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芗:用笑声启迪心灵
作者:瞳播  来源:中国艺术报

    2018江苏省文艺名家广州展演剧目现代滑稽戏《顾家姆妈》 《青春跑道》广受好评

顾芗:用笑声启迪心灵

    现代滑稽戏《顾家姆妈》广州首演结束后,参加开幕式的领导和嘉宾与演员合影

在《顾家姆妈》中饰阿旦

  喜爱角色、拥抱角色,在从艺四十多年里,她塑造了性格各异的滑稽戏人物角色,人们送她一个雅称“百变女郎” 。她是苏州市滑稽剧团名誉团长顾芗——苏式滑稽戏的国家级传承人,也是目前江苏唯一、全国仅有的七位“梅花大奖”得主之一。

  近日,顾芗领衔主演的现代滑稽戏《顾家姆妈》在广州友谊剧院成功演出,这是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文联主办的2018江苏省文艺名家广州展演的首场演出,被列为江苏省省级宣传文化发展专项资金资助项目。江苏省文联主席章剑华,广东省文联党组副书记吴华钦,广州市文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吴东胜,苏州市文广新局副局长徐春宏等领导和嘉宾出席演出开幕式,并与1000多名观众共同观看了演出,演出博得了广州观众的阵阵掌声和众多好评。

  坚持原创品质,实现由“技”而“道”的升华

  苏式滑稽戏,发源于苏州、植根于江浙,是民族喜剧的独特样式,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它没有固定的程式,有时像小品,有时像讽刺话剧,对于表演者来说南腔北调的方言、各式各样的唱腔都要为己所用。

  在进入滑稽戏领域之前,顾芗学过歌剧、京剧、淮剧、黄梅戏等多种剧种,年轻时又到苏北插队,对方言有所了解。而这些广泛涉猎为她以后的滑稽剧表演奠定了基础。1982年,不满30岁的顾芗跨进苏州市滑稽剧团的大门,从此与这个草根剧种结下了毕生的情缘。仅仅一年之后,她就凭借由同名滑稽戏改编的电影《小小得月楼》 ,让全国观众继《满意不满意》之后再一次从银幕上认识了风趣幽默、含蓄内敛的苏州滑稽戏。

  上世纪90年代,顾芗在大型滑稽现代戏《快活的黄帽子》中饰演妻子“黄毛” ,一举成名,蜚声剧坛。搬运工“黄毛”天天替别人搬迁新居,自己一家五口却蜗居在6平方米的小屋里,这种强烈的反差使她的心理产生了不平衡。她絮叨、懦弱,却又深明大义。如何将这一心理特征外化为人物特有的行为表现呢?顾芗在第一次出场时拎着大包小包,故意把锅碗瓢盆弄得叮当响,嘴里还振振有辞地念叨着“结婚6年只有6平方米” 。这个小动作一下就让人体会到了搬运工的窘态和辛劳,而“黄毛”的那句口头禅“穷要穷得有骨气、穷得开心、穷得潇洒”又将人物在困境中仍保持乐观向上的心理特征刻画出来,使得“黄毛”这个人物更好地融入到观众的心坎里。她因为成功饰演“黄毛”这一角色荣获中国第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这也是苏州市滑稽剧团获得的第一个“梅花奖” ,预示着苏州滑稽剧又一个春天的到来。

  继《快活的黄帽子》成功上演之后,顾芗和同事们又为全国的观众送上了一道精美的滑稽大餐——儿童新喜剧《一二三,起步走》 。戏中,她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新中国成立以来典型的农村少儿形象“安小花” 。演出这部作品时,顾芗已过不惑之年,无论是年龄还是经历,她和角色之间都好像横亘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在这部戏之前,苏州市滑稽剧团还没有排演过一出真正意义上的儿童戏。初读剧本时,她心有忐忑。蓦然间,她想起苏州的觅渡桥—— “此岸”与“彼岸”之间,她必须找到一座自己通向“安小花”的渡桥。她说:“从‘顾芗’到‘安小花’ ,我夜难眠,食无味,如同十月怀胎,经历着负重拼搏的艰难和‘一朝分娩’的阵痛。 ”

  在细心琢磨和认真排演之后,这部戏的演出大获成功,顾芗从中收获了许多:该剧先后获得文化部第七届文华大奖、中宣部全国第六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的认可,她也凭借此剧再获第十五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她至今难忘《一二三,起步走》在广东雷州半岛的那次演出,演出结束后一位十五六岁的中学生守在后台迟迟不肯离去。“女孩手里紧紧握着四十几元钱,要我转交给戏中生病的‘苏老师’ 。孩子们认为我就是‘安小花’ ,他们记住了那个自强不息、乐于助人的山村女孩。 ”面对女孩泛着莹莹泪光的双眼,顾芗被深深地感动了。

  “每当我想起孩子们在剧场里久久不肯离去,一次次围着我索要签名的时候;每当我听到有的学校把这部戏的主题歌作为校歌播放的时候,我都会感到肩上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顾芗深深体会到,“寓教于乐”就是用笑声去开启人们心灵的窗户,用笑声去引导和孕育孩子们的理想。这就是一个演员真正的价值和崇高的使命,这是比鲜花和掌声珍贵百倍的奖赏啊!

