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童年和梦想
栏目:艺缘
作者:王雪瑛  来源:中国艺术报
<style type="text/css">.TRS_Editor P{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DIV{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TD{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TH{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SPAN{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FONT{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UL{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LI{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A{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style><div class=TRS_Editor><style type="text/css">

.TRS_Editor P{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DIV{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TD{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TH{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SPAN{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FONT{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UL{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LI{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TRS_Editor A{margin-top:0;margin-bottom:1em;line-height:1.5;font-family:;font-size:10.5pt;}</style>
<p>  连日的阴雨灰云退尽,难得的晴空蓝天如洗,午后的阳光透亮而温暖,我们坐在洁白的云朵上,喝着热气升腾的雪水云绿,缕缕阳光洒落在身边,耐心地倾听着我们的对话……这不是我的梦境,也不是我的幻想,而是真实的场景。“来吧,我带你漫步彩虹桥。 ”“彩虹桥,通往童年的岁月吗? ”“彩虹桥通往云朵,会下雨的云朵, ”“嗯,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我笑着跟着他踏上了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彩虹桥,彩色的桥面,彩色的护栏,让我们从一朵云的身旁,转移到另一朵云的胸膛。“请坐上去, ”他伸手轻轻一推,我在云朵的秋千上轻舞飞扬,瞬间,晶莹的雨水在我的四周飘落,水汽在阳光中氤氲着彩虹。我下来,让他的两个孩子坐上云朵,轻推秋千,孩子的笑声和雨水一起飘洒在我们的身边……</p>
<p>  这是戴凤全的设计生涯中最满意的作品:彩虹谷游乐园。让远在天边的白云降落在孩子们的身边,以彩虹桥连接云朵,以电子感应技术和水压原理的完美结合,让孩子们发现和理解云朵的秘密:当云朵中聚集的水珠越积越大,空气托不住的时候,就从空中飘落,千条万条的水晶珠帘,形成了绵绵的雨水。</p>
<p>  “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玩具是儿童的天使。 ”我发挥着鲁迅先生说过的话,“游戏是儿童交往和沟通最自然的方式,玩具是儿童快乐和成长的方式。 ”听着我的引用和发挥,他说起了设计的初心,“我喜欢从自然中寻找灵感,人类的一切源于自然,我擅长发现和捕捉自然中的美。 ”戴凤全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大学美术设计专业, 2005年从瓷都景德镇来到浙江永嘉桥下镇,开始从事设计工作。</p>
<p>  这是我第一次在云朵的秋千上,一边享受着“雨珠和彩虹” ,一边和设计师聊天,这真是一个美好的职业,每一个设计都是对童年的访问,而我偶然地在云朵的秋千上,回望着久远的童年。“人,是自然家族中的成员。我从小对泥土中植物的生长感兴趣,刚刚上中学,我的兴趣又从地上转到了天空和海洋,关心起百慕大和UFO,浩瀚无垠的星空,地球外的智慧生命……”他接过我的话题:“这也是孩子常常和我们探讨的话题,小小的我和大大的地球,小小的地球和大大的宇宙,我还有一个作品叫飞碟乐园,也是从孩子们的兴趣中获得灵感。 ”</p>
<p>  他设计的作品往往依托住宅小区,让孩子们在家的附近就可以尽情玩耍。看着孩子们在云朵的秋千上欢笑,又奔向云朵的缓坡,沿着“彩点”攀爬,我让15岁的儿子,陪着弟弟和妹妹一起玩。我们沿着彩虹桥,返回云朵屋,重温雪水云绿。在云绿的袅袅茶香中,他打开了i Pad,虽然不能亲历,我还是想看看他如何让飞碟落地,那是我少年时代最关注的天外来客。</p>
<p>  银色的飞碟不再是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而是倾斜着“悬停”在半空中:沿着彩色的旋转楼梯,孩子们可以进入透明玻璃钢制成的飞碟中心,望着无垠的天空,想象着外星人何时访问地球,或者在飞碟上找到滑梯,进入另一个区域,看到太阳系的八大行星,依照它们与太阳的距离画出了各自的运行轨迹,让孩子们在游乐中了解地球和伙伴们在太阳系中运行的位置。</p>
<p>  童年的往事和记忆,随着切换的一张张清晰的照片,在我的心里泛起涟漪:上小学后,最令我兴奋的事儿,莫过于去少年宫,走勇敢者的道路,从来没有想过在游乐中进入飞碟“中心” ,飞碟、外太空,还是我进入中学后,从广播电台的科学知识节目中听闻的。</p>
<p>  戴凤全从小在江西的上饶长大,童年最日常的玩乐是和小伙伴们一起滚铁圈。从一个滚铁圈的小男孩成长为智能玩具的设计师,他从童年的初心出发,把自己对美术的迷恋培养成了事业,他也在自己的成长中见证了时代的飞车上,桥下镇的快速发展,从上世纪80年代初简单的玩教具制作起家,至今拥有超千项专利授权,上万种产品,在探索“质”与“智”的深度融合中,成为中国教玩具之都。</p>
<p>  人生中的重要选择确定了我们的生活轨道。永嘉桥下镇是他的梦想起飞之地。“在设计和制造中的每一个环节,我都注重安全第一,倾听童年的心跳,以童趣来吸引孩子,伴随着孩子的成长。 ”他的话音刚落,“玩云”的孩子们回来了,脸上带着夕阳的柔光,我们告别了雪水云绿中的“云游” 。他们要回永嘉,我们回上海。</p>
<p>  我刚刚去过永嘉,看见酒店附近的海报:首届中国教玩具之都国际博览会。霞光中的蚱蜢舟在楠溪江的剪影,还在我的记忆中流连,我突发奇想,不知他是不是会将蚱蜢舟和楠溪江,运用到他的设计中,让孩子们在游玩中熟悉民俗与历史,自然和文化……</p>
<p>  最好的玩具和艺术一样,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眺望远方,在追求梦想中不断成长。成年人期待着诗和远方,儿童向往的是童话、玩具与游戏。其实无论是成人还是儿童都渴望梦想照进现实,渴望着惊喜与奇迹,当游戏开始,童话展开,我们的心脱离寻常的轨道,成人和儿童,都是梦想的儿女。而我现在梦想就是抗新冠病毒的疫苗研制成功,我们可以随心往来于更多的地区,没有遮挡的笑声,在花香中更加清亮……</p></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