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大地红色记忆的生动表达
——由冰春新作《川江英雄》观其红色题材文学创作
栏目:品读斋
作者:张叹凤 陈珂伊  来源:中国艺术报

  川南知名作家冰春长期致力革命战争题材书写,自前些年出版他的首部长篇小说《战将》之后,2019年又推出长篇力作《川江英雄》,两部长篇小说都在广大读者中引发强烈反响。前者荣获“四川省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殊荣,后者由“学习强国”平台以红色长篇连播献礼建党100周年音频推出,并改编为广播连续剧即将开机录制,向建党100周年献礼。冰春的革命战争题材小说是川南革命征程与历史风云交会的生动写照。

  长篇小说《战将》以1926年12月泸州、顺庆起义历史事件为轴点,以泸州“战将”邓光达一生的抗战经历与解放战争为主线,叙述了自1926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间长达20余年的民族救亡与革命奋斗史。深受“五四”启蒙精神影响的知识青年邓光达,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投笔从戎;在战场上,邓光达师从总指挥刘伯承等革命将领习得战略战术,秉持“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出生入死,愈战愈勇,演绎了一部“战将”传奇。相较于“战争全景录”式的小说《战将》,《川江英雄》则将叙述视点集中于“川江流域”,以泸州地区作为地域背景,叙写了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后四川泸州解放的“国共谍战史”。在“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号令声中,潜入国民党反动派阵营,中共党员任晓光、秦菲菲等人在谍战情报工作中险象环生,为大西南的解放、人民解放军“二野”“四野”的胜利挺进作出了卓越贡献。展阅冰春小说,环环相扣、引人入胜,民族气节与革命英雄主义情操感人奋发。远去的历史甚至“被遗忘的英雄史”,重新历历如绘呈现于读者眼前。

  英雄精神的传承延续

  冰春小说《战将》和《川江英雄》对于“英雄”与“英雄群”形象的着力塑造,凸显战争年代的英雄精神与革命壮举。无论是以革命浪漫主义书写的英雄“战将”邓光达,还是以白描手法、“平视”角度塑造的谍战英雄任晓光,他们身上均体现出刚毅坚强、有勇有谋、出生入死、无畏牺牲的英雄情怀和气节,以及热爱人民、热爱祖国的共产党员优秀品质。邓光达先后投身于北伐革命、南昌起义、反“围剿”战争、淞沪抗战及多个重大战役,始终冲锋在前,身先士卒、排兵布阵、足智多谋;在艰苦岁月粮食急缺,食不饱、穿不暖的恶劣条件下,不改其志,与战士同甘共苦,争取胜利。《川江英雄》中潜伏于敌人阵营的任晓光等同志,为四川解放做好了“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思想准备,他们始终坚信“黑暗过后是黎明”,光明必将普照全中国!

  两部长篇小说有着内在的精神气质与情怀联系,于情节方面也首尾相照、诗兴豪迈,如英雄战歌的响遏行云、经久回荡。作家有意将“从草莽到英雄”固有模式作“有据调试”,充分表现英雄气与亲和力的紧密关系,“开国元帅中,知识分子出身的人物占据了十之八九”,作家笔下的英雄,“儒将”气息出之有据,从而写来如有神助。两部小说“跨越”文本存在的互文“空间”,建构起畅达自然的阅读美感效果。

  光辉人性的讴歌赞颂

  作家将战争与爱情、亲情、友情等交织叙述,着意展现战争年代光辉的人性色彩,从“人”的情怀出发,给予战争题材小说温暖的色彩与诗兴。两部小说都塑造了多位革命女性形象,如《战将》中引荐邓光达等优秀青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引路人”关梦兰,由传统“闺阁”迈向革命的白如冰,与邓光达相识于井冈山“红色根据地”的女游击队长何柏芝,《川江英雄》中潜伏“虎穴”的秦菲菲等。在战争中,革命女性的爱情源于“革命利益高于一切”“相信组织,相信党!”,但她们生活中的温情、细腻、爱美以及对真爱的向往与生俱来,人物描写真实可信,血肉丰满。当这些女性为国家民族为革命英勇牺牲,更能凸显“生得伟大,死得光荣”的艺术张力。

  地域特色的突出彰显

  作家冰春热爱自己世代生活的川南大地,有意将地方特色融入小说情节。他把巴蜀、川南视为文学书写的沃土。两部小说都将“泸州”作为书写的底色与地标,突出体现了作家的“家园情结”。

  《战将》与《川江英雄》呈现了自1926年“泸州起义”至1949年“泸州解放”期间四川乃至整个中国的民族抗争与红色记忆。“讲好中国故事”,无疑是冰春小说创作中持守的艺术信念。历史上“泸州起义”动摇了北洋军阀在长江上游地区的反动统治,对四川军阀形成了有力的对抗与牵制,同时配合了北伐革命。1949年12月“泸州”作为四川最早解放的区域,胜利围堵了川西南地区四十余万国民党残军,粉碎了蒋介石负隅顽抗的军事布署。“泸州经验”是中国革命史上光辉一页。“喜看旭日东升时,红旗漫卷大西南!”作家文笔及此,不由豪情满怀。

  小说从“护国军”兴起到川军出川抗战再到人民解放战争波澜壮阔的画卷,淋漓尽致,堪称可歌可泣。作家是这样认知的:“一座城市是一个国家的缩影,现在不写出故乡解放前夕先辈们的故事,后人恐怕就更不了解和知道他们了。”书写,正是为了铭记!

  冰春革命战争题材小说着力川南英雄群像的塑造,悲壮与热烈共存,英雄与平凡同歌,共产党员与人民群众的关系水乳交融,两篇小说正是红色记忆的生动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