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雍、凉之兵者,夺天下!
栏目:钩沉
作者:冯立  来源:中国艺术报

  2017年度最热的历史题材连续剧,非《大军师司马懿》莫属,暑期播出的《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介绍司马懿的成才之路,近日在优酷网独播的下半部《虎啸龙吟》 ,主线为三国时代最具谋略较力的一段故事——司马懿与诸葛亮在祁山南北的军事博弈。此时曹魏与蜀汉的争夺主要在雍、凉之地(今甘肃省、陕西省西部一带) 。需要指出的是,这可不是简单的一处地理位置,古代社会生产力有限,不缺土地耕种,其战争的争夺主要在人口,所属雍、凉之地的雍、凉之兵,乃东汉魏晋以来最强的一股军事力量,实质上针对雍、凉出身的将官、军队的你争我夺,决定着这段历史的走向,可谓是夺雍、凉之兵者,夺天下!

  东汉三国年间雍凉军团最强

  经历了王莽之乱,东汉初年边境空虚,其国力、兵力较西汉而言都有所减弱, 《后汉书》卷一下《光武帝纪下》记载:“ (建武六年)是岁,初罢郡国都尉官。……三月丁酉,诏曰:‘今国有众军,并多精勇,宜且罢轻车、骑士、材官、楼船士及军假吏,令还复民伍。 ”建武年号为汉光武帝的第一个年号,由上文可知东汉为了巩固边防,开始在边郡和内郡设置屯驻营兵,并将多种类型的部队改编加入营兵。所谓营兵,大致是在兵家要地设常驻部队,此类部队是国家供给的王牌部队,内郡兵相较边郡兵更为王牌。

  东汉的内郡营兵有三处,分别是位于扶风郡的雍营、长安附近的虎牙营、守卫洛阳北边魏郡的黎阳营。其中雍营与虎牙营均在雍州,而黎阳营位居洛阳之北,在司隶、并州、冀州三州交界之处,其用途主要是拱卫首都。

  东汉的边郡营兵核心是胡骑,即北方民族的特种骑兵。东汉边防内退之后,北方边防已经撤出长城布防,长城附近的乌桓、鲜卑、南匈奴、羌胡等北方民族南下内附,东汉即在边防线上的属国置军,居凉州的护羌校尉部属与居幽州的护乌桓校尉部属,是两支混合了羌胡与乌桓骑兵的混编骑兵部队,最为精良。

  凉州护羌校尉部属是在战斗中成长起来的。自东汉明帝时代窦融、窦宪远征匈奴,迫使匈奴分裂,匈奴的一支西迁一支内附之后,东汉边防的主要敌人就变成了西北方向的羌胡。羌胡最猖獗时期,进驻黄土高原,逼近了洛阳、长安西北方向的三辅地区。羌胡等部族的聚落形态与匈奴有别,他们属于聚居在森林—草原地带的森林草原游牧民族,由于其采集、居住区域相对固定,被击败后他们也不会转移,频繁持续的骚扰给东汉边郡守军的压力极大,经缠斗数年,东汉官方军力也得以磨炼提升。从而凉州护羌校尉部属与雍州扶风雍营为代表的混合骑兵部队,逐渐成为东汉军方的王牌部队。

  雍、凉地方的基层武将主要由祖籍是两州本地的将士所组成,其中佼佼者有成为东汉末期雍、凉之兵首领的军阀董卓,就是雍州陇西人。黄巾之乱后,中原空虚,大将军何进以为国内可以依仗的军事力量唯有董卓,便是当时的军力格局的例证。董卓变乱之后,其部署又归于李傕、郭汜统辖,前者是雍州北地人,后者是凉州张掖人,就是雍、凉二州的军事统领。两军败亡后,雍、凉地区先后又有边章、韩遂变乱,后与韩遂合兵的还有凉州骑兵的另一支传统军事势力——东汉初年伏波将军马援后裔马腾、马超父子的雍、凉之兵。马腾籍贯便是雍营所在的扶风郡茂陵县人,他早年任职于凉州军中,累积偏将军。赤壁之战前,孙刘联军与曹操对峙时,徐庶不愿参与两军纷争,曾请愿去西北抵御马腾父子,以防心腹后患,可见凉州之兵的战略影响力。后来马超、马岱投向刘备一方,诸葛亮早年出兵北方,依仗马超、马岱来安抚羌胡,也正是看中马氏兄弟凉州军的背景。

