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长荣收徒舒桐:
倾囊相授是艺术道路上的目标
栏目:现场
作者:本报记者 邓立峰  来源:中国艺术报

尚长荣给舒桐说戏

  “以前我在舞台上打拼,现在年纪大了,我也把自己的重心转移到了推动京剧艺术的传承上来。 ”年近80岁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说起自己现在的目标:学生求学奋进,作为年长的京剧人,一定会倾囊相授,与学生一道为戏曲事业的繁荣贡献力量。

  2019年开年,尚长荣正式收国家一级演员舒桐为徒。1月5日,尚长荣收徒舒桐的拜师仪式在中国文联举行。说起舒桐,很多京剧爱好者并不陌生,他专工花脸,是第27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艺术表演奖主角奖的获得者。

  舒桐出自梨园世家,姑祖父是京剧小生表演艺术家程继先,父亲舒茂林曾坐科于天津“稽古社” ,工武生。然而,舒桐学戏的经历却是“坎坎坷坷” ,因为父母不想再让子女学戏,所以直到初中,舒桐都没有接受正式的戏曲训练。1986年,初三毕业的舒桐看到宁夏艺术学校京剧班招生,喜爱戏曲的他毅然去报了名。这个年纪学戏曲,所受的苦可想而知。在学校练了6年, 1992年,舒桐以《探皇陵》一剧荣获宁夏回族自治区戏曲青年演员大赛一等奖,这时的他已被分配到宁夏京剧团工作。

  “那个时候戏曲还不是很景气,尤其是在经济不发达的地方,几乎没有戏曲演出。我很困惑,学了6年戏,吃了那么多苦,没有地方展示啊! ”恰巧在这时,不知谁在宁夏京剧团大门口贴了一张中国戏曲学院的招生简章,舒桐辞掉工作,来到北京,并以出色的成绩考入中国戏曲学院,主工架子、铜锤花脸。也是在这个时候,他见到了专工花脸的尚长荣,“1996年,尚老师演出京剧《曹操与杨修》 ,我们骑着自行车去看了。后来尚老师被请到戏曲学院,给我们讲了‘夜梦杀人’这一场。 ”舒桐逐渐将尚长荣视为“舞台上的偶像” ,“在那之后,我一步步地学习传统戏和新编戏,尚老师从艺术上为我的花脸表演指明了方向” 。

  1997年,舒桐毕业后留在中国戏曲学院任教,如今他已成为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系主任与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班主任。然而,舒桐也有自己的困惑:“近十年来,我一直觉得很迷茫,梨园行有句话,看人要问‘有师父没师父’ ‘有没有准谱’ 。在教学过程中,也有学生问我‘戏是跟谁学的,走哪个路数’ 。 ”他想拜个师父,而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跟尚长荣“请教” 。

  “我来北京演出,舒桐经常到宾馆找我,我们探讨一些问题。有时他甚至会坐高铁、乘飞机到上海跟我交流。 ”尚长荣说,这种刻苦是很难得的,也正是这种刻苦的品质打动了他决定收舒桐为徒。“戏曲行业中优秀人才不少,但成大才不易。 ”尚长荣表示,作为年长的京剧人,应激励和引领中青年戏曲人才。

  尚长荣勤于“托举后生” 。中国戏曲学院院长巴图讲到一件他刚刚经历的事:不久前,尚长荣到吉林演出,主办方安排尚长荣最后登台,压大轴。而尚长荣多次找到主办方,提出要让年轻的演员压轴,自己在前边演。“这让我体会到尚先生对年轻京剧演员的爱护与支持。 ”巴图说。

  “多出好戏、多培养优秀人才,是戏曲行业的重要任务。 ”这是尚长荣对戏曲行业的期许。而在舒桐看来,自己拜尚长荣为师,有两方面的意义:首先是对花脸表演艺术的传承,而他戏曲教师的身份,“也会将架子花脸艺术和尚老师创新、继承与发展的思想传播给当代学生。以后,我会像尚老师教我一样,手把手地、一招一式地去教学生,把原汁原味的京剧艺术传承下去。 ”舒桐说。而巴图认为,对戏曲教育来说,尚长荣收戏曲教师为徒,会提高师资水平,培养更加出色的戏曲教育人才,这也是戏曲教育由“高原”到“高峰”的必由之路。

扫一扫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