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艺术
栏目:画者
作者:郭振建  来源:中国艺术报

天路 罗江

  罗江是一位地地道道扎根云贵红土高原,兼通美术、书法、工艺设计等领域的彝族文艺名家,创造了具有民族和时代特征的“罗江艺术现象” 。

  他相貌憨厚、棱角分明,常留着铮亮光头,不苟言笑;他视野宏阔、谦逊含蓄但笔墨豪放,擅长用意诣高远、个性丰盈的作品,彰显红土地的品质、彝族制造的特色。他虔诚执著守望着民族精神家园,云贵高原的巅峰、草木、江河、牛羊、空气、雨露等,已深深融入他的性格意识中; 4000多年生生不息、奔涌传承的彝族历史文化,始终是他艺术生命的情感支点和基因,赋予他的作品挺拔高耸的精神与境界。

  在罗江的艺术世界中,矢志坚守“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理念,他的作品很少有迎合市场的时髦、甜美、浮华之意,拙朴是贯穿创作的重要艺术特色。他注重用时代角度、世界眼光,观照和坚守彝族人的生命意识与情感追求,不断强化自身艺术创造的独特性与民族性,使其笔触苍劲有力、造型敦厚坚实、墨色洒脱飘逸,始终保持着浓郁的乡土特色和民族气质。罗江笔下的美术作品汲取彝族人形体、服饰等象形艺术元素,拙朴而典雅、内敛而含蓄、文气而现代,充满了生活本真与民族情趣。他的国画《红土》系列、 《哀牢山》系列、 《彝人彝山》系列,张扬着彝族人内心的单纯、质朴、豁达、睿智等性情,呈现出粗犷、简约,恣意而不随意的生命意象。

  在罗江的心灵血脉里,始终奔涌着彝族人坚韧、顽强、执著的豪情,骨子里有一种铿锵与坚毅。这种强悍的秉性不断提升着艺术站位,使他的创作情绪和状态高深旷远、细腻激越,富有鲜明的民族特性,其墨骨棱角分明、墨色恣意挥洒、墨品纯粹高傲。他笔下的少数民族芸芸众生,或沉着自信,或强悍挺拔,或刚毅崇高,就连憨态可掬的老牛、茶马古道的马儿,都强壮健硕、骨骼铮铮,传递出一种大气、深沉、震撼的艺术力量。不管是早期的《毕摩·风》 《毕摩·祭》 《红土感觉》等作品,还是新近创作的《彝山记事南山口》 《庆丰年》 《山村集市》等,他把高原红土地生命的自然状态开掘到极致、表现到极致。

  感悟罗江的艺术生命,可强烈体会到彝族人家国一体的新时代情怀。他在娴熟运用黑、白、灰墨色外,还善用褚红色、蔚蓝色、浅绿色、淡黄色,将各种颜色协调有度、变幻无穷,做到新奇而不俗、夸张而不艳,既烘托了中国画大写意的风格,又深化了对时代、对生命的敬畏。同时,他注重将新时代主题巧妙融会到艺术生命体系之中,牢牢掌控艺术走向与情趣,给作品赋予深刻热烈的思想高度,让每一幅作品都体现出对生活的挚爱、对生命的敬重、对祖国的责任。系列作品《乌蒙山》用豪迈凝练的大写意手法,描绘不同生活状态下彝族女人与牲畜的关系,表现出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东方智慧。大型主题创作《誓盟》用细腻深刻的艺术风格,讲述云南26个民族代表一心一意听党话、跟党走,为建设平等、自由、幸福的民族大家庭而奋斗的美好故事,体现出了火热的民族情怀和爱国主义精神,具有厚重的精神内涵和审美价值,也树立起艺术服务人民、讴歌时代的鲜明导向。

  罗江坦率地说: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一年胜过一年好。我理解,这既是罗江艺术生命不熄的精神火焰,更是新时代一位艺术智者仁者的深情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