  扬司马抑曹真小看了雍凉军

  长久以来,读者热衷于讨论三国历史中诸葛亮“六出祁山”北伐曹魏之时与司马懿互有胜败的精彩对决,《虎啸龙吟》也由此命名来吸引眼球,但是下半部剧的历史书写还是秉持着正史思路,去讲述司马懿与曹真、曹休为首的曹氏军事集团的博弈,比如二曹在世之时,司马懿即使领军也是身居侧翼,这便是军中地位差别。但是剧中为塑造主角,司马懿各种决策正确、临阵指挥能力卓越,每在具体战局之中,都能够占得先机,而曹真一派则屡折将兵,有勇无谋。历史实情并非如此,自曹丕即位,曹真就一直统领雍凉军团,打通西域商路,江夏破吴,屡败诸葛大军,此时也是雍凉军团最强的阶段。

  在诸葛亮前三次北伐中,三位击败过蜀军的主将——围败马谡于街亭的张郃、固守陈仓的郝昭,还有收复南安、安定、天水三郡的郭淮均出自曹真麾下。此处还有一个历史线索,即郝昭、郭淮均是祖籍并州人士,张郃早年在袁绍属下曾在并州任职,曾从并州北上击败公孙瓒军事集团。自西汉李广以来,并州前线常年与匈奴交战,并州将领在两汉魏晋军事上层极有势力。由此可知雍凉军团虽然军事力量强大,但是上层将领均非本地之将。因此《虎啸龙吟》姜维降蜀之际,其部曲感叹洛阳来的高级官员总是打压本地军将,像姜维等人虽作战能力卓越但只能在雍凉基层为官,备受欺负。

  在马超去世之后,姜维的降蜀对于战斗能力有限的诸葛亮一方而言,是极好的补充。后来长期督军雍凉之地的夏侯霸降蜀,得到重用也是这一道理。可见在汉魏晋三代嬗变的过程中,雍、凉之兵都扮演着重要的历史角色。司马懿在军事层面的上位,也与获得了雍、凉之将的拥护有极大的关系。曹真去世之后,司马懿走向政治巅峰的路上,一步步使得郭淮、牵招、胡烈等雍、凉军籍的名将臣服于自己,并且能听从号命,征伐公孙渊、王凌等叛乱,雍凉军团的历史影响深远可见一斑。

  曹真去世之后,接替其位督领雍、凉军事的是其部下赵俨,赵俨去世后,继任者是夏侯玄。曹氏集团的核心在雍、凉,此时人才凋零,无论政治地位还是军事才能,可统领之人只有夏侯玄。夏侯玄之前为京城禁军司令,接替夏侯玄为禁军司令的是司马懿之子司马师。《虎啸龙吟》中有表现,夏侯玄把妹妹嫁给了司马师,故而夏侯玄才承认司马师为其后的继任者。学者仇鹿鸣指出此处或是司马懿与曹爽互相制衡的博弈结果:司马懿允许曹爽让夏侯玄统领雍凉军团,夏侯玄让司马师当禁军司令。最终还是司马懿经验比曹爽丰富得多,曹爽禁军大权旁落,铸成“高平陵之变”的大错。

  《虎啸龙吟》善于抓住三国时代一朝不同政治集团博弈之细节脉络,是为一大亮点。当我们结合真实的历史背景来看,剧中为我们展现的曹魏内部、魏蜀之间的战略决策斗争,很大程度上是在争夺雍凉之兵的基础上进行,以及雍凉军团的种种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