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性、知识性、趣味性和生活化
——项正伯、张克勤“评话新说”中的创新探索
作者:顾斌  来源:中国艺术报

项正伯(左) 、张克勤评话小段《夜走卞家潼》演出剧照

  项正伯,评话演员;张克勤,滑稽名家,出身评话。在2017难忘今“小” 《苏州电视书场》春节评弹特别节目中,项正伯与张克勤联袂演出苏州评话《夜走卞家潼》 。很多观众看了以后觉得不过瘾,又赶到评弹博物馆“元宵联欢会”现场,再度观赏两位名家的精彩演出。

  到目前为止,两人已三度合作演出评话小品。在此之前,评话小品《尊师重道》 《二夫夺美》分别亮相于2005年“江浙沪戏曲电视晚会”以及2008年“评弹盛宴迎新春”电视广播评弹晚会,节目中借鉴了相声、小品等表演手法,使观赏性有了新的突破,给评弹观众和业内行家留下了深刻印象。三次同台演出,赢得好评如潮。两人并非在一线演出的评话演员,但每次“客串”拼档都能引起强烈反响。是属于偶然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这其中究竟有何奥妙?

  因为工作原因,项正伯离开书坛已有20多年。鲜为人知的是,张克勤50多年的艺术生涯却起步于评弹。项正伯、张克勤均师从著名评话表演艺术家金声伯。老先生虽然年事已高,却始终关心着评话表演的问题和困境的改变。他认为,“评话绝不是简单地用苏州话讲故事” ,评话艺术既要坚持传统,更要跟上时代,要符合当下的审美,才能争取更多的听众。作为金声伯先生的高足,张克勤、项正伯经常在一起探讨交流切磋技艺,以融合评话、独角戏、相声、小品等艺术形式,思考并实践着如何在坚持传统的基础上创新发展评话的表演方式。这与金声伯先生的想法不谋而合。他支持鼓励并亲自指导他们排演创新评话,于是有了《尊师重道》的大获成功。节目借鉴了独角戏、相声甚至小品的很多手法,开头仅三言两语便切入故事正题,短短12分钟的节目巧妙地制造了多个高潮。这是项正伯与张克勤的首度合作,也是张克勤阔别评弹30余年后首次演出评话。此后,两人二度合作评话小品《二夫夺美》 。时年78岁高龄的金声伯先生不辞辛劳,亲自排演加工并与两名爱徒同台演出。 《二夫夺美》有着鲜明的时代特色和创新意义,产生了很大影响,在评弹界传为佳话。

  传统的评话表演显得拖沓冗长,演出节奏已不适应当代观众的欣赏习惯。在与张克勤反复打磨编排作品的过程中,项正伯深刻地感受到,只有从生活中提炼鲜活的场景和语言,才能增强评话艺术的时代感。结合社会生活和自身实际,他努力尝试改编和创作书目,并将此视为创作水准的积累和舞台实践的“练兵” ,在各种场合接受评价和检验。虽然早已离开书坛,多年不在一线演出,但项正伯十分注意利用各种机会观摩学习,业余时间进行创作、参加演出,提高评话艺术水平。对“说、噱、弹、唱”等艺术手段的运用,对语气、节奏、声调、动作、面风等表演形式的揣摩和开掘,不断进行着思考和创新,在作品创作和演出实践方面,收获和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经验。

  《夜走卞家潼》是项正伯与张克勤的第三次合作。在长篇评话《七侠五义》中,这段书是很不起眼的一段,行话叫做“弄堂书” ,通常情况很难出彩。两人的演出在电视节目中播出后,受到广泛关注和好评,原因就在于“创新” :将原本单档的表演形式改成了双档。按照传统,表演者穿着长衫坐着说,而项正伯和张克勤却穿着中山装站在舞台中央表演。表演形式的改变,有着丰富的内涵和意义。两人的舞台呈现因而更加丰富,与观众的互动也更加灵活。有别于过去的表演节奏,他俩用幽默诙谐的语言表达节目内容,一开场便引人入胜。此外,还设置了不少“包袱” ,使观众的情绪随情节发展跌宕起伏,达到了很好的效果。

  项正伯专业功底扎实,台风大方潇洒,说表清爽、自然亲切,说法口俏、新颖时尚,语言生动、风趣幽默,尤其擅放“噱头” ,尽得金声伯先生真传。除了杰出的舞台表演艺术,金声伯先生创作能力高超。他不仅对传统长篇评话进行整理加工,使经典书目常说常新、常演不衰,还密切关注现实,改编和创作了一批具有浓郁时代气息的现代短篇评话书目,使评弹艺术和时代接轨。这对项正伯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近年来,项正伯经常应邀客串节目主持或参加组台演出,受到观众欢迎和喜爱。在主持节目和表演评话小段的过程中,他非常注重发挥评话的“噱” ,并且尤其擅长运用“外插花”的艺术手法,将许多毫无关联的事物集中在一起,由此制造悬念,最后解开包袱揭开主题,引起听众欢笑与共鸣。他自编自演了20多段评话小段,其中反响较大的有《大书说小》 《喜说政协》 《评话女人》 《小洪话老》等,分别在“江苏省第五届小戏小品大赛决赛联欢会”“苏州市庆祝政协成立六十周年文艺晚会” 、民盟苏州市委庆祝“三八”妇女节联谊演出、唱响新时代歌唱比赛决赛现场等演出。这些评话小段时间都不长,一般控制在10分钟到15分钟左右,也可称为“评话新说”“微评话” 。项正伯善于结合活动主题、当地风情和现场对象等进行创作演出,并突出知识性、趣味性和生活化,较好地运用了评话艺术的说表、语言、放噱等技巧,因而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获得了较高的评价。

  此外,项正伯还十分注意从舞台实践中进行总结提炼,从说表语言、评弹理论等开展研究。他撰写的《苏州评话的“噱” 》 《金声伯先生放噱》 《评话艺术与节目主持》 《评弹,我的最爱》 《评话在文联中的发挥》 《评话新说浅谈》 《评弹走进亚细亚》 《我与苏州评话的情缘》等文章曾分别在《中国艺术报》 、 《曲艺》杂志、 《剧影月报》 《评弹艺术》等60余家报刊杂志网站发表。其初衷和目的,是传承和发展评话艺术。因为,他与评话艺术之间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