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民间艺术的时代对接
http://www.cflac.org.cn     2011-08-12     作者:冯莉     来源:中国艺术报

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民间艺术的时代对接

——从新玉石乐器看民间艺术的原生内涵与新生形态

    宁波是一座拥有悠久历史文化和商业文明的古都。它不仅是“河姆渡文化”的发祥地、“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在唐宋时期还是我国重要的贸易港口。这里不仅名家辈出,文风鼎盛,更是中国商贾精英的摇篮。历史发展到今天,经济飞速发展的宁波,带动民间艺术不断迸发出时代的清音。追寻着生机盎然的民间艺术,中国民协曾多次到宁波调研。在近日的调研中,中国民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罗杨等与当地文化界就宁波新玉石乐文化以及由此引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当代民间艺术的对接等问题进行了座谈。

    新玉石乐器是集雕刻技艺和乐器制作于一体的创新型民间艺术,其创始人是宁波的邵志培。邵先生自1986年开始以石材为基本材料,用纯手工雕刻、制作、调音,采用传统乐器制作方法和圆雕、浮雕、镂雕、浅刻、镶嵌等多种石雕工艺制作出民族乐器和西洋乐器。这种玉石乐器集欣赏和使用功能为一体,不仅能供艺术家进行演奏,又不失为一种精美的石雕艺术品。用于演奏,其音量、音色、穿透力、敏感性等方面,均可超越传统竹木制乐器的水平,并可永久保存。目前已研制出的玉石乐器有:笛、口笛、箫、排箫、埙、葫芦丝、二胡、高胡、琵琶、古筝、编磬等四十余种。罗杨一行在考察并聆听了玉石乐器的演奏后,对这一民间艺术的新生品种给予了高度赞赏。

    民间艺术具有原生文化内涵与再生资源优势

    民间艺术是民众创造的,是生产的艺术、生活的智慧。罗杨说,民众在生产劳动和生活中传承并发展了具有鲜明特色的民间艺术语言和审美体系。民间艺术有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随着生活的变化而变化的特性。特别是民间手工艺品,具有物质和非物质的双重属性,同时具有自娱娱人和面向市场的双重取向。可以说,民间工艺品是“技术与艺术”、“实用与审美”的高度统一,邵志培的玉石乐器则是这方面的典范。其技艺和手法及表现形式都有新的突破,既体现了石器的雕刻技艺又丰富了乐器的表现方式,承载着大量的历史信息与文化价值。

    以石为材料制作乐器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在《尔雅·释乐》中,已有关于石乐器的记载,目前我们可以看到的实物是在重庆奉节云雾乡出土的14万年前的古人类制作的石哨、石"等石乐器。邵志培的独特创造和艺术家的灵性,跨越了时空,与千百年前的文化真切对话。他通过对前人和姊妹艺术的借鉴,经过持续不断的文化积累和技艺探索,最终实现了对传统工艺的再创造,焕发了玉石乐器的蓬勃生机。

    新玉石乐器是民间艺术的新生形态

    罗杨说,新玉石乐器将几千年的玉石文化及巧夺天工的雕刻技艺用于乐器创新,将民族乐器艺术化,让玉石文化和雕刻技艺以视觉艺术与动态乐器的有机结合成为可能。邵志培通过近30年的反复实践,发现玉石乐器特有的天然形态、密度、弹性模量、硬度、含水量、形象、色彩等多种因素造就了千变万化的音色效果。经科学测量分析他进一步发现,玉石乐器不仅泛音增多了,泛音的特色变化也更加丰富,从而证实了玉石在声音的共鸣上是独一无二的,而且不同的玉石在声音的共鸣上有许多特色,不同玉石制成的各种乐器不仅外形上各有千秋,每一件乐器的音色都独到得无法复制。邵志培的发现为民间艺术的创作提供了新的形式和新的思路。其创新的价值在于说明民间艺术不是僵化和凝固的,她始终在历史的长河中衍变、再生。民间艺术就是在对传统文化资源的开掘中,在当下创造性的重新阐释中不断获得新生。

    民间艺术与“非遗”殊途同归

    民间艺术是民间文化的重要组成,是大众的、生活的、民俗的艺术。民间艺术反映着劳动人民独特的生活情趣,包含着丰富深刻的社会历史信息,代表着民众的审美理想。民间艺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种类繁多,是人民精神生活的重要内容,是民间文化的宝贵财富。民间艺术的形式包容了各种艺术门类,如民间音乐、民间舞蹈、民间美术、民间说唱、民间戏剧、民间杂技与绝技、民间手艺等等。曾有人提出,邵志培的玉石乐器可否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按照联合国的有关约定,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那些人类在历史上创造,并以活态的方式传承至今,具有重要价值的文学艺术类、工艺技术类与节日仪式类的传统文化事象。由此罗杨认为,民间艺术与“非遗”既有区别又有联系。邵志培制作的玉石乐器不宜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首先从时间上来看,这种玉石乐器仅有30年的开发时间,虽有历史基因但不具有古老遗产的历史资质,不可能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立项;其次从形态上看,玉石乐器是当代人受到传统文化启发研制出的“物质”化产品,不是经过多少代艺人传承下来的手艺和绝活,它可以进入市场也可以向国家申请专利,以保护知识产权。

    传承和创新是民间艺术的车之两轮

    罗杨认为,民间艺术富有深厚的文化资源,所谓创新就是在当代背景下让民间艺术适应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在对民间艺术不断进行当代文化阐释的过程中焕发出新的艺术品质,彰显自身的价值,努力营造多元共生的当代文化氛围。特别是在社会转型期,民间艺术作为一种生活文化必然随之转型,尽管这种转型显得有些被动和无奈。在当下经济全球化和西方文化的强力冲击下,民间艺术多处于衰微、凋零与消亡的窘境,现状堪忧。加之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重大变化,对本国传统文化缺乏了解而造成缺乏应有的文化自觉和自信,因此,深入持久地保护、传承与创新民间艺术,成为民间文艺工作的当务之急和重要课题。

    民间艺术,尤其是传统手工艺的存续主要靠口传心授,“活态流变性”是它的基本特征。正是通过个体化、人格化的手工艺,沟通了过去与现在,从而形成一种活态的文化记忆。在严格遵循民间艺术自身发展规律和运作方式前提下,让传统手工艺通过当代生产体系获得新生,使之在创造社会财富的生产活动中得到积极保护,它的生命才会在大众生活中得到真正的延续与呵护。邵志培正是基于对中华传统的玉石文化、乐器文化了解和领悟,默默无闻、锲而不舍地钻研,在祖先的智慧中汲取了灵感,触类旁通、相得益彰,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民间艺术。邵志培研制新玉石乐器的个案,就是对文化保护和创新方法结合的最佳诠释。由此可见,民间艺术在当代背景下只有不断地寻求与激活其发展因子和创新机缘,在文化层面上获得新的生长点,才能在当代社会生活中获得应有的价值和发展空间,赓续民族的文化血脉。

中国音乐专刊
中国舞蹈专刊
中国民间文艺专刊
中国书法学报专刊
重大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