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文联>中国文联工作动态

艺术创作的温度要用心灵来调节

时间:2018年12月17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乔燕冰 实习记者 王 琼

  艺术创作的温度要用心灵来调节

  ——“崇德尚艺 做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新时代文艺工作者巡回宣讲活动”走进南昌、福州

  “我的工作室里没有空调,冬天冷,夏天热。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装空调,因为我喜欢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感受气温的变化。夏天虽然热,一旦投入到创作状态中,精神就是清爽的;冬天再冷,到脚手架上活动两下,人马上就热血沸腾了。和大自然一样,艺术创作也有温度,只不过这个温度需要你用自己的心灵来调节。”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如是分享自己的创作体验。

  12月11日至14日,由中国文联主办的“崇德尚艺 做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新时代文艺工作者巡回宣讲活动”走进江西南昌、福建福州。中国舞协副主席、上海歌舞团艺术总监黄豆豆,中国民协副主席、蓝印花布印染技艺传承人吴元新,摄影家、“野性中国”创始人奚志农以及吴为山4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结合新时代艺术创作的特点,与两地文艺家协会、文艺工作者代表分享创作心得,讲述了他们眼中的信仰、情怀与担当。

  吴为山回忆了一段精益求精、修改马克思雕像的故事:“那是一个冬天,我创作的马克思雕像刚完成,已经运往山西铸铜厂铸造去了。我在家里辗转反侧,老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最后终于想明白了,我的初稿是在室内完成的,视角不够宽广,无形中弱化了对作品整体气场的把控。我想,应该试着把它放到室外、放到广场上去。于是我让人把雕像从山西运回北京,在凛冽的寒风中,在零下15摄氏度的室外,整整修改了6个小时。”由此,吴为山发出了“艺无止境”的感慨,“如果我们今天在作品中多花10分钟、半个小时,多花一天、一个月,也许这个作品在历史上就能多留一百年,甚至一千年。我们的时间是属于历史的,艺术家只有把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投入艺术创作中去,作品才能具有持久的生命力”。

  黄豆豆现场播放了《醉鼓》《中国功夫》《保卫黄河》3部舞蹈作品,并与观众分享了每一段舞蹈背后的故事:创作上求新,《保卫黄河》借助了机械舞台、多媒体技术;表演上求突破,《醉鼓》要求舞者在鼓面上舞蹈;正式演出时遭遇挑战,《中国功夫》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闭幕式上接到“不联排直接上台”的通知……正如黄豆豆所说,“我们在创作和表演中面临种种困难,支撑我们坚持下来的,首先就是爱国精神,在奥运会闭幕式的舞台上,我们必须把中国人民的精、气、神传递给世界;其次,舞蹈也是合作的艺术,团队的默契、对舞蹈负责的态度使我们能够抛弃所有杂念,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家家都有盏灯,我们多做护灯人。”作为非遗文化的传承人,吴元新一面收集老图样,一面设计新纹络,坚守蓝印花布40余载。在吴元新眼里,坚持源于发自内心的热爱,“我从小在纺纱织布声中长大,蓝印花布就烙印着我的童年”。吴元新身体力行,率领包括女儿、女婿在内的全家下染坊,传承技艺,创作《蓝印花布大全》,把精湛的技艺用图文的形式留存下来。正如吴元新所说,“我们要做好家族式的传承、院校的传承、社会的传承,让蓝印花布真正走进现代生活”。

  作为一位野生动物摄影家,奚志农这样评价自己的创作初衷,“我是一只被关到牢笼里的鸟,始终想冲破牢笼,回到野外去,这种天生的热爱,是我开始这项事业的基础”。奚志农还认为,影像能够超越语言和文字,有种直击人心的力量:“我们常说,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自己,可是大多数人甚至不认识这些野生动物。图像、视频记录下它们的样子,使人们看到,这种视觉冲击才能真正拉近我们与野生动物的距离。”在奚志农的展示下,一幅幅滇金丝猴、藏羚羊、绿孔雀的珍贵影像在观众眼前掠过,让大家真正理解了奚至农所说的“追寻野生动物的足迹,可以看到这个星球上最美的风景”。

  活动期间,两地文艺工作者代表与宣讲团成员进行了深入交流,福建省民间艺术家郑幼林向吴元新提出非遗文化如何创新的问题。吴元新坦言,在创新方面,他与女儿吴灵姝产生过巨大的分歧,女儿认为“花纹在水里呈渐变色的时候特别美”,吴元新却觉得这种改变纯粹是“自我陶醉”,最后父女两代人的想法不断磨合,赋予了蓝印花布新的生命:提出浅蓝扎染的新理念,将蓝印花布的设计纹样运用到丝巾和绸缎被面上来。正如吴元新所说,“非遗文化走进现代生活,要在保证传统精髓的前提下创新,就蓝印花布来说,关键还是要设计出受人们欢迎的样式”。

  回答江西省摄协副主席肖戈“如何看待全民摄影时代”以及“拍摄野生动物需要注意什么”的问题时,奚志农表示:“今天我们的确进入了一个数码时代,人人都可以成为摄影师。但与此同时,行业也出现了一些乱象,尤其是在拍摄野生动物的过程中,很多人没有把野生动物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有人为了拍到一个比较清晰的画画,把鸟巢附近的树枝、树叶剪得干干净净,全然不顾失去隐蔽的幼鸟可能面临的危机;更有甚者用胶水把小鸟的脚粘在树枝上,制造出一副温馨美好的假象。这些照片都是没有意义的,无论在何种时代,摄影乃至于艺术创作最根本的原则永远是真实、有爱,创作者要牢记自己的使命,进行真诚的、有价值的创作。”

(编辑:白伟)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