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用情用功书写新传奇
——闽剧《黄勉斋》印象
栏目:品味
作者:吴新斌  来源:中国艺术报

闽剧《黄勉斋》剧照

  近年来,为了顺应新时代广大观众的审美新期待,不少民间职业闽剧团的综合实力不断增强,剧目创作水平不断提高,舞台演出趋于严谨,整体面貌焕然一新,其发展态势引人注目。在福建,福州马尾区海峡闽剧团就属于比较有代表性的剧团之一。该团创作演出的闽剧《龙台驸马》 ,去年入选中国戏剧家协会举办的全国民间职业剧团优秀剧目展演,一度享誉京城。新近推出的闽剧《黄勉斋》 ,获得2018年度国家艺术基金扶持。

  闽人黄勉斋作为朱熹高徒兼爱婿,他是南宋“后朱子学时代”理学领袖,是朱熹理学最坚强的实践者和传播者,其身上所蕴含的精神价值非常值得今天戏曲舞台展现。 《黄勉斋》选取黄勉斋弘扬朱熹理学精神的一次实践——安庆筑城,作为戏剧核心情节,通过黄勉斋临危受命,排除千难万险构筑成御敌抗灾的安庆城的生动故事,浓墨重彩地刻画了官民之间感天动地的“鱼水情结” ,展现了黄勉斋不顾个人命运沉浮筑城抢险和成仁取义的献身精神。

  戏中黄勉斋安庆筑城的故事,既尊重了客观历史事实,又有必要的艺术虚构,做到了“大事不虚,小事不拘” 。同时,该剧较好地设置了人物关系,用心塑造人物性格,较好地把握了人物思想脉络和行为动作的内在心理逻辑,注重戏剧性的营造、人物思想深度开掘和戏剧精神价值的寻找发现。

  此剧还原了那段基本的历史背景:宋庆元元年(1195年),朱熹理学被朝廷打成“伪学” ,史称“庆元党禁” 。朱熹因此忧愤而亡,朱熹四大弟子之一的黄勉斋不离不弃。时值金兵南侵,朝廷起用黄勉斋,命其“戴罪立功” ,担任抗金前线重镇安庆知府。

  传承了朱熹理学“民本思想”等衣钵的黄勉斋,十分体恤百姓安危困苦,自然时时处处站在老百姓立场上思考和行动,筑城抗金便成为他到任后第一项自觉性抉择。而筑城之初得先做通百姓人心工作,黄勉斋所面临的困境无疑十分突出。除了自己属于“戴罪立功”这一不利于开展工作的“特殊身份” ,当时还面临多种困境、遭遇,如安庆百姓曾经亲眼目睹了以往官员如何敷衍欺瞒百姓,骨子里难以相信官府,人心早已不齐;又如当地民众受谣言蛊惑,业已四处逃难。于是,黄勉斋为了安定民心,取信于民,到任之初便公然做出一个决定——把乌纱帽押给民众,表示誓与安庆共存亡的决心。此乃“押冠取信”的精彩戏剧情节。当然好戏还在后头。就在黄勉斋刚刚做通百姓工作不久,本认为可以稍稍松口气,却面临既得利益者、当地黑恶势力的威胁和阻拦。告老尚书贾善吉的“吉祥阁”因其地理位置特殊而重要,必须拆除,这就成了筑城面临最大的困境和障碍。黄勉斋以国计民生晓之以理,贾善吉却搬出御匾和当朝宰相的手令相威胁……最后, “吉祥阁”被正义付之一炬,而筑城大功告成之日,却是黄勉斋被罢官之时。如此这番的波折、困境、较量、冲突以及悲剧性结局,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平添了戏剧性。

  戏中除了“押冠取信” ,还有“桐油救火”等生动、夸张的情节故事,依旧显示了剧作者陈道贵一向追求的传奇性、民间性和重情趣等戏曲风格特质。作者始终站在民间的立场来创作,全剧传递出浓郁的民间理念。特别难得的是,该剧借助历史的一鳞半爪,重新接通历史人物的心理情感脉络,让人物重新鲜活起来,让先贤人物思想同今天观众的审美观念相碰撞相呼应,让戏剧的主题意蕴在现实的观照中,获得诸多启迪当下的力量,从而使《黄勉斋》获得持久热烈的心灵回响。

  《黄勉斋》角色行当齐全,演员阵容强大,游斌等主要演员舞台经验丰富,台风老道,表演松弛,声腔演唱声情并茂,收放自如,富有激情和爆发力,成功刻画了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其舞台美术简洁大气、灵动清新,作曲注重闽剧剧种音乐特色的强化,推进了戏剧情境氛围的营造,烘托了人物情感表达和心理节奏。二度创作从舞台调度到整体艺术格调,都颇为讲究。

  福州马尾海峡闽剧团接连通过《龙台驸马》和《黄勉斋》 ,在剧目选题、舞台呈现以及思想性、艺术性诸方面追求,显示出越来越接近国有专业戏剧院团的艺术水准。相信该团能够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构建,为“乡村文化振兴”做出自己一份更大的贡献。

  (作者系福建省戏剧家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