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音乐剧”的追梦人
栏目:艺林
作者:田清泉  来源:中国艺术报

  7年前,我对英国著名导演大卫·弗里曼说,音乐剧《尼尔斯骑鹅历险记》之后,希望再度合作创作一部中国题材的音乐剧。当时,大卫·弗里曼紧握我的手说,他也十分期待。岁月辗转、时光流逝,当我们再次在剧院大门口见面时,握手的一刹那,我突然不知怎么表达了。大卫·弗里曼依然微笑,但他的背佝得更厉害了。这位值得我敬重的导演,兑现了之前的承诺。

  大卫·弗里曼是武汉戏剧事业发展的贡献者,是国际艺术交流的楷模。武汉音乐剧的发展,与这位老人的贡献分不开。是他以及他的创作团队,带给我们音乐剧创作的新思维。7年前,缘于共同的梦想,我们走到了一起。那时,大卫·弗里曼希望来中国做一部原创音乐剧。而我们剧院刚完成转企工作,也需要投入创演一部大剧为自己加油打气。因为武汉的专业院团还没有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原创音乐剧作品,我们就想做点探索,在音乐剧领域进行一次尝试。于是,我们找到共通点。后来,这部《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取得巨大成功,不仅获得全国奖,还在全国巡演,赢得极好口碑。

  我想,如果没有大卫·弗里曼的参与,能够顺利实现这个梦想吗?肯定难。剧院虽然具有悠久的历史,创作演出过400多部优秀剧目,拿过全国戏剧领域几乎所有重大奖项,但这是个以话剧、儿童剧、木偶剧为支撑和特色的老牌剧院,在这三大剧种的创作上虽有很强的优势,但在音乐剧制作方面却是刚起步,只能向国外学习,借鉴先进的创作理念及经验。事实证明,我们的合作是一次十分美妙的体验。

  如今再次合作,为新戏而奋斗,心态也许变了,但对艺术的完美追求未变。我们请到英国、澳大利亚、意大利等国和国内的专家,他们都是具有高尚情操的人、具有美学追求的人、具有对戏剧崇拜热情的人。在我心中,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令人敬仰的。导演大卫·弗里曼、作曲家霍华德·穆迪、编剧邹爽、舞美设计师丹·波特、导演助理詹姆士·西门斯、灯光设计师卢卫东、艺术指导沈承宙、中方执行导演冷佳华、音乐总监徐元嘉、编舞赵可、声乐指导王静瑄、多媒体设计师马克·达维塔克、多媒体技术总监杰勒·凯泽尔、音效设计师谢钢等,以及众多了不起的演员,都忘情地投入到工作中,把美呈现给观众。还有舞美制作团队,包括布景、服装、化妆、音效和道具等工作人员,直到演出前的最后一刻还挥动双手,为舞台进行修补和雕刻,直至完美。还包括为我们排除困难的各级领导,以及无私帮助我们的兄弟院团。正是这一群人,让生命与戏结缘,拼尽所能为一部戏的诞生而兢兢业业!

  此刻,我又想到了中国音乐剧的播种人沈承宙。我在艺校当老师时,他是我的校长。现在,他已是80多岁的老人了,还常背着一个普通的小包,疾步行走在城市里,为音乐剧不停地忙碌着。就在前不久,他约我相见,告诉我想成立一个音乐剧组织,把音乐剧爱好者们团结起来,共同推动武汉音乐剧事业的发展。他说,武汉之大应该有拥抱音乐剧的胸怀,应该不断创作适应大城市的音乐剧作品。他还赞扬武汉人艺在音乐剧创作上的努力,我十分感动。虽然自己能力有限,很难一时帮助他实现梦想,但我能做的,就是振作起精神,带领剧院,克服一切困难,尽力排出更多好看的音乐剧作品。于是,一部全新的童话音乐剧《九色鹿》 2019年12月出现在武汉的舞台,又是一部多国合作、武汉制造,具有中国风格、国际品质的原创音乐剧。在这里,我不想唠叨这部剧的精彩内容。只是想说,我们是追梦人,将继续奋斗,为新时代音乐剧艺术事业的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作者系武汉人艺党委书记、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