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中国民族声乐男高音艺术论坛成都举行
中国民族声乐要走出自己的路
栏目:本期视点
作者:王小军  来源:中国艺术报

  由成都学院(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和成都传媒集团共同主办,才旦卓玛、吴雁泽、李谷一、瞿琮、殷秀梅任艺术顾问,郁钧剑任总策划的首届中国民族声乐男高音艺术论坛日前在成都举行。活动期间共举办开、闭幕两场音乐会和17场公开课,300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民族声乐男高音艺术家以及千余名从事声乐的教师、学生、爱好者参加活动。

  “中国好声带”唱醉蓉城观众

  去年11月,中国-东盟艺术学院在成都成立。首任院长郁钧剑表示,希望学院成立后建立中国民族声乐男高音基地。如今,这一计划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作为论坛开幕活动的中国优秀民族男高音惠民音乐会,可谓一次全国男高音歌唱家的大集合。担任总导演和主持人的郁钧剑将一批“60后”“70后”“80后”乃至“90后”男高音推向舞台中央,为观众展示当代民族声乐男高音的风采。

  开幕音乐会当晚,四川省体育馆内被慕名而来的观众填满。当场灯暗下,坐在内场前三排的“观众”突然集体起身,在舞台前站成一排,两端甚至延伸到了走道。原来他们正是本场音乐会的主角——来自全国各地百余名青年民族男高音歌者。在夏小汤指挥、四川爱乐乐团交响乐与合唱团伴奏下,百名男高音集体亮嗓,纯正的音色瞬间征服观众。一曲为此次音乐会新创的《唱响新成都放歌新时代》和经典曲目《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 ,让音乐会一开场就进入高潮。

  以吕继宏、王宏伟、刘和刚为代表的新一代民族男高音,来自全国各地、各民族的歌唱家吕宏伟、陈永峰、泽旺多吉、孙维良、乔军、夏米力、贾双辉、谭学胜、姜明、陈家坡、毋攀、穆维平、王志昕、吴扎拉涛、欧云巴特、王昭璋、李凌利、胡栓栓等,以及2017年获得第11届中国音乐金钟奖民族唱法奖项的四位年轻歌唱家于海洋、郝亮亮、曾勇和孔庆学,都演唱了自己拿手的作品。36首经典名曲以及新创作的《唱响新成都放歌新时代》 《撸起袖子加油干》 《不忘初心》等,让现场观众大呼过瘾。郁钧剑与金钟奖四位获奖人歌唱家一起演唱了《说句心里话》 。音乐会还邀请女高音歌唱家殷秀梅、王丽达作为女高音的特邀代表登台一展歌喉。

  观众对长达3个多小时的惠民音乐会如痴如醉。不少人感叹,这样集中展示中国男高音歌手的音乐会难得一见,更有人将这场音乐会比喻为“中国好声带” 。

    多视角研讨民族男高音未来之路

  首届中国民族声乐男高音艺术论坛持续8天。郁钧剑首讲之后,姜嘉锵、孟玲、邹文琴、胡郁青等音乐界前辈以及方琼、刘和刚、陈永峰、吕宏伟、谭学胜、穆维平、王志昕、刘淮保、郑茂平、孙维良等知名音乐家进行了讲演和讲座,从多种视角研讨民族男高音的未来发展之路。

  “我们已失去真正的民族唱法。 ”郁钧剑几年前提出的这一判断,引起很大关注。他认为:“这是评判体系出了问题。在其他艺术领域,东西方文化评判体系是不一样的,没人会用芭蕾舞标准评判民族舞,也没有人用油画标准来评判国画。唯有在民族声乐的评判中,却是用美声唱法的标准来评判民歌。众所周知,美声唱法讲究声音位置、气息和共鸣的统一,而民族唱法则讲究旋律和韵味,这是两种不同的文化范畴和审美体系。 ”陈永峰认为:“中国民族男高音由于在训练上借鉴美声唱法,逐渐将自己置于美声唱法阴影下,失去了民族男高音的个性和特点。 ”

  “美声唱法的气息和声音位置的训练是民族男高音训练的基础,有了这个基础,才会有各种风格的展现。 ”方琼表示。孟玲坦言:“歌者如果没有风格,没有声音的辨识度,就会千人一面、千面一声。 ”姜嘉锵以《幸甚至哉,歌以咏志》为题,讲述他多年来唱好古诗词的经历,特别强调了语言是民族声乐的基础。而邹文琴则提出,唱好中国作品需要有“内涵、含蓄、意境、画面”的基本素质,她还提出了引发青年歌者思考的问题:“打开喉咙”究竟打开多大?用青春的力量唱歌的“度”是多少?刘和刚指出:“每一首歌里都有一个人物。 ”陈永峰则提出“以母语为歌唱”的理念。谭学胜形象地用“瞪眼睛”形容“打开上颚”的训练。穆维平用俗语“笑得肚子都疼”来隐喻气息的支持点。

  讲座中,大家一致强调“头声”“深呼吸”“咽壁力量”“音色”的重要性,提到了平常少有提到的“咽音”“基音”“关闭”的概念,尤其是研讨了民族唱法被美声唱法几乎同化的情况下如何走自己的路?民歌演唱的“口”究竟该开在哪里?“中东辙”“江阳辙”等母音究竟该如何训练?是不是应该确立“语言决定唱法”这一概念?专家们各有角度,但都在为民族唱法如何走自己的路而提出解决方案。正如郁钧剑所说,为中国民族声乐和“中国学派”作出贡献,是大家共同的目标。

  论坛期间,中国民族男高音声乐艺术研究会成立。研究会由一批有志于民族声乐的青年男高音组成,陈永峰被推选为首届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