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林兆华谈创新版"茶馆":我失败了,希望后来者成功

时间:2013年02月28日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

《茶馆》剧照

《茶馆》三位主演

  《茶馆》要来深圳了。3月7日至3月9日,北京人艺经典话剧《茶馆》巡演至深圳保利剧院,连演三场,据悉,这也是2005年复排后的“焦菊隐版”《茶馆》首次到深演出。《茶馆》在中国话剧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它是中国最具代表性的话剧剧目,也是北京人艺的“看家戏”。2013年,人艺在步入新甲子后的第一年即启动《茶馆》全国巡演。近日,北京人艺院长张和平携《茶馆》主创在京举办新闻发布会,详解1958年首演至今,话剧《茶馆》风行55年之谜和它的创新之难。

  话剧《茶馆》的发展与北京人艺的发展血脉相连。1956年老舍先生为北京人艺创作了三幕话剧《茶馆》。1958年,由焦菊隐、夏淳导演,于是之、郑榕、蓝天野、黄宗洛、英若诚、童超等主演的话剧《茶馆》在首都剧场公演,反响热烈。1999年,林兆华导演以全新的演员阵容,重新执导了话剧《茶馆》,是为此剧的第二个版本。在2005年纪念焦菊隐诞辰百周年之际,林兆华担任复排指导,恢复了“焦菊隐版”话剧《茶馆》。林兆华表示,《茶馆》只有两个版本,焦菊隐版、林兆华版。从演员上说,《茶馆》只有两套人马,于是之、蓝天野一班,梁冠华、杨立新一班。

  那么,《茶馆》经演不衰、成为人艺看家大戏的原因到底有哪些呢?为什么在经过新版之后,又回到55年前的老版本?

  ●文本:老舍先生的杰作奠定大剧之基 

  2012年是北京人艺建院60周年纪念,也是《茶馆》演出55周年纪念。人艺院长张和平说,历史上人艺排过很多戏,《茶馆》为什么不朽?首先是文本,《茶馆》是老舍先生的杰出剧作。“导演焦菊隐说过,《茶馆》以小见大,通过一系列的人物塑造,在老北京风情画的同时,更完成了对旧社会的批判。”导演夏淳也说过,老舍先生对历史、人物、生活的剖析让人印象深刻。

  濮存昕说:“老舍先生的文本言简意赅、字字珠玑,这给导演和演员留下很大的创作空间。”

  杨立新则表示,老舍先生的《茶馆》有很强的现实主义风格。“无论是焦菊隐导演还是老一辈演员,他们都一致紧紧地抓住了生活的真实感,在丰富的生活想象中,通过深刻的体验,获得人物的自我感觉,然后才随着作者的笔锋,在舞台上纵横驰骋、嬉笑怒骂、大小由之。”

  濮存昕介绍说,1999年版《茶馆》大家也尝试了创新,但整体感觉还是不如“焦版”,原因就在于“焦版”强大的写实主义。“目前看来,还没有能超越‘焦版’的新版本出现,当然我们期待有导演能超越。”

   ●演员:《茶馆》里即便小角色也是大演员 

  恢复后的“焦版”《茶馆》由人艺的“顶梁柱”——梁冠华、濮存昕、冯远征、杨立新、吴刚、何冰等主演。人艺院长张和平表示,“经典的品质需要众多艺术家去塑造,《茶馆》里的小角色都是大演员,这也是《茶馆》风行半世纪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在说起“梁冠华、杨立新”这一班演员老去,新演员接手的问题时,濮存昕则笑言,“我们至少还可以演10年。”林兆华随即否认,称“我看至少还可以演二十年”。院长张和平则表示,《茶馆》新一班演员也在考虑中,这个问题很急迫、要慎重。

  作为人艺子弟,濮存昕告诉记者,据他所知,在排《茶馆》时焦菊隐导演曾要求所有的演员做笔记,记录体验生活的体会以及对自己角色的想象,记完要交给导演,导演仔细批阅,再还给演员。梁冠华也告诉记者,要演《茶馆》就非熟悉生活、懂得人物不可。“这也是老一辈演员给我们留下的宝贵经验。”

