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油画的四种意象与叙事策略
作者:张东国  来源:中国艺术报

  ◎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油画艺术家们试图探索油画意象和语言叙事的表达,尤其是“85美术新潮”后,从写实到抽象、从学习西方到走向民族化、从古典主义到现代观念主义的油画语言,使得中国当代油画呈现出创新性、多样化的发展趋势,在此过程中融合并传承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随着中西方文化交流日益频繁和经济全球化推进,中国油画进入当代发展进程,语言和观念等的变革实验更加深入。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油画艺术家们试图探索油画意象和语言叙事的表达,尤其是“85美术新潮”后,从写实到抽象、从学习西方到走向民族化、从古典主义到现代观念主义的油画语言,使得中国当代油画呈现出创新性、多样化的发展趋势,在此过程中融合并传承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当前,以写实意象,呈现人类精神状态;以夸张意象,揭露某些不良社会现状和问题;以隐喻意象,展现当代人审美取向;以数字化意象,传达大众审美情趣,都成为中国当代油画自主创新和发展的新命题、新方向。

  写实意象,呈现人类精神状态

  受欧美现代美术影响,中国油画家在20世纪80年代掀起“85美术新潮”艺术运动。囿于时代局限,当时的青年油画家以模仿为主,将亲人、朋友、乡村景象作为写实意象,展示了中国当代油画写实艺术的风采。以罗中立的油画作品《父亲》为例,基于细致的写实意象刻画贫苦的乡村农民形象,“古铜色的脸上布满沟壑般的皱纹,额头上流下豆大的汗珠”,被誉为“中国当代美术史上的里程碑之作”。时至今日,《父亲》依旧使无数人为之动容,观众内心深处的乡土记忆与对故乡的热爱之情被唤起,该作品成为很多人生命的“烙印”。罗中立等艺术家,借这一批作品开辟了油画艺术刻画普通人复杂性格和内心思想的新领域,在我国美术史上发挥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与此同时,写实意象极为关注人类生存的精神状态,能够依托不同的意象形态传达不同人群对人生价值的思考。油画家毛焰从中央美院毕业后便前往欧洲,从欧洲古典画家丢勒、德拉克罗瓦等艺术大师的作品中深切感受到写实意象的魅力。20世纪90年代初期,毛焰将南京的朋友作为模特,结合当时文化背景,适当运用扭曲的笔触,并配合以高级灰色彩刻画真实的人物形象,充分拓展肖像的表达宽度,带领观众感受人物内心的精神状态和感受,使得写实意象达到文学叙事的目的,发挥了中国当代油画续写文化背景的功能。我国当代油画的一些写实意象作品,已经能够超越技巧的范畴,让观众透过绘画作品本身看到真正的现实,成为我国人民在特定时代中精神的自我写照。

  夸张意象,揭露某些不良社会现状和问题

  20世纪90年代后,经济全球化加速发展,中国当代油画艺术以主动或被动方式走向世界舞台,尤其国内城市化进程的加速,为油画创作提供了更多新思路。20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涌现出以李大方、方力均等为代表的油画家,注重揭露现代城市化发展中的社会问题,彰显出对国家和社会强烈的责任感。例如,徐唯辛在“矿工”系列作品中,以较为夸张的黑色画面,凸显人物形象的质朴和踏实,并将矿工头像放大到真人的数十倍予以展示,带给观众强烈的视觉冲击与心灵震撼,引发人们对当时社会矿工群体工作的深思。李大方则是将工人操作机器时紧张且忙碌的场景刻画得惟妙惟肖,借头发蓬乱、飞舞的人物意象,辅以黑灰色调,将机器细节呈现给观众,在此过程中充分彰显出城市发展变革的活力。在此期间,方力钧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画家,通过夸张化、概念化的人物形象传达社会转型时期民众的心理,引发我国民众对一些社会问题的关注。方力钧油画作品以个人形象为原型,综合夸张、拟人等艺术手段,将当代国人外貌和深层次心理状态呈现在画面中,对推动中国当代文化走出去具有促进作用。

  隐喻意象,展现当代人审美取向

  21世纪伊始,一批青年新锐艺术家崭露头角,开始科学吸纳西方绘画中的表现主义风格,且注重中国民众个体心理和思想动态,通过隐喻的油画意象作为叙事语言,无声表述个体对浮躁城市生活的反叛,反衬喧嚣环境中当代人渴望内心安定的希冀。因此,该时期油画家不断变化、实验、实践,敢于突破自我、传达艺术价值。例如,王兴伟作为“观念绘画”流派代表,其作品带有浓郁的叙事性色彩,在不同时期采用不同程度的隐喻意象表达不同个体观念。王兴伟早期作品以热点新闻为蓝本,直接用动物替换新闻事件中的人物,借助隐喻意象反映现实,实现对中国当代社会文化的隐性传播。进入本世纪以来,王兴伟作品更注重简约,聚焦平凡人生活、展现当代人审美取向。胡宗祥在“城市风景”系列油画中将“青蛙”作为隐喻意象,传递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中华传统文化主张。同时“青蛙”还是画家个人情感的隐喻,蕴涵个人生存感受及对客观事物的感悟,更是对中国当代城市化进程中忽视对优秀传统文化保护和传承的批判。优秀的油画作品能够最大程度使观众产生情感共鸣,让他们感受城市人群内心的困惑、迷失、希望和欲望,使得隐喻艺术形象愈加具有现实意义。艺术家们运用隐喻意象,尽可能避免主观意识的价值判断,更为关注当代人真实的审美取向、关注油画艺术的后现代转向,使得当代油画叙事更具理性与哲学性。

  数字化意象,传达大众审美情趣

  数字化技术对中国当代油画产生深刻影响,具体体现在数字艺术语言对绘画艺术家的影响、各种数码产品对人们观察力的围困方面,这使得油画叙事和受众所获得的艺术语言体验不能再单纯依赖对作品本身的主观感受,还应考虑数字化影像覆盖下的其他客观因素。数字化技术不仅使得油画意象数字化,而且使得绘画技术数字化,各种数字应用程序,使得卡通艺术成为当代观众人人皆知的艺术形式,其轻松、简单、大众化、视觉感强烈等特征,深深影响了当代油画创作者的意象设计手法,且鞭策油画家更加充分地考虑观众的审美与情感。尤其是随着受众群体和当代油画家愈加年轻化,自幼年起便受到卡通形象熏陶的80后、 90后群体中,有一些对绘画意象的定义即为卡通形象,因为其审美情趣、思维方式、生活态度等皆受卡通艺术影响较大。如此,卡通风格油画已成为数字化时代中国当代油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作品题材上抛弃了以往油画较为宏大的叙事模式,并不关注较为宽泛的现实社会,而是通过个人经验、个体生活状态表达艺术家自身的理想、人文关怀和审美追求等,借助卡通式画面传达年轻一代的困惑、颓废、感伤、“小确幸”等,习惯于呈现个性的张扬和瞬间快感,使得普通人的审美情趣得以传达,实现了雅俗结合的艺术效果。尤其是在消费主义盛行的大环境下,这种创新的油画形式是契合时代需求的产物,随着未来高新科技不断涌现的趋势,需要更多油画艺术家将科技工具合理运用于绘画中,创造更多符合时代变迁需求和大众审美趣味的优秀作品,让更多优秀的作品成为大众精神的载体。

  (作者系四川工业科技学院建筑工程学院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