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哪里好”到“怎么写”
——谈中学古诗词写作教学实践
栏目:国学纵横
作者:王强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们能不能开设一门古诗词写作课? ”三年前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语文组教研组长王艳老师把这个问题抛给了我和本校另外两位青年同事——解村老师和昌盛老师。

  在人大附中,精通古体诗词写作的老师不乏其人;而学生组织的古诗词创作社团—— “槐雪诗社”常年酬唱吟咏,每年定期举行的“古韵今声”古诗词创作大赛也涌现出不少高质量的作品。在这所讲究文化底蕴的校园里,师生间常常就诗词创作进行交流。然而将其课程化,设计出系统的教学内容和教学环节,却鲜有经验。

  古代诗词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代诗词教学则是中学语文教学中的重头戏。但是,当下的常规课堂,主要还是以鉴赏的形式进行教学,针对教材所选的名家名篇展开解读,加以鉴赏,并适当予以扩展。

  诗词写作课要带着学生突破鉴赏视角,转而从创作的视角来重新审视诗。这是诗词写作课与传统诗词教学最根本的不同。比如我们讲王勃的《滕王阁诗》 ,要追究“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一句读来为什么令人心生感慨,探求“怎么样” 、讲解“是什么”之外,恰当分析这两句诗的形式:作者先提出了一个问题,下一句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把视线移向楼外的滚滚长江。这样学生的视角就会不一样。实际上,这种“论说+写景”的形式并不少见,还有“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 “明朝挂帆去,枫叶落纷纷” “缭乱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等等诗句,虽不言明,却胜似千言万语,这就是所谓的“以景结情” 。在诗词写作课上我们引导学生去归纳总结这些技法,不仅满足于认识它、赏析品评它,而且要将这种手法实实在在地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中去。再比如讲韩愈《山石》 “水声激激风生衣”这一句,我们并没有让学生赏析“激激”这个叠词好在哪,而是把这两个词挖空,让学生填,再给出韩愈的原文加以比对,把他们的思维切换到创作上来。

  与之相应的,诗词写作课区别于诗歌鉴赏课的第二个要点,就是对诗词的学习、讲解必须深入到技术层面。比如对仗的技巧、虚词叠词的运用、句子的节奏变化、韵脚的选择等等,比如杜甫的“沉郁顿挫”是怎么呈现的,韩愈的“以文为诗”有哪些要点,以及填词、谱曲等等,我们都带着学生一起去研究总结。比如某位同学的作业中有两句诗:“草枯木叶危,鸟啼燕南飞。 ”同学们表示不太像古风。经过讨论,改作“木叶何危危,劳劳燕南飞。 ”就有些古风气象了。因为古风的句子一般比较简省,不堆叠意象。 《诗经》中“伐木丁丁,鸟鸣嘤嘤”“鹑之奔奔,鹊之彊彊” ,不仅意象稀疏,而且修饰词“丁丁”“嘤嘤”“奔奔”“彊彊”质朴简练。依照这种思路加以修改,诗句就有了“骨感” 。

  当下的语文教学,有些讳言技术,仿佛一切好词佳句都是自然天成的。我们总觉得谈技术是在肢解诗,其实不然。任何高深的艺术境界,归根结底,都是依靠某些技术最终呈现出来的,离开技术谈境界实则是空疏妄言。诗词教学的课程化,某种程度上也是诗词创作的技术化。

  我们的诗词写作课的第三个要点,就是讲求时代气象,如此方为鲜活。余光中先生曾说:“一位真正的现代作家,在视觉经验上,不该只见杨柳而不见起重机。 ”我想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今天的作家、诗人,应该去发现现代事物和现代生活的趣味与美,而不是千年不变地吟赏风月。在我看来,旧体诗词要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中,焕发新的生命力,它就必须自辟一条新路,走进现代生活。今天的中国社会,其发展日新月异,新生事物层出不穷。科技的跨越式发展更推动着社会结构、生活方式的深刻变革。今天的诗人不应“躲进小楼成一统” ,而应该踏遍青山、放眼世界。所以,我们这门课有一节叫做“古韵今声” ,引导学生进行诗词创作的时代创新,写新事物、新现象、新体验,比如《咏空调》 《咏高铁》《咏微信》等题目。同时也要保持古典诗词既有的韵味,在古韵和今声之间找到平衡。

  根据这门课的安排,我和两位同仁依据所长分别负责古风、律诗、词的授课,并从诗体流变的角度重新为学生梳理中国诗歌的发展,再辅之以诗歌创作理论课一节,以一学期24个课时为学生打开诗词创作的大门。这门课至今已经在人大附中开设四期了,在学校和教研组多年来的支持下,这项教学创新正在日益成熟。在人大附中“道德心、中国魂、创新力”的总体育人目标指导下,这门课成为人大附中语文“四级立体课程体系”中落实传统文化教学的重要一环,我们的自编课程教材《走进古典诗词写作》经历多年的打磨也即将出版。与此同时,校园诗人的队伍也日益庞大。

  我想,让诗意走进校园,绝不仅仅是停留在“熟读唐三百首”这个层面上,抑或是用一套僵化的模板把一首首活生生的诗作“解读”一番。在三年的教学中我们逐渐坚定了一个信念:诗不能躺在实验台上等待解剖,诗必须是活的。诗要走进中学生的生活里,走进他们的心里。所以,我们鼓励学生拿起笔来,把自己的生活描摹出来,把自己心底的沉吟或呐喊表达出来。我们不仅训练学生写好传统题材,还鼓励他们近取诸身,有一位同学把做数学题的体验写成一首诗—— 《夜证哥德巴赫猜想》 ,真切生动,师生都很喜欢。所谓“诗言志” ,不正是如此么?

  中国自古是诗的国度,诗词创作本是读书人的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开设诗词写作课,其宗旨绝不是培养专业的诗人,而是希望越来越多的学生能养成一种雅致的趣味,引导他们由诗词创作这扇大门走进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堂奥。尤其是希望他们能树立真切的文化自信,在将来走向世界的同时于心中保存一份浓厚且温暖的中国底色。

  附学生作品两首:

  咏微信(新韵)

    南北慢慢愁归途,

  相思只教眼底枯。

  岭外音信无所得,

  频烦鱼雁不足书。

  微信世人皆已识,

  莫劳驿使马上辞。

  君住江头我江尾,

  冷暖悲欢两心知。

  岁岁红莲思悠悠,

  人间别久无须愁。

  昔日若得仙家术,

  不用烽火戏诸侯。

  音书常往情相隔,

  自觉诸事转淡薄。

  闲将旧人思量过,

  白发如新不胜说。

  信不至时长相忆,

  信易至时犹厌多。

  管城子用武无门,

  熟宣已积三寸尘。

  福兮祸兮难自料,

  劝君莫做痴愚人。

  ——人大附中2020届高一学生马赛龙

 

  咏高铁·丁酉初冬有感

  钢身始作千锤出,

  霜雪言他未敢留。

  亦自浮云难望企,

  何堪瑞马共从游。

  一归梓里唯弹指,

  万丈风雷且合眸。

  窗后观花驰更疾,

  剑门微雨意将休。

  ——人大附中2019届高二学生辛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