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襟怀,松柏气节
——宋步云诞辰110周年纪念展侧记
栏目:聚焦
作者:本报记者 张瀚允  来源:中国艺术报

欢庆解放(布面油彩) 宋步云

  “新中国成立之后,宋步云追随徐悲鸿的艺术主张,更多地用艺术反映新的生活气象,有一大批作品表现首都风光,这在油画、水彩上,是新中国美术开篇之章中的华彩部分。他用一种崭新的光和色、用一种充满着对祖国文化遗产的热爱之情,可以说填补了在当时表现首都古建建筑的美术作品上的不足。 ” 2020年是宋步云诞辰110周年, 11月25日至12月27日,在中央美院主办的“云水襟怀——宋步云诞辰110周年纪念展”上,中国美协主席、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说。此次展览在中央美院美术馆举办,是“百年辉煌·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名家”系列活动之一,也是宋步云的作品与相关文献首次“回到”中央美院面向公众展出。展览展出宋步云各时期重要代表作品约150余件,并首次展出其木刻和摄影方面的珍贵文献资料。展览以时间脉络和艺术风格为线索,分为“烽烟岁月”“巴山蜀水”“家国新貌”“河山胜境”“灼灼其华”“光影流年” 6个板块,从人物学案、艺术作品、影像文献三重视角,着力还原语境、钩沉历史,展现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中的宋步云。

  在20世纪上半叶中国美术的发展进程中,时代、家国、艺术总是紧紧凝结在艺术家个体的创作与生活之中。留日期间,面对国家危难,宋步云创作大尺幅油画《流亡图》来表现“九·一八”后祖国同胞国破家亡、背井离乡的悲惨境遇,显现青年艺术家身在东瀛、心系祖国的家国情怀。救亡图存的关键时刻,他亦拿起刻刀,创作了《荣誉军人训练与服务:抗敌宣传》 《大家武装起来》 《推广国民教育》 《女英雄》等反映抗战主题的系列木刻版画,以刻刀记录下当时的社会现实与战争带来的创伤,反映军民团结一心、不畏艰险奋力抗争、壮烈与温情并存的社会面貌。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郎绍君评价,这些黑白木刻构图单纯,突出平面结构,喜用尖锐的三角刀、多排刀刻法,风格相对放纵,更具自由的表现性。

  新中国成立初期,宋步云见证了北平解放,也在其后的20世纪五六十年代创作了诸多表现北京城市风光的作品和表现社会主义新中国建设的主题性创作。这一时期,他笔下的人物形象洋溢着共和国早晨的朝气, 《欢庆解放》的人群在北京天安门前高举“劳动创造世界”的红色条幅载歌载舞,《什刹海游泳场》的市民们身着泳装惬意在水边享受盛夏。他的足迹也遍布首都各处名胜古迹与建设中的工地现场,从《天坛》 《五塔寺》到《香山深秋》 ,从《古观象台》 《碧云寺》到《十三陵水库工地》 ,集中描绘北京城市风光,特别是古典建筑,以新的主题填补了油画表现的空白,其中以《俯瞰故宫》为代表。 《俯瞰故宫》在景山上尽收紫禁城和新北京的视角,画面中故宫为主的建筑群为远景,近景则是葱葱郁郁的茂密树林,为观者展开了特别广阔的空间,温暖沉着的色调表现出故宫的辉煌。“如果没有一种对人生的达观,又如何能取来这方绚烂的篇章?他为我们留下了当年的风景,也让我们透过他的作品,看到了中国油画的另一番风景。 ”范迪安说。

  宋步云的油画和水彩保持着对自然的近距离观照和对社会场景的真切表现,也由此呈现了一位历经生活坎坷却永怀理想热忱的艺术家的心路历程。他晚年仍然坚持行走各地,用水墨语言表现自然风光,他一直探索中西融合的新画法,最终在其寿桃题材的彩墨画中得以实现。他以水彩技法画桃、以水墨技法画枝叶,保留了水彩画色彩和中国画笔墨特色,在意境与质感、光影与色彩的不同层面形成了独特的个人风格。 《善者多寿》 《万寿图》 《瑶池仙品》等作品中的蟠桃,比真实的桃子大得多、丰满得多,也鲜明透亮得多,它们红中透绿、绿中泛白,似充盈着饱满的水分与重量,表皮上带着厚厚的细腻柔软的茸毛,在西画色彩和中国画笔墨相互交融、遒劲有力的枝干和苍老飘动叶子的自然穿插下,显得格外醒目。色彩鲜嫩的果实,逼真的蟠桃形象令观者大有垂涎之感。从喜庆吉祥的寿桃到晶莹剔透的葡萄,从故园中的繁茂紫藤到书桌上的盆栽花卉,“善者多寿”与“傲霜秋实”正是宋步云赋予这一主题的祥瑞美好的意涵。

  值得一提的是,展览的最后一部分“光影流年” ,展出了宋步云用留日回国时带回的一台莱卡相机为人们留下的珍贵瞬间。如重庆中央大学艺术系教员在欢迎徐悲鸿归国仪式后的合影、国立北平艺专教师合影等等,为其早年留学、艺术活动及师友交游、家人团聚,特别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画家群体留下了诸多可贵的影像,这亦可看作是他对于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的重要贡献。正如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中央美院教授于洋所说:“历经三夏暴风雨,傲霜秋实分外甜” ,这句宋步云晚年经常题写在蟠桃画作上的诗,浓缩了他一生的冷暖甘苦与传奇历程。云水襟怀,松柏气节,如其笔下的桃子与白皮松、浩荡嘉陵江与冰雪镜泊湖,荣辱不惊,笃实重义,正是宋步云留给历史、当下与未来的高贵品格。

自画像(油画) 宋步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