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涂鸦”不妨变堵为疏
栏目:钟鼓楼
作者:伊一芳  来源:中国艺术报

  湖南大学德智园学生公寓时钟广场标志性的“朱(熹)张(栻)会讲”塑像惨遭涂鸦的消息与相关图片近日被许多媒体和微博、微信平台转载,图片中两人的眼眶、嘴唇都被涂为红色,脑门正中还写上了他们各自的名字,让原本表情严肃认真的雕塑变得有点惨不忍睹。虽然此事最终被认定为是孩童所为,但是基于近年来屡屡见诸媒体的游客随意乱涂乱画的不文明行为,再次引发人们对“涂鸦”陋习的讨论。

  对于类似行为,我国《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第十七条规定: “一切单位和个人,都不得在城市建筑物、设施以及树木上涂写、刻画。 ”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将公共设施当作画布显然是违规的。此前,国家旅游局还出台了《游客不文明行为记录管理暂行办法》 ,将不文明行为人记入“黑名单” ,遏制不文明行为。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涂鸦”行为很难“抓现行” ,真正被处罚和记入“黑名单”的尚属少数。

  文明出游,是一道考验社会管理和游客素质的共同“考题” 。笔者以为,对于现代公民而言,“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想留下纪念可以理解,但把公共场所当成自家后院,兴之所至随手涂画,这是分不清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的表现,也是我国法律法规所不允许的。另外从某种意义上说,游客的文明表现是一幅更高境界的无形“美景” ,它体现了社会文明的进步和发展成果的精神转化,因而涂鸦“爱好者”们还应遵法自重。而面对“涂鸦”行为屡禁不止的现象,相关管理部门在加强监管、加大惩戒之余,还需管理创新,在现实层面找到一条具体可行的路径。面对“涂鸦”现象,管理部门不妨转换思路变堵为疏,根据实际需求,提供相应的服务,早前的黄鹤楼景区就曾设立电子涂鸦墙,供游客涂鸦,既能满足公众的涂鸦需求,也可以在潜移默化中改变陋习,避免在公共设施上乱刻乱画,这不失为一种双赢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