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乐举英堪大贤
——陈天然先生往事点滴
栏目:忆故
作者:赵刚  来源:中国艺术报

  “书画双佳壮中原,伯乐举英堪大贤。闻《张海传》重要人物之一的陈天然先生于元月5日辞世,谨致哀悼。西安赵刚。 ”

  丁酉小寒,一则讯息跃入眼帘:“著名书画家陈天然先生今天上午8时20分因病逝世,享年92岁。 ”我的心顿时一颤,当即给著名书法家、中国书协名誉主席张海先生发送以上短信。

  “结识”陈天然,得益于长篇传记文学《张海传》的创作过程。作为主人公张海追梦书法征程中重要的伯乐,陈天然先生栩栩如生的形象,令我久久不能忘怀。

  陈天然先生1926年出生于河南巩义。他自幼酷爱书画,自学不辍。新中国成立后,先后在《新洛阳报》 《湖北日报》 、湖北省美术室、湖北省群众艺术馆、湖北艺术学院等从事美术编辑、专业创作、教学研究工作。木刻作品《套耙》 《牛群》 《山地冬播》 《山雨欲来》等一大批作品参加全国美术展览并赴东欧各国巡展,入选《十年来版画选集》 《中国现代木刻》 (法语版)等权威选本,并被中国美术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博物馆等收藏。“文革”初期调入河南省群众艺术馆工作未久,即以豁达耿直、宁折不弯的性格,成为造反派的眼中钉,被下放长达4年之久。“文革”结束后,陈天然怀着重生的喜悦,全身心投入到火热的工作舞台——河南省美术摄影艺术展览办公室。为了圆满完成河南省第一届美术书法摄影展的策划组织工作,他废寝忘食,全力以赴,体现了一位成熟的文艺工作者视事业为生命的崇高境界和宽广襟怀。在众多应征书法稿件中,两件作品闯入他的眼帘:一件是隶书《封建论》 ,另一件是行草书《毛泽东词〈清平乐·会昌〉 》 。更令他欣喜的是,这两件风格迥然、气韵不俗的作品,居然出自同一位作者——安阳市群众艺术馆书法干部张海之手!特别是得知安阳市书法工作近年来在张海的全力推动下呈现出热火朝天、蒸蒸日上之势时,陈天然的心中好似吃了蜜糖一般甜滋滋的,自此牢记住“张海”这个名字。

  受命参与筹备成立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工作伊始(1980年初) ,陈天然便在心中拨起“小九九” ,一方面瞪大眼睛密切关注安阳参会代表报送情况,另一方面积极做好“应急”准备工作。当从安阳代表名册中未见到张海的名字(后来得知张海因父亲青年时期集体参加过国民党的“历史问题”而在市级政审中卡壳) ,立即向省文代会筹备组强烈建议:“无论创作成绩,还是工作水平,张海都是河南书界当之无愧的后起之秀。于省文代会期间成立省书协,如果缺少像他这样年轻有为的中坚力量的参与,是不应该的! ”

  陈天然以事业发展为出发点,积极荐贤、锲而不舍的精神,使省文代会筹备组深受感动,研究决定原则同意特批张海为代表,由筹备组成员朱可(后任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分管省书协工作)代表筹备组专程赴安阳协商此事。

  诚然,如此大费周章地为一名基层书法工作者出席河南省文代会和参加省书法家代表大会,办事风格和其治学为艺一样有板有眼,点滴之间蕴含着丰富智慧的陈天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那就是希望能够把一个城市的书法工作开展得红红火火的张海,为河南省书协这个大家庭发光发热、尽智尽慧。

  省书协成立后,面临着大量头绪繁多的事务性工作亟须办理,同时,协会如何发展,尚须一番费神的谋划与实践。而这些工作,办理得得力与否,直接关系到“党和政府联系书法界的桥梁和纽带,是繁荣社会主义书法事业、建设文化强省的重要力量” ( 《河南省书法家协会章程》第一条)作用的发挥。鉴于主席团年龄老化(主席谢瑞阶78岁,副主席庞白虹、李悦民、陈天然分别为76岁、 73岁、 54岁) ,陈天然在工作会议上果断建议:“当务之急必须借调一名得力人才帮助工作,而这个人才非安阳张海莫属! ”

  陈天然生性耿直,说话从来不拐弯抹角,加之会前未进行充分“吹风” 、“通气” ,因此有人明知故问:“借调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非张海莫属? ”

  陈天然掷地有声道:“借调就是为了正式调入。之所以非安阳张海莫属,是因为这个人各方面都中。论书法水平, 6年前河南省第一届美术书法摄影展入选书法作品41件,他一个人占了两件,而前不久举办的河南省

  书法篆刻展,他的隶书五言联又获得一等奖。论工作能力,他在‘文革’中不间断地参与复制了多个大型展览,举办了书法橱窗展览、青少年书法培训班,策划组织了‘开封杭州安阳书法联展’ 。‘文革’刚结束,又选编了影响广泛的《书法作品》 《现代书法选》 ,邀请费新我先生到安阳讲学、办展,使安阳书法工作以后来者居上之势快步前进。这样德才兼备的后起之秀就应该到书协来,因为书协工作需要他! ”

  有人说艺术是疯子的事业。的确,在具有深厚文脉的泱泱中原大地,热爱书法艺术者不胜枚举,而渴望将志趣和工作融为一体者亦不在少数。德高望重的主席团成员们均有一个或者多个后备人选,但是,当不善言辞的陈天然一口气连珠炮似的道出“非安阳张海莫属”的种种理由时,在座者皆心悦诚服。谢瑞阶当场拍板定音:“按天然的意见办! ”

  陈天然爱才荐贤的精神,不仅感染着河南省文联党组和省书协主席团,更使书法追梦人张海深受鼓舞,在正式调入时限、职别待遇、吃饭住宿等一连串实际问题均无着落的情况下,毅然放弃工作和生活了18年且经营良好(已任市群众艺术馆业务副馆长)的安阳,于而立之年开始了孤独的漂泊生涯。没有办公室,在美协搭一副桌椅凑合;没有宿舍,在文联会议室支几把椅子凑合;没有做饭地点,在单位食堂凑合……这种状态持续了1年零4个月,但他无怨无悔。

  张海积极肯干的主人翁姿态、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细致快捷的办事效率,无不成为做事谨小慎微的陈天然一百二十个放心的理由。每当张海把密密麻麻的工作策划稿呈给他,他总是大略浏览几眼,便立即还给张海,道:“中!中!你是行家,你看中,就中! ”

  陈天然先生甘当绿叶配红花的精神,开辟了中原书坛一代新风,迎来了在当代中国书法史上浓墨重彩的“中原书法现象” ,留给后人的是无尽的追思与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