  从艺40年,顾芗的表演从来不沾染滑稽戏的传统旧习——“油、流、俗、噱、丑” ,从不刻意甩“包袱” 、放“噱头” ,她始终自觉坚持原创品质,追求一种清爽隽永、轻松活泼的表演风格。 《顾家姆妈》是她的又一部代表作,她凭借剧中保姆“阿旦”一角获“三度梅” 。在两个小时的演出里,她要展现一个从30岁到80岁的年龄跨度的女性角色——青年的羞涩、拘谨,中年的朴实、干练,老年的慈祥、宽容。顾芗注重强化角色的内在体验,将类似话剧的表演方法自然融入喜剧的幽默诙谐中,并以南腔北调的曲牌丰富剧情、刻画人物。在该戏第三场《冒名顶替当娘亲》一曲中,一分钟左右的唱段里包含了沪剧、黄梅戏、苏北小调、流行歌曲等多种不同风格类型的曲调,婉转顿挫的旋律将“阿旦姆妈”的辛酸与慈爱表现得恰如其分。最后一场戏中的《望天空》一曲则是借用淮剧曲调,以排山倒海的唱词和澎湃激昂的乐曲,让隐忍在这位小人物心中几十年的悲苦得以宣泄释放,将整场演出推向高潮。

  这些年来,顾芗还塑造了不少角色,她总是全身心投入角色,从角色的一言一行中触摸到了角色的心跳。对她来说,每个角色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战和体验。“只有反复地打磨、充分地体验,才能塑造出舞台上一个个性格各异、神形俱备的角色,使每一个角色成为独特的‘唯一’ 。 ”顾芗认为,作为一名女演员,容颜迟早老去。然而,丰富的演出经验和人生感悟会将锋芒尽显的青春才气回敛为含蓄温润的精致成熟,从而实现由“技”而“道”的升华。

  言传身教育新人,冲锋在为人民服务的第一线

  身为国家级非遗项目的传承人,顾芗在致力于现实题材作品的创作、演出之余,也逐渐将她更多的精力转向对滑稽戏的发掘整理、理论思考和对青年演员的培养教学中。

  她指导编撰、修改的《滑稽戏保护规划(2015 - 2023) 》在江苏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长期保护规划编制工作中被评为优秀规划奖,为滑稽戏艺术的传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以此为基础,她结合文化部“名家传戏——当代地方戏曲名家收徒传艺工程”和一年一度的中青年演员基本功训练活动,先后指导剧团中青年演员复排演出了《钱笃笤求雨·请茶》《王老虎抢亲》 《唐伯虎点秋香之三约牡丹亭》等多个传统小戏。她还多次应邀参与由文化部、国家艺术基金和省文化厅开展的非遗普查、剧种讲座等工作。

  在她的悉心培养下,浦雨竹、朱雪燕、张昇等滑稽戏中青年艺术骨干先后入选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计划、“姑苏宣传文化人才培养计划” ;更多滑稽戏青年新秀在各类评比展演中崭露头角,获得专家和观众的认可。

  在艺术上不断追求创新创优的同时,顾芗始终谨记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致力于将滑稽戏领域积累的丰硕成果最大程度地惠及人民群众,在人民群众的考验中延伸滑稽剧的生命力,提高人民群众观演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20多年来,她带领剧组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在全国15个省市的城镇与乡村,年均演出300余场,累计服务观众1300万人次。不论是在设施一流的都市大剧院里,还是在临时搭建的简易舞台上,不论是赶赴灾区的慰问演出,还是走访边疆的惠民巡演,她始终以饱满的热情,竭尽所能地将欢笑带给每一位观众。从冰雪覆盖的东北林海到终年酷热的南沙岛礁、一马平川的苏北农场、山路崎岖的云贵高地……广阔的神州大地,到处都是她冲锋在为民演出第一线的深深足迹。

  最近,她领衔主演的现代滑稽戏《顾家姆妈》 ,作为全国仅有的14部优秀现实题材舞台艺术作品展演示范剧目之一,代表江苏接受了来自文化和旅游部、中国剧协相关领导和第八期全国文艺院团长培训班参训院团长以及首都地区700多位戏迷群众的检阅。这是该戏创演十年后“三上京城” ,舞台中央的顾芗风采依旧,以精准到位的人物刻画、行云流水的唱腔形体和清雅脱俗的水乡风韵博得众彩。

  顾芗对苏州滑稽戏的传承和创新,不断推动着这一独特的中国民族喜剧样式的繁荣发展。其实,在上世纪90年代初,滑稽戏也曾面临严峻的局面。如何使这朵小小的艺术奇葩在新的时代形势下开得更鲜更艳、在竞争激烈的演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呢?这个问题总是萦绕在顾芗心间,让她寝食难安。她告诉自己,要勇于实践、再实践。长期的艺术实践告诉她:只有走近观众、多出精品,滑稽戏才能永葆活力。但是要出精品,墨守传统是不行的,必须要大胆创新。与此同时,她还虚心向前人学习,潜心研究张幻尔等老一辈滑稽戏艺术家创造的“冷面滑稽”表演风格。经过苏州市滑稽剧团全团的不懈努力,终于形成了苏式滑稽戏“重情节结构、人物塑造,冷峻幽默、爽甜润口,滑而有稽、寓理于戏”的独特艺术风格,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

  《快活的黄帽子》 《一二三,起步走》等精品力作,把苏州滑稽剧推向有史以来的新高峰。它们不仅是顾芗在滑稽剧艺术表演道路上的成就,也是苏州市滑稽剧团全体成员通过共同的努力打造的一个个里程碑。在她的引领和推动下,苏州市滑稽剧团先后被评为“全国文化工作先进集体”“江苏省文化系统先进集体”“江苏省服务农民服务基层文化工作先进集体”“江苏省‘三下乡’活动先进集体” ,并连续16年被评为“江苏省文明单位标兵” 。剧团和顾芗本人在精品剧目生产和公共文化服务领域所取得的丰硕成果为国内权威媒体热切关注与充分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