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刘家成、成龙、霍建起、王丽萍等建议——
大力推动中国优秀影视作品“走出去”“走进去”
栏目:两会关注
作者:本报记者 赵志伟  来源:中国艺术报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经过改革开放40年经济的持续发展,中国的国际地位显著提升。与之相伴,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也有了较大提高,但仍有许多值得期待的发展空间。以中国电影为例,尽管近年来国产电影票房屡创新高,可在国际上的票房号召力还与好莱坞大片有不小差距。

  “以电视剧为例, 2016年中国电视剧市场规模882亿元,而出口总额仅为5 . 1亿元。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导演刘家成提交相关提案,呼吁进一步推动中国影视剧“走出去” 。在刘家成看来,影视剧是当代流行文化的主要载体,是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窗口。“当代世界的文化大国,包括美国、法国、日本,甚至韩国、印度都大量输出影视作品,来保持和扩大其文化影响力。因此,中国影视作品的大量‘走出去’ ,是推动文化‘走出去’的重要一环。 ”刘家成认为,要通过中国影视文化作品“走出去” ,将中国人最普遍、最真实的面貌呈现出来。

  “制约中国影视剧‘走出去’的因素有很多,精品不足是主要原因。 ”刘家成分析认为,一是市场化条件下的功利倾向,造成了一些创作者什么赚钱拍什么,一些单方面迎合大众的庸俗题材作品屡屡能够收获很高的回报。一味地迎合观众就很可能限制了中国影视剧的整体高度;二是缺乏国家重点扶持,对有可能成为“高峰”的作品支持不够。“什么样的作品,能够真正打动人心,获得国际认可?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搞清楚。 ”刘家成举例说,国产的不少生活剧,应该说贴近生活,反映了不少社会现实和问题,但往往向人心深处挖得不够,这种作品到了与我们生活状态不同的其他国家,就不容易获得共鸣和认同。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影视作品走出国门,但‘走出去’的古装戏较多,现代戏较少。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人艺演员队队长冯远征认为,当前国产现实题材影视剧的创作还有欠缺,特别是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尚未在国外观众心目中产生共鸣,这是需要努力的。“除增强文化内涵外,文化产业还应与高新技术相结合。同时,应加强文化艺术基金建设,实施文化精品带动战略,鼓励企业走原创、精品路线。 ”冯远征说。

  在国产现实题材电视剧的海外传播和影响力上,全国政协委员、编剧王丽萍颇具发言权。“我是电视剧创作第一线的编剧,这些年创作了不少电视剧作品,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是中国首部走进非洲的电视剧,我编剧的电视剧《生活启示录》也被翻译成阿拉伯语和斯瓦西里语走出国门。 ”王丽萍在谈到她的创作心得时表示,如何把现实题材表现得更踏实、更深入,如何观照当代生活的闪光点,如何更多地在作品里表现真善美、正能量,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

  “一些宫斗剧,在国内有争议,拿到国外去,对中国的文化软实力很可能不会是加分项。 ”刘家成担忧地说,特别是某些剧目用表现中国人的个别的阴暗面去争取某些奖项,更要杜绝。“其实,传递正能量,挖掘人性的光辉,批判人性中阴暗的东西,找到人性的共通之处,告诉人们生活的本质和意义,这样的作品不但中国人爱看,外国人也爱看。 ”刘家成说,“真正中国人的状态是什么?是有拼搏精神的、吃苦耐劳的、阳光的、快乐的” 。

  全国政协委员、导演霍建起认为,要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2018年,由他执导的影片《大唐玄奘》在埃及放映。“ 《大唐玄奘》是玄奘的人生经历。他九死一生、舍身求法的精神,对理想信念永不放弃的执着,深深地打动了埃及观众,收到了很好的放映效果。 ”霍建起说,中埃两国同是世界上重要的文明古国,以文化自信的心态“走出去” ,不仅赋予影片新的意义,也加强了中国和世界人民的相互交流与了解。

  “随着我国文化软实力日益提升,纪录片‘走出去’的成果也越来越多。 ”全国政协委员、纪录片导演王建国坦言,纪录片有记录时代的功能,中国每年都会建设高铁、高楼以及不断刷新纪录的大桥,“国内有很多像《超级工程》这样的优秀纪录片真实记录下这些变化,并很好地将中国故事讲述出去。要想进一步推动纪录片‘走出去’ ,我们还要了解什么是更国际化的纪录片,这就要求我们所讲的故事视野要更开阔,内容要更吸引人。 ”王建国说。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影协副主席成龙表示,国外的文化传播主要是通过市场主体实现的,如美国的时代华纳、好莱坞、百老汇、迪士尼等大型文旅集团和企业集群,对科学选择目标市场、增强文化认同力度的影响不容小觑,应该成为我们关注的重点。目前,他正在推动在中国成立世界动作特技总会,已经向全球各地的特技工会成员发出邀请,“希望更多海外电影人来到中国、了解中国,成为中国文化的传播使者。 ”成龙说。

  “加强对市场的调控,不仅要懂艺术创作,还要熟悉市场运作,特别是对国外市场要有专门的研究;加强对影视行业的金融扶持,尤其是对有可能‘走出去’的重点影视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实施更有针对性的文艺精品工程,用好市场的力量、政府的扶持资金,在兼顾社会效益的前提下,尽量向市场化的民营影视公司倾斜,聚焦有国内外市场前景的影视项目,精准发力。 ”刘家成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