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音乐>音乐人

盛中国:音乐是他的生命

时间:2018年09月19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晓 语 韦丽斯

音乐是他的生命

——亲人眼中的盛中国
 
盛中国
  9月7日,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因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77岁。他的突然逝去,堪称我国音乐界的一大损失。斯人虽逝,琴声永在。盛中国对艺术的执著精神、对我国音乐事业所作的贡献,值得铭记。在盛中国四弟盛中真、外甥女盛小华、九妹盛中丽的深情讲述中,盛中国对音乐的热忱、对家人的温情、对他人的真诚以及对祖国的热爱,贯穿着他的一生,正如他演奏的小提琴旋律般,悠扬而流长。
  他对音乐有一种发自内心、深入骨髓的爱
  在9月13日的追悼会上,盛中国的妻子濑田裕子依依不舍地将一把小提琴放在丈夫的身旁,以陪伴他最后一程。盛中国的四弟盛中真表示,那是盛中国在住院期间,一直使用的一把小提琴。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里,盛中国始终“琴不离手”。2017年9月,盛中国做了心脏支架手术。术后,他身体刚有好转,便让濑田裕子把琴拿给他,细细抚摸爱琴,还要拉一拉,他始终不愿让小提琴离开自己的视线,这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入骨髓的热爱”。
  回望盛中国的小提琴演奏之路,盛中真感慨:“音乐是他生命的全部内容。”被赞为“天才琴童”的盛中国五岁学琴,自九岁第一次在武汉登台表演开始,他的演出便从未间断过。实际上,除天赋外,父亲的督促也给了他极大帮助。在父亲的严格训练下,盛中国进步飞快。留苏期间,盛中国曾在1962年的第二届国际柴可夫斯基小提琴比赛中获荣誉奖,这是中国小提琴家第一次参加并获奖的国际赛事。当时,国内没有高质量的小提琴,盛中国参赛时用的小提琴,还是借来的。“在练琴上,父亲虽然对他很严厉,但从不体罚。如果没有父亲一直在身边指导,他不会进步那么快。但在生活上,父亲是个深情的严父,他对盛中国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盛中真回忆道。
  此外,盛中国还拥有极高的音乐修养。盛氏家族是音乐世家,家里的留声机每天都播放音乐,对盛中国起到了潜移默化的陶冶和影响。“他从小好学,知识面很广,读了很多书,房间里摆满了各类书籍,他的音乐内涵是很多人无法企及的。”盛中真还表示,著名小提琴家林耀基曾对他的学生们说:“别看你们现在手很快,但比盛中国年轻时差远了。”
  2017年盛中国手术后,医生与家人劝他“隐居”,既要放下手里的事,也要放下心中的事。然而,盛中国坦言自己“做不到”,“这是我的事业”。在住院期间,每每学生来看望,问及一些专业问题时,盛中国都会详尽地一一讲解。盛中真表示,直到9月7日中午,盛中国身体的各项指标依然正常,精神状态也很好,当时他还乐观地开着玩笑,手掌也温暖而有力。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天傍晚,盛中国突发血栓,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他热爱的小提琴事业。对此,盛中真万分痛惜:“他的突然离世,与过度的劳心劳力有很大关系。大哥走得太早了,还有很多事都等着他做呢!”
  在家人眼中,他不仅是艺术大师,更是一位好兄长
  在盛中国曾居住的一套老单元房里,一张极具纪念意义的黑白老照片被挂在墙上的显眼之处。盛中国的四弟盛中真介绍,那是1984年盛氏家族应广东羊城音乐事业基金会邀请,在“盛氏小提琴之家音乐会”演出前排练时所拍的。
  时隔33年后的2017年8月,作为江苏大剧院落成典礼庆典演出的特邀嘉宾,盛氏家族再次集体登台亮相。临近演出前,由于身体不适,盛中国未能出席这场筹备已久的“盛世中国梦”家族音乐会。对此,乐迷们感到十分失落。盛小华回忆道:“每次和大舅一起演出时,我都站在他身边演奏。在34年前的家族音乐会上,也是如此。在‘盛世中国梦’这场音乐会上,我在独奏克莱斯勒的《中国花鼓》时,有两个泛音意外失手,这对我打击很大。大舅看完演出视频后,微笑着对我说:‘古董都还有裂缝和残缺呢。你如果像超市里一摞摞的磁盘一样完美无缺,那是没有生命力的。虽然你演奏的音不完美,但你演奏的境界是不一样的。’这些话给了我很大安慰和鼓舞。”
