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歌舞中灵魂相认
栏目:文化行走
作者:朝颜  来源:中国艺术报

  浙江景宁是全国唯一的畲族自治县,也是畲族民间歌舞传承最完整最原汁原味的地方。我去到景宁的时候,恰好遇上了盛大的郑坑乡畲族非遗文化节。郑坑乡位于景宁县城东部,是景宁畲族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非常完整地保留了原生态的畲族生活面貌。

  刚穿过郑坑乡的牌坊,迎面一排畲族妇女拦住了我们的去路。畲族妇女一律着蓝布畲服,扎彩色腰带,戴凤凰头饰,眉眼间流泻的尽是质朴的笑意。迎客歌唱起来,悠扬的调子里裹挟着一股原始的山林气息,她们一边不紧不慢地唱着歌,一边将彩带挂在客人的脖子上。此时阳光正好,深蓝的天空纯净得透明,一缕缕轻薄的白云像丝绸一样在空中飘荡。我想起已逝的祖母唱过的古老歌谣,作为一个畲族的后人,我,还有很多人都把它们丢失了。来到景宁,于我是一次灵魂的溯源。

  “水连云来云连天,畲族山歌几千年;山歌本是祖上传,畲族子孙记心间;歌是畲族传家宝,千古万年世上传。 ”畲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千百年来,那些古老的畲歌正是靠着口耳相传,用汉字抄录歌本,一代一代地存留下来。一对热烈歌唱、音色甜美的年轻畲族姐妹花吸引了我的目光。她们告诉我,她们从小就跟着母亲和村里年长的妇女学唱畲歌,掌握了曲调,就可以自由改编歌词了。在这里,他们谈情说爱、婚嫁喜庆、逢年过节要唱歌,生产劳动、招待客人、闲暇休息时也唱歌,甚至在丧葬悲哀时也以歌代哭倾吐衷情。唱民族的源远流长,唱生活的酸甜苦辣,万事万物,无不能入歌。有时候,客人来对歌,一对就是一整夜,一直唱到“唠歌唠到天大光,送你歌神出外乡,唱条歌儿安香火,一年四季保安康”才算结束。

  真正将畲歌发扬光大的,还要数畲歌王子蓝永潇。这个80后小伙子肤色黝黑,整个人都和头发一样有一股子向上冲的劲头。他说:“我在畲村长大,奶奶蓝天略是当地有名的歌手,从小受畲歌的熏陶,感觉每一句歌词仿佛都传达着畲族的千年历史。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会唱畲歌了。 ”他决心将畲歌唱出畲寨,唱到全国甚至世界的舞台上去,而他真的做到了。

  我在手机上静静聆听蓝永潇演唱的《凤凰与山客》 ,因着方言的亲缘关系,歌词我多能听懂。林中的鸟语、稚童的对答、古老民族的神秘感,如此熟悉而又如此陌生,我仿佛整个身心都被一种原始的力量包围,一股来自于血脉的热流奔涌而来。

  观看畲族传统舞蹈,更像是一场认知的洗礼。几个瘦而精干的中年畲族师公肩扛龙角,盛装而立,为我们表演祭祖舞、传师学师和功德舞。乌蓝衫长而宽大,绣有八卦图案,香火帽上是方形的头冠,后面垂着两条长长的彩带。他们齐整的装束以及严肃的表情,使我不禁想起一些神圣而不可撼动的事情。这时候,你不由得收敛了内心的张狂,虔敬着来自于祖先以及大自然的神秘力量。

  台下锣鼓有节奏地敲响,表演的男子随着鼓点开始击掌起舞。他们步履轻盈,风一样地旋转着、穿梭着。三步一回头,且念,且诵,且唱,且行,且舞,伴以木刀、木拍、铃刀、龙角、扁鼓、铃钟等道具,或吹或摇或碰击出声,依着传统的程序有条不紊地演绎着,似乎在履行着一场无比隆重的生命仪式。天气有些炎热,而他们的长衫却那样厚实,表演的时间亦如此冗长,似乎总也没有结束的时候。阳光照在他们黧黑的面庞上,我看到有汗水滑落下来,但却没有难以忍耐的表情。这就是自称“山哈”的畲族人,强悍、质朴、奉献、坚忍,千百年来从来没有改变。

  我从那些堪称繁复的舞蹈中,一点一点地辨识着其中的含义:登山、伐木、耕地、播种、扛木头……每一个动作都来自于畲民的日常,表达着对祖先的怀念,对狩猎劳动的代代教习,还有对亡者灵魂的安抚。这原始的舞步,携着久远的文化符号,从唐代一直传习至今。

  离开时,我不胜酒力,却仍然在敬酒歌中,喝下满满一杯金黄的山哈酒。我知道,山高水长,畲族的后人散落各处,但祖先遗留下来的歌声和舞步,是我们灵魂相认的依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