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正确的音乐,找到最合适的人选
——评瓦格纳歌剧《女武神》
作者:舟白  来源:中国艺术报

歌剧《女武神》剧照  孙楠  摄

  通常,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的音乐机构在庆祝成立整十、整百周年时,都会碰到不同计数法的问题:如果以创立揭幕之时为原点,一年之后则迎来成立一周年庆典,之后依此类推。但这并不绝对,比如历史悠久的伦敦逍遥音乐节便选择在1994年重磅庆祝第100个音乐节演出季,而非1995年迎来的创建百周年,类似的还有享誉世界的瑞士韦尔比耶音乐节亦同样于2013年第二十届之际以一系列音乐盛典完成了第二十届庆典。再比如,在这个秋天的北京,许多人一起见证了创立于1998年的北京国际音乐节迎来的第二十届演出。

  如果要在今年北京国际音乐节满载的音乐珍馐之中选出画龙点睛的一笔,相信许多人都会选择于10月24日及27日上演的瓦格纳歌剧《女武神》 。毫无疑问,此次演出所达到的高品质,刷新了国内迄今为止瓦格纳歌剧上演的新高度。

  德国作曲家瓦格纳从1848年动笔至1874年完成最终的修改, 26年间他完成了一部前无古人,恐怕也是后无来者的鸿篇巨制——四联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 ,整部作品由序幕《莱茵的黄金》 、第一日《女武神》 、第二日《齐格弗里德》和第三日《众神的黄昏》四部歌剧构成,演出总时长达到15小时。此次北京国际音乐节正是继2005年完成《尼伯龙根的指环》四联剧中国首演之后时隔12年,再次将第一日歌剧《女武神》搬上舞台。

  这一版《女武神》由萨尔茨堡复活节音乐节与北京国际音乐节联合制作,有趣的是今年不仅是北京国际音乐节举办的第二十届,同时也是成立于1967年的萨尔茨堡复活节音乐节时值五十周年华诞,因而这部歌剧也被赋予了特别含义。该制作最初为1967年指挥大师卡拉扬创立音乐节时亲自主导的“开山之作” ,也是卡拉扬作为集歌剧指挥、导演艺术于一身的一次体现。此次《女武神》的复原由导演维拉·涅米洛娃通过十分有限的文献进行,虽然舞美布景能够通过图片等资料重新制作,但具体的戏剧表演、演员走位已不可考,故而这一版在许多方面有着全新的发挥,特别是加入了许多现代舞台技术的运用。在《尼伯龙根的指环》之中, 《女武神》相对而言是剧中角色最少的,但戏剧情节最精彩的一部,一共三幕计四个半小时的歌剧中主要角色仅有沃坦、齐格琳德、齐格蒙德、布伦希尔德、弗里卡与洪丁六位,除却第一幕在洪丁家中有一段齐格琳德、齐格蒙德与洪丁之间的三人对戏之外,其他大部分时间均为其中两名角色的二重唱,而这恰恰为戏剧处理留出了大量精彩的发挥空间。导演维拉·涅米洛娃对人物表演的处理中规中矩,没有太多精彩的突出,相反这个制作的舞美设计及灯光倒颇令人满意,歌剧第二幕的舞台变成了一个椭圆环形结构,这也是半个世纪前这一制作最为著称的“标签式设计” 。此时灯光将舞台映衬为微弱的金黄色,象征着整部作品的一个原始动机“尼伯龙根的指环” ,而后在“女武神”布伦希尔德觉醒之后环形舞台破裂,不仅仅象征了神界挑战者的确立,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第三幕的战场。

  同样值得称道的是,该制作对多媒体的运用。整个舞台的背景是一块巨大的投影幕布,随着情节的推进及情绪的变化在舞台上投射出不同的色调图案衬托出基本语境;在第二幕更是变成了一块巨大的黑板,随着沃坦与妻子弗里卡之间的对白而画出剧中繁复的人物关系,巧妙地将虚无的人物关系以图像的方式化为具象,使得该作品以强有力的戏剧矛盾和推动力清晰地展现在观众面前,构思巧妙令人赞叹。今年春天萨尔茨堡上演这一制作时,第三幕结尾处沃坦用火焰将布伦希尔德所在的岩石封印的场景,运用了真火来提升观感效果。碍于条件限制,在北京的演出中以幕布的火焰投影及灯光的变化来替代,然而细腻的视觉设计并没有影响整体效果,在管弦乐音浪的推动下仍然营造出了一片夺人心魄的情境。

  为每一位剧中角色找到最恰当的演员是此次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女武神》演出的一大亮点。剧中6位主角均为活跃在国际一线舞台上的瓦格纳歌剧实力唱将,歌唱阵容堪称豪华。哪怕是戏份最少的弗里卡一角也邀请到了藤村实穗子这位当今数一数二的瓦格纳次女高音角色演唱者出演,虽然音色较之巅峰时期已有不可避免的下滑迹象,但她在第二幕中仍通过演唱生动地勾勒出弗里卡的角色性格、情绪变化和内心活动,在有限的时间内给人留下强烈的印象。能唱好瓦格纳角色的男高音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瑰宝,此次出演齐格蒙德一角的男高音歌唱家斯图亚特·斯盖尔顿便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瑰宝之一。这位著名的瓦格纳男高音不仅音色饱满,抒情性与戏剧性兼具,且高音有力、续航能力十足,以至于第二幕末尾齐格蒙德身亡时令人因“齐格蒙德之声离开舞台”而感到遗憾。饰演女二号齐格琳德的歌唱家米凯拉·考妮相比之下不甚抢眼,但稳定的发挥仍然为整部歌剧的高水准起到了关键的支撑。在二幕与三幕有大量戏份的布伦希尔德这一角色对饰演的女高音同样是一个残酷的考验,令人惊喜的是女高音歌唱家克里斯蒂安·利波不但在高音区有着稳定的发挥,这一角色唱段中的抒情性亦得到了充分的展现,这并不是每一位演唱布伦希尔德的女高音歌唱家都能做到的。毫无疑问, 《女武神》中的沃坦这一角色是歌剧史上最经典的低男中音角色之一,无论在戏剧表演还是音乐表达上瓦格纳都为这一角色创造了巨大的空间。令人感到惊喜的是此次出演这一角色的低男中音歌唱家维塔利·科瓦廖夫用声音将这一角色塑造得活灵活现,威严、愤怒、无奈、霸气、纠结、不甘、柔情,种种情绪都在科瓦廖夫的演唱中得到了恰如其分的体现。

  当然,此次《女武神》演出的核心是荷兰指挥大师梵志登领衔的香港管弦乐团。自梵志登担任音乐总监以来,香港管弦乐团的实力迅速提升,面对《女武神》这部乐队演奏部分十分吃重的歌剧,乐团展现出了令人惊艳的水准,不仅仅创造出了漂亮的音色,在风格的把握上更是极具说服力。乐团从第一幕的前奏曲开始便牢牢锁定了观众的注意力,指挥家梵志登在谢幕时走上舞台,观众爆发出的叫好声直观地说明了一切。

  综观此次《女武神》的演出,北京国际音乐节“做正确的音乐”这一特点得到了充分体现,从制作、乐团、指挥到歌唱家,北京国际音乐节为每一个岗位都找到了相应条件下最合适的人选,特别是在国际乐坛普遍稀缺优秀的瓦格纳歌唱家的今天,能够攒出这样一套“卡司”即便放在欧美顶级歌剧院恐怕也不遑多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