  林光华介绍:“2005年复排后的版本,完全是焦先生的东西,一个字不改。”如果说2005年“焦版”与1958版本有何不同的话,最大区别无疑是演员的表演。“新一代演员肯定会加入自己的理解和表演元素进去,这也是创新。”濮存昕说。而梁冠华则坦言,自己在接到“王掌柜”这个角色时非常忐忑。林兆华说,梁冠华考虑了很长时间。“因为这个角色的前辈是于是之先生,王掌柜是贯穿《茶馆》始终的人物,王掌柜演不好,这戏全军覆没。”不过,最后的结果是,梁冠华不负众望,演绎了一个“用幽默对付苦难”的王掌柜。

   ●风格:现实主义是北京人艺生存之本 

  人艺资深观众、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郭文鹏表示,在他看来,《茶馆》之所以能成为人艺里程碑式的作品,原因之一是,老舍先生剧本的“现实主义特性”和北京人艺斯坦尼拉夫斯基表演体系的高度融合。“北京人艺走的是莫斯科艺术剧院的路子,莫斯科艺术剧院的创立者斯坦尼拉夫斯基提倡幕景化的、模拟现实场景的、创造生活幻觉的话剧表演。它与强调演员与观众‘间离效果’带有哲学意味的布莱希特体系以及中国戏曲梅兰芳体系并称世界三大表演体系。”

  人艺院长张和平肯定了这一观点。他表示,不仅仅是演员的表演,在人艺的话剧创作史上,现实主义也一直是非常重要的原则。张和平更透露,现在有不少当代作家正在与人艺接触,计划写作新的、反映当下现实的话剧作品。“莫言今年就有作品与我们合作。”张和平也坦言,近年来影视剧的火热对人艺的编剧工作造成了一定冲击:“写话剧的名编的确少了。”

  不过在演员方面,人艺多年的人文传统对演员还是很有吸引力。“舞台和影视剧不一样,明星和大演员也不一样。”濮存昕说。

  据悉,未来人艺将在首都剧场附近增建多个剧场,组成“演艺中心”,扩容后的人艺将吸收更多新鲜血液。张和平说:“将来,经典剧目在首都剧场演出,新的、实验性的作品在新剧场上演。”

  林兆华谈创新版《茶馆》: 

    我失败了, 希望后来者成功 

  1999年,林兆华怀着满腔热情执导的第二版《茶馆》无疾而终,2005年他担任复排艺术指导,恢复了“焦版”《茶馆》。然而,面对《茶馆》的继承与创新这个问题,林兆华的意见一直有所保留。他说:“戏剧永远是当代的,应该创新。”

  记者:您1999年那版《茶馆》有很多创新之处,包括舞美、置景以及台词,为什么后来会无疾而终?

  林兆华:这个戏是人艺的招牌。我想创新,但没有能力去驾驭得更好。不过我始终认为,戏剧永远是发展的,总是拿过去的《茶馆》说事,不怎么样。我失败了,不等于不可以有后来者。我希望后来者可以超越我,排出不一样的、同样经典的《茶馆》。

  记者:您有没有总结过失败的原因、经验?

  林兆华:我对总结戏剧经验持否定态度。我认为戏剧经验总结不得。我决不按任何体系、理论来制作。我没有什么戏剧观,我是自由戏剧观,戏剧观是艺术家自己创造出来的。

  记者:人艺《茶馆》首演至今,一共两个版本,演员也才两班,未来传承会不会有问题?

  林兆华:我建议人艺赶紧物色一些新演员,老一代的艺术家也不是短期训练出来的,是跟着《茶馆》长大的。我觉得大家对于年轻一代的肯定太吝啬。别倚老卖老,不敢肯定年轻人的表演与艺术,不然会越来越后继没人。老一代也是从实践出来的,也是有成长的过程的。


(编辑:黄远)