少年儿童文艺创作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必须注意广泛动员与呼吁,使文艺工作者知道少年儿童文学的重要,多创作这一类的作品,这种作品对于少年儿童有很大的教育作用,很大的贡献。”无论是之前的优秀作品,还是当下的创作,作家们都有这方面的思想自觉。但也有少数作品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灰色童谣还在一定程度上流传。一些搞笑的作品,甚至带着情色和暴力的儿童小说依然存在,有个别作品还有性别歧视、等级观念以及知识错误等。加上过度商业化的价值取向,使得儿童文学常常面临家长和读者的质疑。因此,儿童文学应及时纠偏,调正坐标,站在新时代的高度,为培养社会主义新人而努力。

  四是站在世界的高度,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中发挥作用。2017年1月1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瑞士日内瓦万国宫出席“共商共筑人类命运共同体”高级别会议,并发表题为《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旨演讲,他指出:“宇宙只有一个地球,人类共有一个家园。”“让和平的薪火代代相传,让发展的动力源源不断,让文明的光芒熠熠生辉,是各国人民的期待,也是我们这一代政治家应有的担当。中国方案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他认为:“人类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持续推进,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正在孕育成长,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全球命运与共、休戚相关,和平力量的上升远远超过战争因素的增长,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更加强劲。”因为儿童文学的主要接受对象是儿童,因此具有跨文化、跨种族、跨性别的优势,在培养人类共同认识方面具有自然的优势,而且儿童是全世界、全人类都关注的对象,也是世界与人类的未来,因此,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会超越偏见,甚至冲破经济、科技之间竞争所产生的矛盾,实现不同文化与族群的沟通,实现成人世界与童心世界的心灵弥合。因此,我国儿童文学的创作要站在人类的高度,提高认识,找准定位,向经典致敬,为传统续脉,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扮演重要的角色。

  2021年9月8日国务院印发《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21-2030),其前言的第一句话就是:“儿童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且指出:“促进儿童健康成长,能够为国家可持续发展提供宝贵资源和不竭动力,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然要求。”无疑,进入新时代,儿童文学创作与发展的外部环境在变化,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在变动,新媒介和各种融媒体对儿童阅读、儿童文学报刊和童书出版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儿童文学创作也越来越受到商业模式、信息方式和文化环境的影响,单纯坐在书斋里的写作已经难以找准作品的方向。儿童文学作家应该关注时代、参与社会,以更加积极进取的姿态,站在思想和艺术的制高点上,唱响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儿童成长的主旋律。

  (作者系上海大学文学院教授、安徽大学文学院讲席教授) 
(编辑:白安琪)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