  久居国外的盛小华有时谈及工作上的苦恼,盛中国便会悉心开导:“你要有一颗坚韧的心,勇于接受磨炼和坎坷,做事情必须持之以恒。无数个‘0’始终是‘0’,但两个‘0’加上一个‘1’,那就是‘100’。你需要做的,就是成为那个‘1’。”除了在音乐上给予家人诸多鼓励外,盛中国在生活上也十分体贴。盛小华还提到:“有一次,我在出门演出前整理服装,大舅看到后,特意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件已经放好的衣服,并为我示范怎么叠才不容易出现褶皱,他叠衣服的水准堪比商场。”
  盛中国在小提琴演奏上的成就,世人有目共睹,而在家人的心目中,他不仅是一位艺术大师,更是一位“好兄长”。盛中真强调,“好兄长”这一尊称,并非随意叫之。“大哥热爱家人,热爱生活,热爱事业,是个精彩的人,有灵性、有悟性,常常能讲出很多妙语和思想深刻的话”。家人在盛中国心中,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位置。从去年起,盛中国就一直在和家人筹划巡演的事宜,而今却已无法实现,空余无限遗憾。
  在音乐的光环下,谦恭待人
  盛中国虽然名声在外,但始终以一种谦恭的姿态对待他人。盛中国的眼神是温暖而有厚度的,与他接触过的人,都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毫不夸张地说,只需要交谈一会儿,他就能跟别人成为朋友。”盛中真追忆道,“盛中国的胸怀很宽广,他常说:‘每个人都有缺点,不能揪住缺点不放,要多看优点’”。
  在对学生的教育上,盛中国总能发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并坚持以鼓励和肯定为主,他从不打击学生,因此广受学生们的敬仰。
  有的学生家庭困难,盛中国从不收他们的学费。当盛中国演出日程繁忙,不能亲自给学生上课时,他就叮嘱七弟盛中龙代课。此外,在支持和提携晚辈上,盛中国也毫不吝啬,常把自己名贵的小提琴借给别人演奏。“在追悼会上,他的一位学生泪眼婆娑,紧紧握住我的手不停地说:‘盛老师曾经借过我很多次琴’。”盛中国的九妹盛中丽动情地说道。
  作为一位享誉海外的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无疑已拥有极高的艺术造诣。但在音乐的“光环”之下,他并未以“世界级的艺术大师”自居,而是充满人情味,谦恭处世,乐于助人,实属难得。
  “盛中国”的名字已经成为一个符号
  盛中国的父母盛雪与朱冰曾历经艰难的战火年代。据盛中丽回忆,当时地面上硝烟弥漫,天空中战机轰鸣。盛中国的母亲望着怀中的他,受此情此景触动,便给他取名为“盛中国”,以寄寓对祖国未来盛世的无限愿景。
  盛中国曾留学于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是当时苏联专家选中的、第一批出国进修的唯一一位小提琴家,师从著名小提琴大师列奥尼德·柯岗。作为第一个走出国门,进入国际视野的小提琴家,盛中国将所学精华都沉淀在了作品中,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小提琴家的水准。他演奏的《梁祝》等曲目家喻户晓,影响了几代人。
  盛小华提到,有一次谈及著名钢琴曲《致爱丽丝》时,盛中国幽默地说,这首乐曲优美动听,但开始部分所用的都是“半音”,可惜贝多芬不知道我们民族音乐的“滑音”。可见,盛中国对民族音乐有着深刻而独到的理解。
  盛中国不仅对我国小提琴事业有很大贡献,他还热衷公益,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曾义卖了三把心爱的小提琴,把钱捐赠给需要帮助的人。“他是一个见不得别人受苦难的人。”盛中真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盛中国第一时间捐出400万元。另外,他还在湖北文理学院设立了助学基金,已经帮助了200多位学生完成学业。盛中丽坦言:“这些事我大哥认为都不值一提,只是在别人需要的时候帮一把。”
  盛中国的离开令世人惋惜。“盛中国”的名字已成为一个符号,他不再是属于个人的、小家的,而是属于大家的、时代的。作为一位艺术家,他不仅拥有高超的演奏技巧,他精益求精的艺术精神、对社会的贡献及他的家国情怀,更值得钦佩。2018年9月7日之后,人间再无盛中国,但他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恰恰是当今社会所需要的。盛中国的正能量,将存在于后人的怀念与传承中,永不褪色。
(编辑:邱茗)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